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第八回

《地产圈有多乱?》系列为小说创作,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本文的最终解释权,归地产天机所有。

今天更新了一份辅助阅读本文的工具《地产圈有多乱?前序:天机不正经房企排行榜(修订版)

今天讲的故事,发生在天机的世界,《天机不正经房企排行榜》中,排行第2的一颗。

东北,吉林长春。

长春营销管理部负责人C总,联合内部利益小团体,每年贪腐在2800万-3000万左右。集团审计却因存在保护伞原因,未处置他。

现在的C总,在公司兴风作浪,把公司及团队文化搅和的污浊不堪。

C总主导下的营销,全部招采都要返巨额回扣,每年约600万-800万不等的现金;

伙同他人,在外成立甲醛公司,利用职务之便承接就职公司业务赚钱,如某翡萃系的项目售楼处、某项目(城市XX)地下车位的甲醛费用,约370万。

C总,私下入股前离职女员工成立的活动公司,某传媒公司(FT),通过虚假名义法人的方式,引入离职员工成立的活动公司成为战略合作方,虚报活动费用套取大额现金,金额约690万。

C总,在名义上以当前营销引入两家短信公司,这两家短信公司实际为同一家老板控制,皆为C总的关联公司,通过独家资源套取大额回扣,约百万。

C总,利用营销人员外包公司,该人力外包有限公司的高额管理费,每人每月400元,市场正常人员管理费约每人每月50元,远高于市场正常水平,营销系统外包人员500人计算,每月套取管理费差额约20万。

C总,利用活动公司虚走费用,带领利益小团体工作时间偷偷出游,外出到南京等城市,吃喝嫖赌,未走任何出差及考察流程。

C总,睡女下属,给某女销售经理买奔驰,提携某发生关系的女销售总监作为项目负责人,这两件事,誉满长春城,满城风雨、人尽皆知。

C总在金域系的某项目,在与地下车位合作方合作过程中,私下谋取利益约119万。

C总,利用每年品牌发布会,及年终业主大型活动,这类捞钱的好机会,虚报巨额费用花销,套取现金,约160余万。

C总,私下入股多家合作方公司,与各家渠道公司高管合作,套取渠道佣金提成,并通过自销渠道变革外包,用就职公司的钱,为合作方承担外包人员底薪及高额佣金,为自己留出渠道成交额约千三的利润空间,每年赚取约620余万。

C总,在2018年为某渠道独家提高佣金标准,高于其他合作正常标准,套取利润差额104万。

C总,对不为自己争取利益或产生威胁的同事,想方设法赶尽杀绝,营销半年离职近五位核心成员。

利益小团体以C总为首,其余四人为辅佐。任自己人作为营销内部审计内控,实为保护伞,借助其集团内部及各城市公司的审计资源,获取一手消息,提供庇护,并探查举报者逐一赶尽杀绝。

集团审计在2019年检查出C总诸多问题,均被压下去了,理由无非是直接证据不足。

从多个证据指向来看,C总与总经理的关系较好,已经着手查这位总经理,年后将会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