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那些事儿⑤

顺着上篇原某闽系房企合肥公司城市总经理Z这条线往下挖,顺藤摸瓜,事情又回到了另一家闽系房企(拿了上海单价地王百亿地块)闽南区域,不得不说,爱拼才会赢系房企问题特多,闽北区域还未开写,闽南就有写不完的料。

Z在该闽系房企闽南任城市总的事,上篇提到过了,不再重复。当时该房企闽南区域的营销总ZJ(女),大龄少妇,奔放,尚有一丝姿色,酷爱黑丝,爱豹纹服装。

ZJ不但和Z是工作上的战友,还是炮火连天的战友,一个是发财,一个是白日,财色两不误。此外与副总L总等四五人的关系,也颇为暧昧,而被和谐的地产圈有多①中的J女,也是ZJ带到该房企闽南区域的,颇得ZJ真传。

ZJ在任营销总期间,除了通过销控房源(低进高出)获利,还屡次向广告公司活动公司等合作方伸手,做低闽南项目的特价房获利,部分(漳州)项目被该房企集团驳回未获许可。

ZJ任营销总期间,贪腐获利所得,经瓜分后进入个人口袋的,980余万,喜提岛内住宅2套,其中岛内S茂湖滨首府高层住宅一套。

2016年,后ZJ被集团审计监察部审查,上司兼战友Z力保她无恙,ZJ离职,去了粤系龙头房企(以高周转著称,涉入农业和机器人领域)广东大区,在某大盘项目,通过总包、渠道公司、广告公司、全民营销等捞金1400余万,这两个月似乎已离职,粤系房企集团内部系统已查无此人。

以高周转著称,涉入农业和机器人领域的龙头房企,河北区域环京片区,某公园Y号项目的营销总Y总,在任职期间贪腐600余万(取证部分,未取证的就不说了,只多不少),该房企集团营销中心曾批示地方管理部对Y总进行司法处理,后发现Y总巧妙地通过集团下属公司(I某C,曾是该房企海外项目的城市展厅,因海外项目受阻,转向销售国内旅居度假项目)进行敛财,通常I某C从海南等地或本城市各旅居项目接销售任务,佣金1%-8%不等,为一级分销商,而I某C对外又可以签中介等渠道合作方(二级分销商)。

Y总伙同I某C负责人,一起对房源加价卖,客户自项目售楼处现场买不到房,而去I某C展厅加价就可以买到房源。与此同时,把项目的自然来访等客户,通过二级分销商导入一级分销商(I某C,属该房企集团下属子公司),再由一级分销商导回项目,实现了内客外导。双管齐下,前后成功赚取近千万,其中有证据部分600万。

如果该房企把Y总移送司法机关,意味着要牵连自己的子公司,再加上背后的上级领导作保,此事不了了之,仅对Y总做了劝退处理,Y总跳槽任职石家庄万K营销负责人,上个月文章发布后,已离职。

Y总生财有道,早年在青县项目时,申请给销售团队高佣和奖励,但每个销售必须给Y总上供一半奖励金额。业绩、名声、发财三不误。

三个字命名的闽系房企,排名百强房企前20强。近些年复合增长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L总,已婚,有子女,该闽系房企浙江区域总裁,曾任闽南区域总裁,在闽南期间,L总升官发财美色三不误,女色方面的成就比业绩更突出。在某项目收购上,获利1500万,此外,在工程、营销、招标、采购等方面,获利700余万。却连买给女孩子的花(L总特别喜欢20岁出头的女孩子),都用公司的费用。

该房企从龙头房企挖来两个大职业经理人后,团进团出,派系清洗这种常见的事自然少不了,不同的是,该闽系房企比较缓和,循序渐进,不那么激烈激进,一些有能力的人也得以留下。而L总在学长(总裁)的羽翼下,2018年在闽南市场极度糟糕的情况下,不仅被保,还高升,去了浙江区域任总裁。

L总到浙江区域不久,即安插自己人,清洗原区域管理层,在去年底,一波又一波的人员离职。在浙江区域一年多,L总已通过原惯用方式捞金,在去年浙江市场较好的行情下,又轻松捞金近1800万。

比如富阳项目,在没有取得相关部门方案同意的情况下,反复折腾,给公司造成6亿损失(示范区等全部砸掉),却瞒着集团未上报,在大区总包单位招标过程中,废掉A,引入和自己关联的单位B,并让B成功中标,价格相差1000多万,被L总赚走。最后,实际做的还是报价最低的A单位,但挂的却是L总推荐的中标B单位。

蹭着浙江去年的好行情,L总拿了年终奖3000万。

照如今的形势看,L总只要抱紧学长的大腿,自己不犯浑,一路高升不成问题。

看了看L总,1500万+700万+1800万+3000万,天机Sir将薪比薪,只能感叹,比不过,比不过,告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