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那些事儿⑩

十月份,过于压抑,连码出来的字都满是压抑的味道。

取证完成后,休整了两天,正式回来了。

在这几天里,后台有13649条留言,满是关心,感谢大家。

地产天机由于某些原因,原计划今天发文的文章,只能放明早上天更新了。

这些天,有个粉丝做了个图,感觉非常贴切,天机找这位才子索要来这图,放上来和大家分享。

地产圈那些事儿⑩

没有一份工作是容易的,不过审计这图确实形象。平日里最讨人厌的、最不受欢迎的,大概就是天机们这类这些审计了。

容易得罪人,容易受到人身攻击,容易沦为权斗的工具和牺牲品,意志不进者,容易沦为被贪腐分子收买的对象,所以以权谋私、同流合污的审计监察也不在少数。

上个月写的实在太压抑了,连诙谐幽默都幽默不出来,太多触目惊心的贪腐案例,却只能寥寥几笔写完。见了太多权色交易、贪腐大案、只手遮天的巨贪等人性负面的阴暗面,非内心足够强大,易堕落、抑郁。

天机们回来了,十一月,希望一切顺利。一周内微博和头条、星球等将投入和用,地产天机被和谐的文章比例高达45%,恐怕离失联也不远了。往后文章尽量发布在地产玄机。另一个备用号明天投入使用时,会在文章开头通知大家。

往下,是之前被和谐的文章,修改调整后,重新发文。十一月最新的文章,要明早才会发(发在地产天机)。


某西南房企,由妹妹掌控。哥哥掌控资本系,已出危机。第三个板块是防弹车。

该房企原武汉投拓总L,三年前收购了一个民企老板汉正街的项目,打款6亿。汉正街的老板是武汉业内知名的骗子。结果项目手续有问题,至今未能开工,跟该项目有关的人员都已离职。L也跳槽去了大本营在深圳的房企ZY,任武汉城市总经理。该项目的千万元介绍费,落入了L的口袋,因为介绍该地块的公司,是L的马甲。

而该西南房企武汉成本管理部采招经理Z(2011年5月-2018年4月),利用职务之便,收受承包方贿赂,于2016年7月至2018年2月期间,在武汉公司工程采购中,多次索要承包方贿赂款,共计525万元。

2018年4月,该房企集团审计对Z进行专项调查,Z拒不配合。5月11日,公司向武汉公安局报警,5月14日,Z被抓获,次日因涉嫌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1日被逮捕。

2019年9月10日,终审判决,Z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

闽系,近一年来卖卖卖网红房企。

北京区域人力总H,W达招聘出身(早年W达招聘出来的,经历过W达疯狂招聘粗放管理的时期),从最初的小打小闹吃回扣,签阴阳合同(例如合同猎头费提点25%,实际只给猎头公司15%,差值进自己腰包),到参股猎头公司,到最后自己成立猎头公司,既当甲方又当乙方,做空东家,套路都是一样的。

人力总H,从W达进了HXXF(做产业地产,平安是二股东那家),在集团组发主管干部招聘,直接向CB(如今闽系网红房企的人力总、集团副总裁)汇报,吃了一年多,时任HXXF人力VP的Z眼里揉不得沙子,出其不意让其汇报招聘费支出明细,1000多万的招聘费中,有200多万“说不清楚”,现场H汗如泉涌、脸红脖子粗。

Z拍了桌子,要把其当场“干掉”,最后被CB力保下来,下放CB管辖的地产集团做了招聘负责人,这一步“放虎归山”,又让H逍遥了两年,后来又被地产集团总裁发现问题,一夜之间被开除,第二天大家就莫名其妙地发现H总不见了。

此时的H总,出现在了粤系房企JZY(2014年爆出资金危机,后摆了并购王RC一道,现成为旧改之王)。

再过了半年,H出现在了闽系卖卖卖网红房企,被董事长封了个副总,主管招聘,此时的网红房企,已不能“一人吃独食”,福州区域的L,上海区域的C(C已离职,准备前往下家三X)……经历了两三个月的试探和制衡后,哥仨迅速达成一致,H和L划江而治,北边归H、南边归L,上海武汉归C,三人井水不犯河水。

划好地盘后,H对外广铺渠道,把网红房企的猎头供应商从十几家激增到一百多家,把自家和自己参股的猎头公司混入其中(后来又搞了一出瘦身,又把一百多家压缩到十几家,只保留了自己想保留的)。

对内打击异己,把原区域人力总L(据说也是华夏的,有能力、人也比较正直,但妨碍了H挣钱,自己人也被搞得很惨)挤到集团,原区域招聘总F也挂到集团,任何人不得碰招聘。做完准备工作后就开始鼓动董事长大量招高管,不但“广开口”,还会“高周转”,被H招进来的高管很多刚过试用期就被莫须有的“不适岗”罪名辞退了,这样坑被空出来,就又增加了一个招聘需求。

2017年底那段时间,董事长也纳闷:“我都这么努力面试,给这么高的工资,付这么多的猎头费,怎么还招不满,怎么还缺这么多人呢?”

H的太疯狂也引发了黄老板的信任危机,正当此时,天降“神助攻”CB总,有了这个副总裁罩着,就像乌龟有了王八盖子,把自己彻底沉到北京区域。

招聘遮天蔽日不算,给自己分奖金、算分红,都自己说了算,大笔一挥季度奖金就是几十万(人力总拿几十万,冲在一线的工程总被挤的只有几万块,也是闻所未闻)。

H在入职几个月后,坐稳自己的职位,铺排好自身的关系网,上下安顿疏通完毕,就开始大搞男女关系,挂得上集团培训一个婚期待近的小姑娘,愣是把人家从“准新娘”插足成了“小三”,现在H已和老婆离了婚,在公司内公开了和“小三”的关系,同时还保持着多个备胎。

网红房企可怕就可怕在,这样的人,年底绩效还给打了“优秀”,在区域干部中拔得头筹,给发了1.5倍奖金。两年多下来,H违规所得,八位数。

经过大清洗,现在还留在网红房企的“华夏派”都是自己人。2018年底业内都在唱衰网红房企,网红房企也确实存在比爆出来更多的危机。也祝愿能去除顽症,恢复生机,曾经多好的一家优质房企啊,哎。

如今的闽系卖卖卖网红房企,即将开始新一轮项目出售转让。据集团某副总裁说,该房企全国的项目均已上架,全部可售。有意者寥寥无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