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⑧

有件事,是天机Sir重点在查的,三年时间,只完成了近3000万贪腐金额的取证工作,涉及人员众多,利益牵扯面广泛。

闽系房企TH闽南区域,原泉州营销负责人X总,现调任漳州,业内同行尊称他为X老板,天机Sir调取了两三家与漳州TH项目有业务关联的活动公司、广告公司、渠道公司等,发现了一些苗头。

暂且抛开牵涉面最广、金额最大的渠道公司等,仅广告和活动公司,涉及金额数百万。其中,屡次接手TH项目广告活动等业务的中正文化留下了一丝蛛丝马迹,此前X先生的姐姐XL芳,在2018年2月9日前,担任该公司法人。此外,另一家常接手TH项目业务的玛雅文化的法人,和X老板共同为玛雅投资的股东。

抛开漳州大量未取证查明的不谈,回头谈一谈此前的泉州城市已经完成取证的部分。

X总,是个狠角色。比起后面的这些事,此前他在漳州WD广场要回扣、潜规则那点事儿,真不算什么事儿。

离开WD广场的X总,去了当地的一家开发商,因为和董事长公子是兄弟,加上吹嘘的WD广场公寓商铺清盘业绩,直接从策划经理升至营销总监。后来那个项目,从项目总往下,一众中高层因为贪污等经济问题,全部进去了蹲号子了。而X总,当时卖了队友直接跑路,离开了漳州。

2016年,泉州TH营销部发生了大动荡,X总就是在这个浪潮中闪亮登场的。

16年4月,东海TH营销负责人换将。原负责人S总因为得罪了商业地产新上任的营销总C总,被打压逼走,C任命了他带来的亲信Q总作为东海TH负责人。

Q总,据事后人力背调,工作18年,换了无数家单位,竟然没有在任何一家单位转正过,在东海TH呆了短暂的3个月,7月份到了转正的节点,被当时的泉州公司总经理L退回商业地产。

C总拉不下这个面子,当时东海TH刚刚准备启动全民营销,这是C历尽千辛万苦搞成的,要重新安排个自己人。

时任泉州公司副总的T总,适时推荐了主人公X总。毕竟C总,L总,T总,Q总,X总同出WD系,尤其T和X还是漳州WD广场的战友,自然感情非同一般,于是,继Q之后,第二个没有经过背调的营销总监入职了。

2016年,6月,X总入职东海TH,当年T总引荐他给C总,X总做保,商业地产hr蓝先生给办的手续。而X总却喜欢吹嘘当年面试他的是如今任职大东海总裁的能人朱总,呵呵。

X总入职的时候,C刚刚在东海TH做了全民营销,当时东海的住宅余量不多,全是80平米两房户型,2016年的夏天,整个房地产涨潮的开端,全民营销已经满足不了胃口。于是,加价炒房。有多疯狂呢?某已离职的员工,想要买一套,置业顾问开口3万,并且很无奈的表示3万是卖一套房必须要上缴的部分,超出3万的置业顾问能拿50%(比如收5万,上缴3万,剩下2万置业顾问拿50%即1万块)。

住宅只有不到200套,卖了3个月没了,开始卖soho,渠道+炒房,当时X总为了坐稳营销总的位置,撒出去的也不少,和号称“散财童子”的T总在一起被感染了不少。也为了来日方长。

此前文章曾提到的W女作为贤内助,从工作到生活再到收钱再到分赃,安排得妥妥贴贴,这还不算,为了能够继续呼风唤雨,X总把她献给了L总,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她和L总有一腿(有X总在白宫玩乐时的亲口录音为证)。真是“同道中人”啊!

2017年的柳岩事件,花费200万,其中120万给柳岩团队,80万说是给了活动公司,而活动公司和他,在漳州时期开始合作,柳岩事件爆发以后,活动公司老板,跪在L总面前,求L总一定要帮帮X总。

最后的最后,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整个东海TH,被业内所熟知的,是无论销售策划渠道,只要是X总看上的,都必须要得到,得不到怎么办,W女去教育,还是不行呢,那该滚蛋滚蛋。

关于贪腐,天机Sir所完成取证的数字,X总从渠道和活动公司还有炒房赚的,约3000万,主要的分赃通路就是L总,T总,X总和W女。

至于T总,也是个有趣的人,已有家室的情况下,又招惹合作方某女,该女士直接把儿子生下来回来找他,2017年的事,T总从TH离职,去了十强房企晋江LH,当然就天机Sir所知的T总的水平和尿性,是活不下去的,过了半年又回了TH。


此前的文章,曾说过HR要回扣的事。

不幸的事,再次发生了,姚员外的BN。上个月底,一个长三角形的朋友遇到了人力总找候选人要回扣。

该朋友通过了广东BN集团人力副总、专业分管副总等六轮面试。临近发offer 时,被人力总给卡了。私下与人力总沟通被卡原因时,才知道人力总要收侯选人10万元的入司费(也就是回扣)。

而BGY重庆公司人力总ZDH,重庆协X招聘经理ZX,MD重庆公司招聘主管CY,在重庆圈内是出了名的四大恶人,有时间天机Sir会详细写一写这四大。


一个营销副总C总,之前在温州XH地产,已婚状态把置业顾问的肚子变大了,然后不要人家。

又去了新晋千亿浙系房企ZL,后因为贪腐,提前辞职,底下的小弟都被审计抓去蹲号子了,2018年8月去了华鸿JX,面试女性的时候,喜欢在桌子下面钩别人脚。降级再被开除。

而C总,常常晚上10点多,逼女员工给他买水果送到家里,周末还让女员工去他家里给他做饭,C总喜欢在办公室睡觉,打呼噜打的整个售楼部都听得到。

闽系房企SM,现泉州城市发展部门现总监H总,在石狮SM的一个大项目,当时为售楼部营销副经理,联合自己手下L先生对售楼员进行管控,实现统一说辞,每卖一套房子,认购后通过对外输出可以老带新每套减3-30万不等,之后然后让客户给一半回扣。

在审计注意之后,H总又将目光转移到例如帮工程房卖房,收取8%左右的返点,保留房源,尾盘加价卖给其它客户,收取高额费用,包销车位,包销商铺等等。在外,安排自己人负责将售楼部的客户导出来,再通过中介再导进售楼部(内客外导),赚分销佣金。之后,陆续在SM泉州城市发展公司安放了几个自己的亲戚做事。H总由此相当富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