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⑤

昨天在南京取证,险些无法脱身,以后更要注意安全问题了。

今天码字比较晚,发文的速度也比较晚,往后文章全靠大家转发分享了,谢谢,天机Sir在实事求是不妄言的基本原则内,尽量如实阐述事实,至于评论,交给吃瓜群众们。

去年中旬,闽系房企ZR上市,去年底,完成全年冲千亿销售额的既定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该房企老板素来以多疑猜忌、刻薄寡恩闻名业内,上市之后,一起打拼十余年的肱股之臣H总裁、L总等,均未获得丝毫股权与期权。

去年下旬,L总发配去了边缘的产业集团做总裁,H总裁任期内的一大票得力干将陆续离职,老板的三个儿子陆续成长成才独当一面,三子争位,H总裁和如今老板跟前的大红人W总的高管之争愈发严峻。

今年6月,ZR南京城市总经理万先生被移送司法,揭开了其在2015年-2017年通过内部违规囤积房源,套利两千多万的事件。曾有自媒体爆料过,所以不再多说。

不为人知的是,贵为城市总经理的万先生也只是个背锅的,此前的南京公司,从一无所有到业绩破百亿,均是在他任期内实现的,再加上万先生素来狂傲,对集团上司和同事一向不谦逊,背锅也就不足为奇的。

今天要讲的故事,是还原一个真实的事件,天机Sir历时四个月,查清了事件的来龙去脉,知晓其中缘由。

事件的根源,要从限价开始说起。2016年至今,由于限价原因,备案价往往达不到开发商的预期,ZR在南京的三个项目润X、润X、润X也不例外。为了能顺利取得预期价格的预售证,ZR做了高低配,如均价3.5万,则三分一备案2.5万-2.9万,一部分备案3.3万-3.5万,另一部分备案3.6-3.8万,大概如此方式。把三分一低价房源用大量的购房名额内部销控吃下(再进入二手房领域卖3.5万起),其他的进入市场正常销售。如此一来,就实现了卖高价的预期。

如果事情办得顺利,那获利的几个人,全部都可以小赚几千万。不幸的是,老板亲自下令彻查,于是,万先生出事了。

故事从这里就进入了今天的主题,万先生出事后,没人再去留意大量低价内部吃下的房源怎么处理,连此前爆料的那家自媒体都没留意。

后来,一位先后履职上海国企十强房企LD、闽系房企XH、闽系房企ZJ的W姓女士,履职了ZR南京城市总经理。天机Sir挖掘发现,W总在ZJ期间,就拿了几块很有问题的地块,导致ZJ在南京如今一塌糊涂十分被动。

W总上报集团,如今的南京市场遇冷,建议按之前的预售证价格(单价不足3万)快速销售回款。得到公司的核准后,一家名为朗升的企业,买走了全部低价房源,转手挂到了另一家二手房中介,进入二手房市场,卖单价3.5万以上。

一来一回,以这批房源的体量来算,至少1.8亿元人民币的盈利空间。

前些时日,这批二手房在出货的时候,被F管局察觉异常。天机Sir也在几经挖掘后,发现了一些W女士的关系网。该房企集团的某总裁,不幸出现在名单上。事已至此,天机Sir也就没有继续追查下去。

最近该房企在公司内部成立了一个审计部门之外的稽查部门,如此一来,越来越有了明朝东厂与西厂的味道。要不,原东厂没查下去的案子,西厂去查一查?

烧脑的大剧之后,来点愉悦的狗血剧缓和一下紧张的情绪。

西南房企的领头羊十强房企LH,浓眉大眼,园林造景和产品做得有声有色风生水起,在闽地却尽出荒唐事,闽南的营销总W先生,人帅多金也多情,还有贤惠多智的研究生学历的老婆。

W先生喜欢去夜店夜总会,纸醉金迷的生活,很难摆脱出来。有一家代理商春H(这家公司涉嫌大量洗黑$,后续的文章会讲),该代理商的老板喜欢邀请开发商的管理层们去泡夜总会等,W先生也在被邀请范围内。

在河边走久了,鞋就湿了,W先生在夜总会,也湿了,遇到了一位小姐,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自从一回生米成熟饭之后,W先生与该小姐次次都煮熟饭,熟饭吃多了,感情也就更熟了。小姐的懂事体贴无微不至,与研究生老婆形成了鲜明对比。

为了经常能吃小姐这口熟饭,W先生与研究生老婆离婚,娶了该小姐,如今,小孩都出来了,成为业内一段佳话。

无独有偶,同样是西南房企的LG,副总裁H哥的现任妻子,也是H哥把火车开出轨以后,结识的,在顺利与原配离婚,迎娶了现任妻子。

西南房企的管理层老脱轨,是不是和当地的地形地貌崎岖有关?

最近天机Sir查了太多桃色新闻事件,险些化身小黄文写手。

简单说几个小桃色,因为侦查对象咖位太小,天机Sir不想浪费笔墨详细爆料了。

例如,浙江温州,L城春feng楠溪项目,已婚的项目总和人力主管L女,不顾平日工作劳累,在透音效果极佳的宿舍,给同事们表演了七分钟的爱情动作片,因为叫声太大,导致同事们无心工作。

例如,昨天说到的C总和Y总,C总以贪财出名,Y总青出于蓝,财色皆贪。Y总全覆盖无差别打击,活动公司小妹、代理商、合作商等,只要是年岁不及四十的女的,都露出强烈的兴趣想试一试。在上期文章发布后,好多人对天机仅用不禁女色四个字一笔带过本该是八百个字的描述表示不满,有好几位天机Sir的女粉丝也表示曾受到了Y总的邀约和骚扰。天机Sir近日刚好在查询此事,已查明的有,三年前,Y总曾经致使某活动公司女职员怀孕,后掏钱私了,四年前,Y总曾与一位W姓女子在办公室….(此处省略八百个字)。两年前,Y总曾被某女子男友堵在酒店门口,后爬至窗外空调机位无果后,赔偿一笔五位数的金额私了。

时间缘故,闽系房企SM的瓜、闽系房企TH闽南区域的商业项目W女BUS、晋浙系房企和粤系房企的瓜,就放下期。下期的瓜太多,正值收瓜的季节,天机Sir只能勤快码字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