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二十六回

这里先说两条与房企反腐有关的最新信息:
 
2月28日,新城控股发的内部公告文件中,新城住开,杭州区域两位营销管理人员被处置。
 
杭州区域湖州城市公司营销部副总监藏春辉,涉嫌职务犯罪,给予无偿解除劳动合同处理,永不录用,列入失信人员名单,责令退回所有违规所得,对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杭州区域湖州新城大都会项目营销副经理刘凯华,给予无偿解除劳动合同处理,永不录用,列入失信人员名单,责令退回所有违规所得。
 
在此,补充一个地址,供新城的审计监察参考:西湖边的云鼎,可以去深查深挖,有惊喜。有些人,在那一晚上最低都是几万消费,而部分买单的供应商,一年光招待费就两三百万。

言归正传,进入今天的主题。
今天讲的第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一落,南京。
 
南京仙林一落茂项目,从2018年至今,已有近2年的时间,总经理及该项目负责人H等,引入了一家自己关联方的电商公司,即所谓第三方平台,做起了存抵的电商活动。
 
如:付6万低8万,付8万抵10万,付10万抵12万等,收取客户额外费用。然后,和电商公司其三分成,电商公司占三成。
 
电商存抵,内行人都知道,没有发票,所刷金额,进电商公司账户或POS机绑定账户。
在近2年的时间跨度中,仅收取的电商存抵费用,即已达1820余万,七三分成后,电商公司拿走约545万,项目负责人等拿走1275万。
这仅仅是电商存抵等费用。这个项目,深挖进去,房源、房号等,总包回扣等,太多了。
历时五个月,只查得以上这些。

今天讲的第二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穷软(富力),广东。
 

穷软,这十年在百强房企的排名是一年比一年下滑得快,从十强房企,下滑到快掉出二十强了。

粤东公司董事长M总,60年,哈工大毕业,曾在中建系统,TL(穷软旗下施工单位)呆过。

2013年,穷软的老板娘在梅州梅县区拿了一块好地:现在梅州第一大盘,梅县穷软城,该项目至今还是华南区甚至整个集团引以为傲的好项目。M总跳槽而来,任总经理。

然而M总和他一手提拔的城市公司投资总监(已离职)连续挖下两个大坑,拿下河源某花园项目和某湖项目。

河源某花园,因政府领导班子落马与土地性质问题至今已经叫停一年半,给公司造成了不少损失(投入几个亿0产出);某湖项目是M总一手主导拿的地,当时公司决策层支持他的人很少。

项目最初由梅州本地的一家大企业跟政府拿地,后来拉北京的一家公司入伙,最后通过M总溢价收购该项目,溢价5000万,双方六四分成,M总得3000万。

梅县穷软城这个大好的项目,也被M总等人搞得乌烟瘴气,围标、从供应商拿回扣等,每年也入账百来万。如今的穷软城,屡屡闹出精装修标准下降,楼板配筋不够等质量问题。

今天讲的第三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天机榜中的中北弃天(中南置地以下简称中北),山东区域。

山东区域的总裁L总,因老家江苏,故于江苏结识某建总,多年的老合作关系。后来,一起携手入济南,凡是中北有总包招标,该建总必中标,而且有好几个项目是属于该建总中标后,换皮转包。

1、中北山东区域所有的售楼部,大部分是该建总接的,而且是不走定标直接给;

2、邹城某某墅,是该建总中标总包后,换皮转包;

3、淄博某某集(名称带有颜色),是该建总中二标,换皮转包;

4、淄博某某集(名称带有一年四季的某一季),总包是该建总自己干;

5、泰安某某集(名称带有颜色),则是该建总接最大的标。

L总到山东区域后,新拿的项目,只有济南某府,该建总没参与总包。不过售楼处前期建设是该建总干的,而且也是换皮转包。

后来,济南某府项目的总包,破了济南总包招标记录,单价历史最高,接近2500。

中北山东区域的前成本总监,也是因为出了这些事,被集团查过。但成本总监的手里有区域总裁的把柄,区域总裁不能裁他,恰逢原运营总监走了,所以转成了运营总监。

这位新任运营总监大人,专业有待提升(这话够委婉客气吧?)。做了半年运营总,弄得区域乌烟瘴气,原本说好年终奖到手办离职,结果至今没找到工作,就一直不走,反正手里有区域总裁的把柄,又不会被赶走。

区域的项目总们,都清楚总裁先生定标捞钱,没人敢掺和,就连招个门窗都是总裁先生自己人,招采总监特别弱势,事事听总裁先生的。

总裁先生从苏州带到山东区域的一个人,入职的时候是经理,后升工程高经,一年多时间坐稳副总监,负责帮总裁先生从苏州带队伍过来。中北济南公司,精装全是苏州单位过来干,都是总裁先生的老熟人,知根知底。

2019年,总招标合同20亿,总裁先生的回扣,拿了9740多万,接近一个小目标。经4个壳公司账户,分散转往27个个人账户。

总裁先生等人,都出自凤泊,凤泊系。

如此人才,不去玩金融可惜了,在房地产行业,屈才地产圈有多乱?第二十六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