地产圈有多乱?第二十五回

今天讲三家公司、四个故事,简称四事三公。友情提示:文末,有彩蛋。

今天讲的第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一落。
 
昆明西山一落项目的副总经理B哥。
某挂靠江苏某建工单位的承建商,承建了西山一落的金街项目,经负责工程的负责人介绍,走近了B哥,此时的B哥,是一落昆明项目的财务负责人。
一来二去,B哥很上道,以兄弟相称。2015年的一天,B哥透露出要装修位于昆明西山某城的房子(也是一落开发的),承建商为了维护好这层关系,出资60多万帮忙垫付。
2016年左右,B哥以要买房手头紧为由,直接让承建商拿30万元现金,这么赤裸裸索要。B哥是财务负责人,把着付款的命脉。承建商为后续钱款顺利结清,只能忍气吞声,用牛皮纸包好,装在黑色塑料袋里拿给B哥。

同样是2016年,B哥又提出要承建商给他装修房子。

逢年过节,厚厚的红包不能少了给B哥,低于5万的,会被嫌。每年如此,西山房地产圈子里的人,大多都知道B哥的德行,过雁拔毛,任何小利都不会放过。

对了,B哥,你还没有把装修款和借的170万还给人家,既然说是借的,自然得有借有还,不是么?钱都没还,还要求承建商承诺不向集团举报,好意思?你捞钱容易,老百姓赚点辛苦钱,可不容易。  

今天讲的第二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鸟厂,湖南区域的事。


鸟厂湖南区域设计管理部总经理与投资总经理勾结,贪没员工的投资奖。上一任设计总在的时候,投资奖的发放流程,是直接打到某一员工账户,再全部进行分配给底下员工。

这位设计总上任以来,投资奖就直接打到设计总的私人账户。设计部员工去问询投资奖的相关事项,投资部自上而下一律缄口不言,设计总直接对着员工拍桌子。

截至目前,18年、19年拿的项目投资奖都没有下发。一个项目至少几万块的投资奖,湖南区域一年几十个项目,设计总一个人,贪没了属于员工的上百万、几百万的投资奖,而底下员工,则颗粒无收。

 至于更深层次的,还在深挖,目前来看,很有趣。

今天讲的第三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鸟厂,江苏区域的事。

鸟厂江苏区域这个,是典型的“小官大贪”。

市政配套部负责人D总,在供电工程招标采购环节中贪腐数额较大,按照2019年江苏区域供电工程约3个亿的体量,落进个人腰包约0.3个小目标。

D总的作风,雁过拔毛,20、30万不嫌少,100-200万也不嫌多,而鸟厂江苏区域那么多项目,供电工程都是必不可少的,都由他一人进行把关。积少成多,数额巨大。

常规套路:等施工图纸出来以后让施工单位先进行预报价,对比集团指导价,中间的差额就是他自己的。

其实,D总早已实现财务自由,何苦还要把自己搞的这么累?

今天讲的第四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平庸,华东区域的总裁。

 总裁的上一个东家,离疑的老板,一直想查总裁先生,可惜,不知从何下手。再次建议去挖个公检法系统出身的,来任集团审计监察部门负责人。

 总是用自己人,重点是没什么能力的人,负责审计监察部门,还想指望他查出什么料?毕竟他确实没什么能力,菜得弱鸡,电影《西虹市首富》里,庄强有一句台词特别有意思:当狗有什么不好?今天,就让你们看看……

 扯远了,话归正题。

 平庸华东区域的总裁,原是凤泊南京城市总经理,后跳槽任离疑上海区域总裁,现任平庸集团副总裁,上海公司总经理,兼任南京公司董事长。

总裁能力强,为人低调沉稳。同时也贪,作案手法老辣,不留痕迹,惯用的方式,有一种是培植帮其捞钱的代理人。

在凤泊南京任城市总经理期间,凤泊南京的商业项目多,体量巨大,尤其是两大标杆的鼓楼滨江和南主城项目,总裁先生自己也留了房子,至今未售出,楼号就不报了。

不同于传统的围标等亲自上阵的方式,总裁先生做事隐秘,吃的是土方单位等合作方的回扣,15%,在南京期间,获利近2000万,此外另有940万未核实,也有可能是个人正当收入等,故未计入。现金取款方式3次,其余9次,通过转账到L总指定的多个非本人账户后,又分多次经4个账户,再进入最终账户。

南京凤泊的项目,地下室的建筑架构,来个5级地震,估计都够呛,渣得凤泊的工程总都不好意思出来说吧?

至于总裁先生在离疑期间,大同小异,只不过多了F等人(第十四回中)帮忙捞钱,另外,还用了A主体施工,B主体获利的方式。而B主体,是总裁的关联单位。

此外,还有电、景观这两方面,也捞了点。在离疑期间,不多,目前查明的金额约5317000元。

总裁先生离职后,去了平庸,任集团副总裁,上海公司总经理,兼任南京公司董事长。带走了离疑原南京的城市总,而《地产圈有多乱?第十四回》中的F,因被天机爆料未能顺利入职。

如今的总裁先生,在平庸的作案手法更老辣了,先是调框架和人员,不仅从不自己出面,连关联公司也是干股和他人代持的方式,这让人,愈发地想深挖一番(挖了一些,目前金额只有207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