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那些难以启齿的致富经⑨

闽系房企,个头大又甜的羊胱橙。

四川的区域总裁W先生,交往了个小他20岁的设计师小女友,W先生很多不专业的事,就听从了同样也不专业的小女友的指挥,负负得正的效果这次失效了。小女友介绍的项目,收购了好几个,偏偏这些项目都很烂,收购下来后,根本无法推进。

地块总价,在底价的基础上,加溢价,五五分成;地块通过自己关联的壳公司介绍,收取高额的居间服务费,来来回回,就这三板斧,也捞了1100多万。而土建和分包公司方面给的回扣,也达到了640多万。猎头费小20万,不值一提。此外,供配电这种毛利可以高达40%几的,W先生也塞了一家,回扣约100万。

四川区域的多个项目,品质真是不忍直视,根源在于,W先生特别喜欢,而且只用其重庆大学的校友,说得夸张些,哪怕是贪污腐败不做事的人,只要是W先生的校友,他都觉得好。

图纸都看不懂的W先生,特别擅长指挥工程,借用电影《西红柿首富》里主人公指着那条狗的话说:我用它也能做区域总。

四川区域的豪宅项目要变烂摊子了,交房后必定维权,很简单的一个点,观微知著:合作的分包公司,不是工程这个专业的,竟然去做这个专业的事。

W先生除了会把妹,瞎指挥,最牛的本领,只剩拍马屁。反正跟着领导走,没错。拿地本来就少,现在各个项目基本上都出问题,四川区域,要完。

W先生准备脚底抹油溜了没有?差不多该辞职了。或许看完文章可以硬气点,再顶一顶。

出自于津门的房企,向来大手笔收并购,江湖人称并购王,又因多桃色新闻,故起名:龙床

龙床在广深区域的佛山,有多个项目。佛山城市公司上至总经理、营销总,下至销售经理等,团伙作案,将多个项目的自然来访客户,通过分销公司渠道,洗成了渠道客户,即常说的内导外、飞单。

肆无忌惮、狂野,单某一项目,内导外的佣金金额,就高达1090余万,而多个项目叠加起来,不完全统计数据,违规所得金额为1639.75万。

此外,活动公司和广告公司,要么是自身控制的,要么是关联的,仅1家不是。每年1000多万的广告和活动费用支出,大半进了这几位的口袋里。

而土建等,不是这几位染指的,另有大佬。

如果龙床的审计要查,查到城市总即可,不要再往上,会失业或背锅的,诚心提醒,毕竟,龙床内部的情况,你们应该比天机更清楚,不要成为权斗的牺牲品。

地产圈那些难以启齿的致富事件,往往营销、工程、投拓、人力这些受人关注的多,而品牌、物业等受到的关注相对少很多。

西南房企,起于四川,有一家名曰:拦胱

2018年,引进了一位公关总监Z先生,Z先生是某报记者出身,离开媒体后,加入三个颜色的幼儿园任负责宣传工作。就是北京的三个颜色幼儿园,2017年三个颜色幼儿园爆出负面后Z先生没搞定,遂转战房地产。

Z先生进入公司后颇有手段,奉承领导,并牵头吃喝嫖赌,不仅用美色满足了高层男领导,对女领导也照顾周到,短时间内便被提拔成为公司的品牌副总经理。

站稳脚跟的Z先生,开始勾搭熟悉的北京城的媒体资源和地产机构,在合作回扣方面口味巨大,15%-35%,以公司品牌负责人的身份对合作方相要挟,拿吃卡要,一年多时间,赚的盆满钵满,获利790余万,另有173万余元未能查明来源。

Z先生在贪腐方面的手段并不高明,不久后,所作所为被下属捅到了公司的审计中心,还好,该房企的审计不是吃素的,开始对Z先生进行调查,并坐实了部分证据,对Z先生进行开除处理,并准备通报行业反舞弊联盟。

此时,Z先生的手段得以显现,通牒公司审计:若断我职业生涯,打破我饭碗,将发动一切媒体资源公布公司背后的违法经营情况。

这招十分管用,一向强硬的该房企被Z先生反制,最后只得妥协,仅对Z先生作开除处理。能够黑吃黑该房企,还能全身而退的人,也算是行业的牛人。

离职后的Z先生蛰伏大半年后,于2019年末,再次杀回房地产行业,加入了另一家川系头部房企:薪吸旺地产,就任品牌总经理。

如今房地产行业环境诡谲,专业洗地干脏活的品牌公关人,也不是吃素的。Z先生,牛掰!

西南房企之一的咚员

人力,是企业选拔人才的门户,也是一些房企贪腐异常严重的部门,选拔人才没有把好关,由于贪腐,带进来的都是些乱七八糟心术不正的“职业野蛮人”,之后,房企犹如遭“蝗虫入境”。

集团资深人力培训总监HX(以下简称H),2016年年中入职,入职后立即于2016年7月引入两家公司:某上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一家低水平的测评),该公司位于淮海路商圈的一个公共联合办公室,员工只有2个人,跟西南房企DY合作至今,合同金额合计约400万元,当事人H从中获利139万。

第二家是上海某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该公司为当事人H在外隐秘入股的公司,截至2019年11月,合同金额约700万,主要举办总部年会、外部拓展(心路之旅、戈壁沙漠徒步),全都由这一家公司负责。

如2017年举办的高管穿越横岗岛活动,为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举办,合同金额约140万,实为该上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转包给该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而该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又转包给一家无经验无资质的公司。

整个横岗岛活动全体高管命悬一线,后来,此事不了了之,各方未负任何责任。也因此事,我们查起了H,而今,更是因为H的这条线,意外发现了一些线索,关于该房企人力总经理C,后续取证完毕会出详细的稿件。

大鱼往往多在深水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