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⑲

上篇文章后,原想好好写个阶段性的总结,不料,昨天傍晚一口气被和谐了4篇文章。

一看,被和谐的,几乎全是区域总裁、集团营销总经理和集团副总级别的料。更有趣的是,这些文章,之前P台已经在当事人投诉后审核,对方的侵权投诉审核不通过(没有侵权问题),已经盖棺定论好些天,有的已经一个月半个多月,突然全在昨天P台全部变卦了。

天机找某位红朋友一问,这些总裁们真舍得花钱,花费百万去公关某有关部门,让其主导P台删帖了,之前有几个来公关天机Sir,愿出二三十万费用(有聊天记录为证,不心虚来公关作甚?),天机坚持不删文,然后就是昨天这样的结果了。

有时候是很无奈,真话不能说,真相不能说……

以后的文章,大家第一时间阅读、分享或备份,要关注天机的也趁早,接下去的料越来越多,这个号被和谐只是时间问题(已经在准备备用号,争取国庆节前投用),这点天机还是很有觉悟的,但会坚持写到被和谐的那天。

无论谁倒下,我依然坚强。

房企向来喜欢内部处理这些贪腐问题,而不是移送司法,有多方面的原因,比如形成不利因素,影响资本市场(股价、融资等);对企业品牌的负面作用、管理团队的稳定性等。

但起码实事求是还是要的,前几篇文章中,天机Sir提过的一家一向急于辟谣的闽系房企,近日又狠狠打脸了自己一回。江苏区域几位中层管理者集体声色场所寻乐被抓这事,十天前天机Sir已知晓,觉得,这类事件在地产行业非常普遍(再者,没有和贪腐挂钩,单独写意义不大,一旦形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当事人会被开除的,职业生涯也接近尾声)。

然后该房企神操作,先是急于辟谣,昨日又出公告打脸自己,开除4名当事人。

后期,等职业经理人换班底了,天机Sir会把该房企所有贪腐人员的资料和证据直接交到该房企的主席手里,同时向公众公开,另一家网红三境界的闽系房企也会有此待遇。

闽系房企、二十强房企XH,宁波公司总经理A,公然在公司里养了个项目小策划,公费旅游是常态。在某项目开盘(公证摇号)时坐台销控,暗箱操作(可以事先设定编程,想给谁谁就中签),给“自己人”及小策划情人谋取最好的房源,且出资200万给小三付首付。

而XH的宁波公司前任营销总监B君,宁波在职期间,引进自己的关系供应商,包括活动、物料制作、印刷、渠道、包销商等,通过围串标、资料造假等方式获利1390余万。

B君作为营销负责人,为一己私欲,在已婚状况下,花言巧语骗某部门一女孩子(校招生,太容易辨识,隐去受害者部门、岗位和工作内容等信息),诱该校招生与其发生关系。校招生不谙世事,未知Z只是在套路、利用她,一心为B做事。

后不明实际情况,因供应商问题顶撞区域领导,在去年的裁员时被裁掉。离职后,B见该女子再无利用价值,脸色迅速翻转,对其冷暴力,只在有需求时才去假意关心,每次得逞后又继续冷暴力。

十强房企LD集团,西南区域管辖两省一市(四川、贵州、重庆)。

2018年规模(apparently)298亿,实际真实成交只有100亿出头,剩余接近200亿的规模是通过假单录入,无实际成交的。

数据造假。近三年通过外部自身附带的资源,做假单以实现年度任务指标。具体操作:年末跟外部资源谈付款20%(5倍杠杆),次年半年之前退款退单,并在合同里约定违约赔偿。到2018年底,为冲刺区域总所谓的三年300亿目标,向集团特批首付款5%或10%大单合计金额达100亿以上,此类大单并无真实成交,都为“先进后出”的假单,对区域现金流并无帮助。

回扣从上吃到下。大到总包,各种专业分包,供方资源掌握在区域总亲信手里,如前营销总助C因分配问题被迫离职(一年营销费用在6个亿起),区域总通过建立各种防火墙,通过亲信利用各种手段吃拿卡要。

乱搞男女关系。曾威逼利诱明示暗示女下属”女生在职场要懂得牺牲,你看谁谁谁,现在就做到了什么什么级别”,此手段屡试不爽。曾和营销总W同伴一女(W也在区域乱搞男女关系,曾组织12朵金花专门陪他晚上出入夜总会接待)。

2018年底,打着给员工福利的旗号,逼迫员工内购,以冲刺年度指标,并承诺若2019年6月30日未能转卖,则退首付款,但截止目前,要求退款的员工连内部退房流程都未走完(原因是营销总W不点流程)。每个员工至少首付16万。所有内购房源不具备更名和转卖资格。

区域总与营销总W把车位,商铺等资产廉价(一般是市场价格的一半以下)包销给指定的合作公司,再由合作公司按照市场价进行销售,吃中间差价。

粤系房企YJ乐,原南京区域总裁W因贪污被开除,并由安徽公安纪检机关立案侦查。据悉,W在任职期间贪污受贿金额己供认不讳的金额约人民币370余万,现由安徽省纪监委查处。W现处于取保候审状态,该案今年下半年会择期进行宣判。

网红三境界的闽系房企TH,北京人力总H自己开马甲猎头公司,常在开会时鼓吹集团运营弱、运营能力差等,集团多个项目运营失控、运营能力必须加强等,而董事长就认为该人力总抓住了问题要点,很是赞赏,于是,大手一挥,招一群运营副总。

于是,南福州L,北北京H,两人分别借助自己的马甲公司,东拼西凑,各种不入流的人摇身一变,都是150万年薪以上的运营副总经理,每个猎头费二三十万,全部通过马甲公司,落入自己口袋(审计监察可以查这些人的推荐猎头公司几乎是同一家,入职时间间隔一个月内)。

如今内部肆虐的龙湖系营销,万科系城市总、项目总,几乎全是这么来的。有趣的是,董事长觉得H业绩好、忠心耿耿,经常加班面试,年底还包大红包单独奖励,失察……不知到底是谁给谁打工,真是悲哀。

H直线领导自己人,集团有人罩着,在风雨飘摇的TH里,舒服地做着地主老财,私生活还有一出小三上位的后宫戏。

2016年底2017年初进入TH的这帮人力,祸根不小,这些人的到来,彻底搅乱了TH。

有些人从远处看着,在给花草浇水,爱心;走近一看,给花草浇的是开水,祸心。

“扶大厦之将倾”和“孵大厦之将倾”,一字之差,前者是忠臣干将老良臣,后者是溃提千里白蚁群。

完全不一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