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⑦

天机Sir人到中年,体力精力都不如年轻时那般旺盛,正常工作之余,争取多码字,实事求是,从不妄言,只写有证据的事,不捕风捉影。


现在的大瓜,又大又多,都不知道拿哪个出来分享才好,索性随心所欲。

采用阿米巴模式的新晋千亿浙系房企Z梁,以下简称ZL,最近有点烦。对于ZL,天机Sir研究了三年半,毕竟阿米巴模式在中国的变异体(不纯正)还是很有意思的,中间经历了上市的几番波折等,都在意料之中,毕竟阿米巴模式有致命的缺陷(集团和区域存在约15%的重复计算率),财务很难理清,对于上市,这是致命的。再加上近些年销售额注水(花钱买排行榜)的事,那真实销售额真堪忧。

ZL烦什么呢?跟投的闹剧让它大出风头,明投退款不易,暗投退款全看心情,有的是一拖再拖,有的更是算成亏损无法退款了。今天吃跟投的瓜?不是

去年底今年初,ZL大张旗鼓成立的各种BG,全解散了,人多到ZL自己人都分不清,BG里的人都分不清,这家阿米巴模式房企的职业生涯时长几乎就是三四个月半年,在这里想找个靠谱的工作,概率和彩票中奖差不多。今天吃这个瓜?也不是

今天的瓜,是ZL沪苏区域总裁W总因为经济问题,被立案调查,暂时进去了。说起W总,也是该房企的风云人物,曾一度和如今的总裁H先生争高下,H总裁是谁?仅次于ZL集团老板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天机Sir一年前就曾查过W总,奈何有线索,始终没有证据,后来是供应商那找到的突破口,W总在采招办、工程、营销等方面,吃了不下接近一个小目标的回扣(天机Sir仅有半个小目标的证据)。采购方面,以次充好,以少报多。工程方面收取回扣、安插马甲公司蹭工程款,营销方面指定分销包销等渠道商吃20%回扣,是常有的事。

至于结局,如果没人担保,W总可以确定就进去了,陨落了。,关系够硬有人担保就另当别论了。

本来不想继续吃闽系的瓜,因为吃多了,想吐,准备换个口味吃粤系和浙系,但有个夜店小王子不让,索性就简单一起吃个瓜。

市场大热的2016年,闽系房企阳光C(以下简称YGC)在闽南拿了个项目,被坑了。项目产品仅2类户型,户型是百闻不如一见的差,在接近完工的情况下,原业主以市场最高点的价位,卖给了YGC,之后该城市出台全国首个限购限售政策,后续又限价限签等,如今该项目持有两年半,以3万出头的价格在市场走量,保守估计,以该房企平均融资利率7.58%的情况来算,如今每平3.5万以内的售价,每平米亏损约3500元-4500元。项目亏损数以亿计。该房企的城市总经理L总在2018年已调任浙江。

天机Sir深挖一番,挖出了一家尽爱吹牛的四不像中间商(以下简称CH),CH的老板发迹史一并挖了,俗称掘坟。CH的老板L人称夜店小王子,金樽常客。早年出身蔚蓝集团,后自己创业,经营举步维艰濒临倒闭。

三年前,经线人牵头,L与项目原业主相识,等三方,在项目原总价基础上,加价1.5亿顺利成交后,双方瓜分,L的公司CH也附带地拿下代理权分销权等,收并购完成,L在公司群发红包两万元,并吹嘘赚了几个亿。与此同时,买了一部迈巴赫,租了财富中心的办公室,鸟枪换炮。

L对外常吹嘘自己政商关系很好,首富柯总是自己公司的金主。不幸的是,柯总负责投资的弟弟杰哥与天机Sir相识十几载,亲口坦诚并无此事深挖之下,安溪、晋江等地的黑金流入CH的线索就曝光了,天机Sir手里有证据,不怕打官司,不懂法律也可以给你介绍个律师。

后来的CH开窍了,四处找项目做分销,刷电商,以A项目的电商款挪来B项目小规模垫佣。和另一家渠道商在泰禾闽南多个项目刷了数以千万的电商款,当然了,一样是给回扣的,天机Sir手里有详细表单。

L本人好大喜功,在多个场合吹嘘要做大,不以盈利为目的(企业不以盈利为目的都是耍流氓,去看看政治经济学对企业的定义:以盈利为目的的经济组织),上梁不正下梁歪,公司的人稀稀拉拉没有战斗力,在泉州创下了开盘业绩还不如花掉的营销费用多的壮举……不能过多打脸,不好,就此打住。

CH鸡团这个名字不好,败财,建议改名,体谅它的不容易,就成人之美替它做个免费广告。

要说闽系的激进,旭H(以下简称XH)是不能不提的一家。要说贪腐,XH也一样是不能错过的一家。这几房企的老板中介起家,太能干,导致下面的人显得太平庸,当然了,这家公司的平台确实是个好平台。

且不说周先生从绿地带来的J总公然拿着POS机进场收茶水费;西安营销负责人WB贪腐被抓又获保释;年初皖赣的营销总W女,即庆王爷(女性)贪腐+背锅。庆王爷案的背后,有Y总的牵扯,再加上皖赣的业绩做得很不错,所以Y总顺利脱身。

今天说一说XH在天津城的营销总W的事。这个W总不是一般人,过着不一般的生活,2个老婆+2个小三,大老婆跟他结婚,二老婆给他生儿子,2个老婆和谐相处。这件事被W总视为骄傲,逢人就说,每次和媒体一起吃饭的时候,总喜欢通过这事吹吹牛,场面尴尬也不察觉。

W总在该房企多年,起初是写报告的策划,后来自己开了中介渠道公司,专捞自己项目的钱,借着前几年的市场狠狠捞了一笔。在上位做城市公司营销总之前,没有独立操盘的经验,是合作项目的负责人之一。上位后的W总又继续开乙方公司(活动、广告、代理、渠道等)捞钱,除了渠道公司外,活动公司、广告公司、户外公司,全都入股个遍。

除此之外,W总又把两个下属发展成了小三。一个从2.2级升到5.2级,而这个女子的职权是审计监管,本来应该负责内部审查的,结果成了W总捞钱最大的保护伞。一个负责把捞的钱合规化,另一个自然就负责帮W总捞钱,从项目策划摇身一变成项目营销总。虽然专业程度很弱,但很会帮W总花营销费,项目还没开盘,营销费就所剩无几,其中近一半进了自家口袋。

W总在公司也毫不避讳,排除异己,专给这俩小三上位铺垫机会,闹出很多笑话。直到今年,在W总的英明领导下,天津公司方方面面的业绩都混到了全集团最后一名,所有事情都暴露了。

XH天津城市总经理念在W总多年苦劳,意欲劝退,W总却主动找总经理谈了三个小时开除赔偿的问题,最后拿钱走人。W总不以为耻,还沾沾自喜,到处和过往老同事吹嘘,说自己捞着了。

 W总捞钱数百万,如今频繁跑动各大开发商,准备做包销、分销了。(所有欠下的瓜,待取证完成后,都会一一补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