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二十三回(新)

今天的文章,讲旧市三个区域,山东、南京、福建。

旧市,天机榜第八。山东区域

今年初,由济南区域与青岛区域合并,设立山东区域。天机习惯称其为挖掘机区域。

旧市在济南有一项目,旧市X樾的项目总,即原济南区域营销总经理X总,和项目的营销经理Y总,因涉嫌贪腐,已被公司立案调查,目前正在处理中。

项目的营销经理Y总,贪腐所得几十万,已经将多数钱款退回,被公司处分并作开除处理。

此次贪腐案的爆发根源,是旧市XX华庭的昔日案件,X总及其夫人等人,当时因为内导外和渠道等赚取违规所得,总金额约1300多万。此事目前尚未走司法程序,该房企有意将此案作为集团2020年的反腐典型案例,震慑贪腐分子,以儆效尤。


旧市,南京区域。

句容公司营销负责人X女(现已调至南京雨花xx广场任职销售经理),将句容xx广场项目住宅区域的地下非人防车位,数百个大幅低于市场价(2.8万),打包给第三方公司,用第三方公司加价销售从中分利。句容市场非人防车位售价一般在5-11万之间 。

低价包给第三方公司,由第三方公司转售后,X女在每个车位上,可获取1.5-2万元的酬劳。仅这些车位就给X女带来近700万的收入。

南京区域一把手姓孙,是X女的媒人,伯乐。孙的上司姓陈,从原公司商业总经理跳槽来到新公司,带了一条线的原公司人马 。

孙所用的人几乎清一色有过WD履历。在南京镇江区域敛财无度,合作方内部员工对他们多次进行举报均无果,公司的审计估计被收买了。

句容XX广场,从2017年3月开始,孙任项目总,所有管理层均出自WD,X女原来是上海总部的内勤,文员之类。和孙来句容项目后,在毫无销售经验情况下,任商业组的销售经理。背后的原因,已经不必深究了,很明显了。

孙在南京仅3年,合计捞了近3500万。

整个区域乱成一团,每个人都忙着捞钱。如:2017年3月,句容XX广场项目在市区租门市做临时售楼部,当时的营销负责人索要房东5万现金的回扣,和广告大牌回扣15万,共计20万。被房东实证举报,审计下区域取证,后面不了了之。

理由是:集团上面觉得这个事太小。这个取证的审计后来自己都离职了……

旧市,福建区域,泉州晋江。

旧市的审计在晋江XX广场在2019年侦破一起贪腐事件,涉及人数远比被抓的少,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做了替罪羊被移送司法了。

晋江XX广场,为商业综合体项目,原操盘手Y先生,在贪腐案爆发之前,已离职去了刚上市不久的浙系千亿房企,成了漏网之鱼。

在晋江XX广场项目期间,Y先生引入两家渠道分销公司,渠道佣金高达10%以上,谈好回扣比例,把项目商业产品大量低价甩卖,以刷电商等形式,最快速度拿到佣金。个人分成净入千万,据所掌握的数据和资料统计,在1300-1700万人民币之间。

由于案场的销冠屡次被上级针对,辞职后,依然没法拿到应得的佣金等收入,心气难平,遂举报至集团审计,因此有了该案件。

据悉,此项曾将张姓总经理牵扯进去(贪腐近3000万),进去后,至今暂未听闻关于其出来的相关消息。

而贪腐案爆发后,已在新公司的Y先生,归还了小部分贪腐所得,幸运躲过一劫。又不妨碍他在新公司以车位包销、商铺分销等形式,继续捞金。

房地产行业,一群蝗虫,流动作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