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二十回

不懂的,可以在公众号后台留言,天机Sir会经常看留言,替众机友们答疑解惑。

今天讲的2个故事的3位主人公,都是天机榜中的太穷。

第一个是太穷的原集团副总裁D总。

副总裁D,2018年3月被劝退(对外口径为离职),出生于1967年,本科学历,2003年开始在太穷工作(2009年离开,近3年后返职)。

2018年4月初办完离职手续后不久,加入姚员外的某城发,半年不到即离职,后任小亏地产广深区域董事长,半年后离职。

2015年,珠海保税区的项目,坑非常大非常深,被太穷吃下,结果项目至今都未能解决。居间费(中介费)就付了1.2亿。

当时分管广深区域的副总裁D总,集团投资的Y总,合伙欺瞒集团,上报该项目是优质项目。之后,两人用Y总的堂弟为股东之一的公司做居间,收了1.2亿居间费。

除去2000万分给操作的股东,余下的1亿,D总得5000万,Y总和其堂弟得5000万。

此外,项目在底价的基础上加价3亿元,D、Y各分得1亿。

而D总和Y总主导的深圳罗湖的旧改项目,2亿前期款,完全是假大空项目,落地变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太穷对D总,仅仅是劝退,不得不说,如此宽宏大量(纵容贪腐),佩服佩服。

第二个故事中的两位主人公,是南京的城市总经理和华东区域总裁。

南京的句容和青龙湖项目,是太穷内心深处,永远的痛,也是该房企集团审计的重心项目。

当年的南京,拿了多个地块,其中已失联进去吃大锅饭的城市总经理,拿了句容3块地,青龙湖项目,则是时任华东区域总裁的L总主导拿下的(L总如今在珠海某国企房企)。

青龙湖项目,原测算成本40亿,最后成本测算,61亿成交,其中配建学校先期款500万。

区域总裁L总拿下青龙湖项目后,因为规划问题,无法动工。

刚开始,L总对集团报喜不报忧。后来,连喜都没法报了,于是,让城市总去负责青龙湖的推进工作,因为青龙湖不是城市总拿下来的,加上问题多,城市总的情绪较大。

于是,区域调派的两个姓周的人到南京(周B也因为太贪,所有单位定标必须过他,付款必须过他,无论大标小标雁过拔毛,又被调回区域),也都不愿意接这个摊子。

而城市总也正因为青龙湖项目的事,想请辞。

后来,董事长发现了问题,审计也就介入了这事。

在城市总失联进去吃大锅饭之前,L总曾与其彻夜长谈,至于内容,外人无从知晓,或许不外乎:别抖出来,照顾你家人之类、以后发展规划等利弊了。

该房企为了解决青龙湖项目规划问题,还从土地资源管理局找了个科级干部任职,年薪800万,这事弄得沸沸扬扬,满城皆知。

句容项目主要是回扣和居间费,句容项目,在原业主底价的基础上,加价4.5亿,双方五五分成。而居间转介的公司,是城市总等人占有干股的,顺手捞居间费,单句容项目,就捞钱2.57个小目标。

青龙湖项目,则前后多次易主,最后才落入该房企手中。

这项目一直是个局,L总等人早先以自己关联的公司,接下了青龙湖项目的部分股权,然后联合项目其他股东,高价转卖给该房企,数千万的居间费,再加上高达9.5亿的溢价,10个亿的金额,多方根据比例分成。

走账记录显示,目前在职的主导人之一通过9个账户走账,拿走了约17%的分成,其他各方的分成皆在20%左右。

青龙湖项目背后的水深不可测,隐现红色团体,所以无法继续往下查,想必该房企也是如此遭遇。

多个地块收并购背后的猫腻,送进去的城市总也只是小鱼,大鱼顺利撤退了(L总的夫人,就职于体制内某要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