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有多乱?⑫

十强房企RC在上海区域无锡文旅项目的贪腐事件,天机Sir跟进了最新进展,目前已确认的贪腐金额,达到了2.2亿元。

区域总裁T总、Z总作保后,上海区域营销总M总和上海区域营销副总兼无锡城市营销总S总赔偿或上交1000万元,等事情在外界平息后,回RC,内部转岗。而S总和M总、无锡城市总经理G总(以前L城的,RL合作后去了RC)、区域总裁T总关系很不一般,S总的丈夫是房企H扬的(虽然结婚了,但各玩各的)。

RC内部男女关系随大圣的作风,比较放得开。M总和G总等人,常去KTV、夜总会等,看上谁就带走过夜。

除了之前文章(地产圈有多乱⑨)中提到的,M总和S总捞钱的主要方式还有非直系亲属更名、团购刷自己POS机等。非直系亲属更名明码标价5万一套,销售也有提点。非直系亲属更名就是帮做假的结婚证户口本,提交集团更名,而总部审批起来没细看验证(很多房企存在这个问题),就批下了直系亲属增减名。

除此之外,自己成立了渠道公司,把案场自然来访客户,内导外,洗成渠道客户,佣金点数翻了几倍。也洗其他渠道公司带来的客户。

商铺等产品,内部自己先交个定金留着不卖,后续市场涨了就买下转手更名赚钱,没涨就退掉不买。毕竟RC的公司架构,房源管理就是城市公司说了算,区域也不会管得太细;二来都是强销项目,有点余货库存很正常。

各套组合拳耍下来,无锡的销售们也富得流油,个个开豪车。

而领头的M总和S总,各自名下全款的房子两位数,还不算已经变现转卖的。妥妥的隐形亿万富豪。

这贪腐事件爆发后,很多人说,RC的审计形同虚设。但想一想,RC各个区域的总裁几乎都是老板从首次创业到二次创业一起打天下的兄弟,怎么搞?

革命尚未成功,朱元璋会自断一臂清洗那些骄兵悍将、淮西勋贵们?这个问题,只有一个人能回答。

说个杭州的事。

网红房企闽系TH,最近一年大红大紫,是因为资金紧张等各种负面新闻。今天吃个小瓜,也是天机Sir从公安系统里认证过的。8月下旬,TH杭州公司设计总监F被逮捕了,因为在酒吧下药迷奸一女子。

目前,TH已对该岗位进行调人和招聘,F职位不保,预计还得进去蹲号子。F此前在闽系房企SM东北区域、西南房企D原南京区域等从业过。

而F在TH期间,负责设计部,红包回扣等,小至三五千,大至三五万,皆不放过,积少成多,也捞了百来万。

十强房企XC(刚出事的那家)杭州公司的D总,在杭州业内,是著名的四大搅屎棍之一。各种举报他人、挖角别人项目的事没少干,典型的我要不成,你也别想要;我不去拿这项目,也要让你各种不顺利的那种类型。

XC杭州公司的派系很严重,小团体、拉山头,都是自己人那种。杭州区域总HL(以下简称L总)在公司有个“亲儿子”H浩(以下简称H),L总对H是真爱,H做错事,摆不平的事,L顶多骂他几句,转投就替H擦屁股收拾烂摊子去了,就像父母一边骂自己小孩,一边还各种替他收尾一样。这两个人,天机Sir正在查证,资料刚到手一部分,后续放瓜给大家吃。

去年6月,XC杭州公司还在大张旗鼓招人,10月份就疯狂裁员了。坑了杭州同行很多人,没少挨骂。

再来说一说十强房企LD,江西事业部的事。

LD在江西南昌四大神盘:LD国博C,4200亩超级大盘,曾连续多年位列全国单盘销量前十;LD悦C,江西省最大的公务员团购小区;LD外滩G馆,南昌最核心地段红谷滩区,江西省名第一的重点中学师大附中学区房;LD中央G园,南昌最核心地段红谷滩新区,毗邻红谷滩万达广场地段。

LD江西事业部常务副总经理L总,分管营销。在2016/2017春节期间某次同学聚会上酒后,不知是失言还是吐真言:亮出2块价值600万元的理查德米勒手表,表示全LD集团除了Z董外,身价最高的就是自己。并表示自己常以优秀校友身份,花重金以助学金名义得以方便包养多个女大学生

L总,在江西地产圈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是个真正的大腕,常年流连夜总会等声色场所,只要看中的女子,无论多高的价格都要带走。

L总不仅在女色方面造诣高超,在贪腐方面更是一把好手。

在L总的指示下,项目虚报商业去化速度,偷换概念将商业写字楼与类住宅公寓、沿街商铺混为一谈。

从集团获得低价销售类住宅公寓、沿街商铺价格授权,在住宅市场价达到15000元/㎡以上的情况下,以类住宅公寓7000元-9000元/㎡,沿街店面9000元-12000元/㎡不等的远低于市场价格(实际成交价类住宅公寓9000元-11000元/㎡;商铺15000元-20000元/㎡)批发给大量分销,包销商,差额利润5/5分账。

于是,2014-2018年,4年时间,7个小目标进个人口袋。

LD集团在有所察觉,苦于取证难的情况下,多次将其以提拔的名义调离分管营销岗。并曾发文调其前往赣州城市公司任总经理,均被其以各种理由推辞。

江西,革命起源圣地,LD和L总,最终是谁革谁的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