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那些难以启齿的致富经⑦

昨天,某五强房企的董事长闲聊的时候说,地产崇拜时代结束了。

仔细想了想,确实如此,谨慎拿地接盘侠说得很对。

在《地产圈有多乱(一)》文章中,说到了鸟厂的粤东区域营销总,风流耗纸G先生的事。

当时已经笔下留情简写了,然而有个小三很不服气,跑来巴拉巴拉小魔仙叽里呱啦念魔咒,所以,天机就详细写写风流耗纸G先生的事。(后续还会详写预期总裁Y先生和湖南的那位营销总C女的故事)

故事的起因,出现在一张5万元的账单上,开的是鸟厂的发票,走公司账报销的,是风流耗纸G先生带小女友吃饭所消费的金额。然后就查呗。

后来发现,风流耗纸G先生是一位情圣。大学的时候,天机有位同学天天念诗“后宫佳丽三千人,铁棒磨成绣花针”,现在想来,这诗没道理。

G先生已离异,但在已婚期间,就有众多的小女友,至今在区域已有24位有名有份的。有的女孩子,等了七八年,从单身到结婚,至今一直都是G先生的小女友,区域内营销部的,单身或已婚的,想嫁给G先生的,大有人在,有人等了很多年。这是天机非常佩服的,说实在话,不服不行,G先生定然有过人之处。

想了想,低俗点来说,过人之处无非两“头”,要么脖子上的头,聪明绝顶;要么两腿间的头,异于常人。罪过罪过,扯远了。粤东区域的男同胞们常说:做男人就要做风流耗纸G先生那样的人。

风流耗纸G先生爱足球,热衷锻炼,所以后宫的数量和两支足球队人数接近。友人说,G先生很厉害,同样是玩球,白天球场上玩一个足球,晚上卧榻上最少玩两个“半球”。

友人问,什么是“睡后收入”?

G先生的很多小女友都能和谐共处,有位Z女士,从2012年给G先生(尚未离异)做小女友开始,至今,睡后收入是2套房、2部车、大量的奢侈品。梅湾项目的统筹、东湾XX的行政统筹,都是后宫,和睦相处。

甚至,有一个项目上,三个小女友的,还不闹事。这点,不服不行。

G先生带小女友们吃饭等花销,都是走公司报销。

至于贪腐的事,不再重复了,总包、合作单位、供应商等等,吃拿卡要,1200多万。

希望那二十几位女孩子能在情圣的世界里,早日清醒。


今天的第二段,聊聊二十强房企——终难治弟。

福建,在终难治弟的体系内称为海西区域,海西区域的营销负责人W先生,好酒好财好女色。

在海西区域,W先生是一位知名人物,除了引入自己控制的和关联的活动公司、广告公司捞财外,W先生还向供应商和和合作单位索要回扣,夜总会、如白宫等,都是经常光顾的场所,买单的,替W先生充值会员卡的,都是供应商。

W先生好酒,下属、各合作方陪酒是常事,如在白宫等夜总会,茅台是标配,洋酒、路易十四等也常来一二,挂在嘴边的“胆大心大,不如酒量大”,有供应商诉苦,一晚上被喝掉十几万,做点业务,尚未回款,利润都被喝没了。

W先生喜欢叫女下属或合作方的女员工陪酒,喝多了,顺带带走。值得一提的是,W先生此前在上家,就被反映,经常骚扰女员工,很多时候,房企在这方面处理得非常不到位,女性整体来说,是弱势群体,除了小部分极其主动开放的。

除了酒和女色,W先生对捞钱也深有研究。海西区域的项目,大多第一时间引入自己控制的或关联的公司,入库,活动、广告的费用没少花,均高于市场价。在渠道方面,引入分销,谈好回扣比例为佣金部分的10%-15%,如佣金5%,则回扣为0.5%-0.75%。

一年时间,也捞得七百多万,顺带,喝了供应商们总计二十几万的酒,招惹了十一位女孩子。

酒文化+贪腐+女色,能沾的差不多沾了。

闽系房企,网红型房企当红炸子鸡——汰渍的弟弟,汰河。

在北京,春季抢收攻势的行动中,汰河的项目不仅降价出售,还启动分销,给出高额的佣金,中介卖一套房子,佣金几十万。

利润都被渠道中介赚走了吗?

不是的,利润被贪腐的,更多。比如某院子项目二期,操盘手L先生,和女销售主管搞在了一起,也不是白睡的,要带着一起赚钱的。

L先生等人引入了某电商公司(电商公司也是自己人开的,该电商公司在多个项目都存在,后续会说到),所有客户买房,都要刷电商。

而电商是什么?比如,存15万,抵30万。原来房子总价表价1000万,不算任何折扣的前提下,客户买也只要1000万。有了电商的存抵活动后,客户看到的房子总价表价就会变成1030万,存15万抵30万后,不计其他折扣的前提下,客户实际掏钱1015万,买了原来1000万的房子。

15万进入电商公司,等于是客户多付的款项。这部分,被吃掉了,三七分,L先生一方的人,分得7成,电商公司3成。如此,捞得数千万电商款。

第二个,是关系户。在降价阶段,L先生和女销售主管等人,统一的口径是没房卖。客户要想买到房子,哪怕是渠道带来的客户,都要缴茶水费,每人50万-80万不等,最低的一个客户,也缴了30万。如此一来,又是一笔数千万的茶水费款项,也被L先生等人吃了。

第三个,渠道的回扣,约700万,另外,内导外的佣金,约800万,总计约1500万。

从查证的数据来看,L先生的背后那位和那位的下属,从这三笔总计约6500万的款项中,分走了4500万,L先生分得1500万,女销售主管分得500万。

而春季抢收的项目,并不仅仅只有这一个。此事涉及的人员和资金走向,足够天机挖掘很久了。北京真是个好地方。

一场春季抢收,受益最大的,并不是公司,不是中介。


结尾,再放个瓜,简短精悍的瓜。如果被和谐,天机就会详细写。

鸟厂的首席财务官W女士,和鸟厂的副总裁、沪苏区域总裁X先生走到了一块。

W女士和X先生相互爱慕,日久生情,日多久,天机就不知道了。

双方家属闹到了鸟厂主席那,鸟厂主席各打一大板,双方各自离婚,又组合到一块了,X先生年长W女士几岁。这事要细说,天机能写万字长文,就此打住。

别来公关,也别来删文,就此揭过,要不就万字长文见了。

昨天的文章《地产圈有多乱?(二)》,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