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那些事儿⑥

今天有位总裁问,天机命名的原理。其实这个也是灵光一现,随手命名:天机,紫微斗数14颗之一,属于支援型,古称“善星”。很符合天机的定位。

玄机,释义为天意、天机。微妙的义理,天赋的灵性,“雅度玄机,萧萧冲远”

作为猎头公司,碰到很多奇葩房企不足为奇,基本上现在房企很多HR要回扣都是常态了,比如某北方房企(以产业地产、产业新城闻名业内,平安为二股东,曾排名十强房企,近年排名急剧下降)和闽系卖卖卖网红房企是典型。

钱财之外,还有一样往往也是必备条件之一。例如,某粤系房企(土储大量集中在大湾区,近年已揽入两位闽系房企的副总裁,董事长的女儿四五年前曾上榜胡润女富豪榜最年轻女富豪)合作的猎头公司很少,因为很少有猎头公司能签进去该房企,但有一家猎头公司却合作了很久并且很稳定,众人不解。

直到有一天,这家猎头公司的一个项目经理,带了一个小白猎头去夜场见该粤系房企的人力总,才曝光出来。这个小白猎头刚入行没多久,是个有姿色的女孩子,在陪酒期间,人力总不仅动手动脚,还要求一起过夜,小白猎头见这个场景吓坏了,于是报警,这件事才捅出来。

原来那家猎头公司之所以能与该粤系房企合作,是因为存在金钱和特殊交易。

三个字命名的闽系房企,百强房企排名第二梯队(第一梯队是前十强,第一梯队内,又分3档),江西区域总裁W总,生涯初始入道于两次出股权纠纷的粤系房企(龙头房企)的物业板块,后转该房企地产板块;中途经某西南房企(百强房企排名前十,总部已迁北京),任人事主管;后入职该闽系房企,至2017年调任江西之前,先后任集团招聘副总监,负责招聘和渠道管理。后任集团人力资源总监、人力副总。

如今的W总,身家以小目标计算,但2017年中途短暂前往另一家闽系房企(行政总裁本月刚离职的那家)时,总裁透露,自己世界各地有房、身家过亿、资产上亿,由此引起了天机Sir的注意。

2012年-2016年期间,是三个字闽系房企急剧扩张的几年,这段时间,该房企管理远不如如今这般健全完善,特别是在猎头公司管理方面,即人力部门和猎头公司的合作方面。

W在人力部门发财方式如下:一是常规合法收入,如工资奖金等。

二是违规收入,如任招聘副总监期间,常找猎头公司索要回扣,三五万收,八万十万收,十几万也收。

三是入股参股猎头公司,甚至自己成立一些猎头公司马甲,如2012-2014年,三个字闽系房企合作的猎头公司,名不见经传却常有业务往来的,有4-5家,天机Sir逐一深挖后,发现大多为空壳公司。

W总喜欢装文化人,常给猎头送书。因岳父岳母看不起他,后来去读了个香港某大学的MBA,每次团队拓展,都把校服穿出来,结果天机Sir一细看是深圳分校的。

W总在业内有个外号,W御千,其含义和NBA球员张伯伦的张两万是一个意思,此处不展开细说。

以前某北方房企(以产业地产、产业新城著名)的人力部门是行业的笑话,如今的闽系卖卖卖网红房企的人力部门也成了行业的笑话,不幸的是,如今的闽系卖卖卖网红房企人力部门的那些人,就是以前该北方房企人力部门的那批人。

这批人盛产贪腐问题,也不得不佩服,这家闽系企业,集中了企业破产的所有毛病和必备条件,但愣是还没有破产,只能将其归功于企业领导者力挽狂澜,确实战略正确,眼光和格局高,至于执行不到位,真是职业经理人的过失。

如果哪一天,该闽系房企倒闭了,人力部门要背7成的锅,不知人力总CB看到这句话作何感想。反正在闽系卖卖卖网红房企,只有M4级别以上的才是宝,一个M4一年的年薪可以养一整个部门。该房企重视人才,高薪养人才没有错,关键是要人才,而不是另类“人才”。

比如,原龙湖系的人(烟台总经理跳槽到该闽系房企任副总裁的那位,还是很有能力的,也很勤奋很拼,客观来说,若能再改进下用人和看人方面,就非常完美),一个项目的销售主管(销售经理做了不到半年),被招到了该闽系房企,做了区域营销总,负责几个城市,除了打鸡血,连基本的操盘方略都做不出来,项目定位不清晰不准确,眼高手低(有些走了,有些还在)。

福州区域的人力总L,也是个人才,选拔“人才”,自己那么多猎头公司马甲,捞介绍费、拿一拿回扣等,每年捞数百万也罢,还兔子先吃窝边草,和已婚已育的女下属关系不当。按照该房企集团制度,三期(哺乳、产假、孕期)考核强排B,不具备有升职条件,该女下属平时较懒散也不是拼搏上进的那种,压过其他人,升职了。后来一查,么…..

人力部门的贪腐问题,该被各家房企视为重中之重,筛选人才的部门都出问题了,那能选出真正的人才来?

望各家房企重视,把控好人力部门,选拔贤能,如古时恩科大试、今时高考,对人力部门做到严格把控、杜绝贪腐,企业才有希望走得更好更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