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那些难以启齿的致富经⑥

明天的文章更新,会出现龙头房企的一对师徒,都是区域高管,贪腐成性,一起送他们上榜,成为天机榜第一对上榜的师徒。

留给天机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兵分四路:一路北上京津;一路南下广东;一路西进西南;一路迂回长三角。

一位极力为自己东家洗白的地产人(说优化不是裁员),昨天被优化(裁员)了,之后他说了一句非常感慨的话:每一只鸭子,都曾誓死捍卫烤鸭店的荣誉。

闽系网红房企TH

已离职副总裁D(2018年3月被劝退),出生于1967年,本科学历,2003年开始在闽系房企TH工作(2009年离开TH,近3年后返职),2018年4月初离职,加入姚员外的BN城发,半年不到即离职,现任小亏(反义词,即D Fa)地产广深区域董事长。

2015年,珠海保税区的项目,坑非常大非常深,被TH吃下,结果项目至今都未能解决。居间费(中介费)就付了1.2亿。

当时分管广深区域的副总裁D,集团投资的Y,合伙欺瞒集团,上报该项目是优质项目,之后,D和Y,用Y的堂弟为股东之一的公司收了1.2亿居间费,除去2000万分给操作的股东,余下的1亿,D得5000万,Y和其堂弟得5000万。

此外,项目在底价的基础上加价3亿元,D、Y各分得1亿。

而D和Y主导的深圳罗湖的旧改项目,2亿前期款,完全是假大空项目,天机还在深查,取证工作已接近闭环。

而TH对D,仅仅是劝退,不得不说,如此宽宏大量(纵容贪腐),佩服佩服。

希望D在小亏地产,一切顺利。


西南房企LG,成都扛把子房企。

LG陕西区域任储备城市公司总经理Z,原是龙头房企(粤系,高周转的代表,往后的文章代称鸟厂)甘肃区域投资负责人。

在鸟厂的时候,Z主导拿了安宁项目(也叫兰药项目),通过自己掌控的关联公司,收受巨额中间费。并利用区域拿地心切,伙同出让方临场加价2个亿。

两项叠加,Z获利1.85亿元。

拿地后,违反鸟厂公司规定,与财务负责人,在未达约定条件下,超额给出让方付对价款。对价款分三笔,每次都是主动申请,快速付款,且在此过程中,隐瞒出让方的公司税务、规划硬伤等问题。

最后一笔对价款付清后,Z带着投资部去厦门旅游,旅程结束后,即辞职,放弃百万投资奖。

这个项目,仅股权收购对价,27亿。

离职后的Z,跳槽去了西南房企LG,任陕西区域任储备城市公司总经理

LG,也由此正式进入我们的眼线。

龙头房企,粤系,经历两次股权之争的WK。

长春营销管理部负责人C,联合内部利益小团体,每年贪腐在数千万。该房企集团审计因取证困难没处置他?(存在保护伞)。

现在的C,兴风作浪,把公司及团队文化搅和的污浊不堪。

C主导的营销全部招采都要返巨额回扣,每年约600万-800万的现金;

伙同他人,成立甲醛公司,利用职务之便承接WK业务赚钱,如某翡翠系的项目售楼处、某项目(城市XX)地下车位的甲醛费用,约370万。

C私下入股前离职女员工成立的活动公司,某传媒公司(FT),通过虚假名义法人的方式,引入离职员工成立的活动公司成为战略合作方,虚报活动费用套取大额现金,金额约690万。

C名义上当前营销引入两家短信公司,实际为同一家老板控制,皆为C的关联公司,通过独家资源套取大额回扣,约百万。

C利用营销人员外包公司,该人力外包有限公司的高额管理费,每人每月400元,市场正常人员管理费约每人每月50元,远高于市场正常水平,营销系统外包人员500人计算,每月套取管理费差额约20万。

C利用活动公司虚走费用,带领利益小团体工作时间偷偷出游,外出南京等地吃喝嫖赌,未走任何出差及考察流程。

C睡女下属,给某女销售经理买奔驰,提携某发生关系的女销售总监作为项目负责人,这两件事,长春满城风雨人尽皆知。

C在金域系的某项目,在与地下车位合作方合作过程中,私下谋取利益约119万。

C利用每年品牌发布会及年终业主大型活动捞钱的好机会,虚报巨额费用花销,套取现金,约160余万。

C私下入股多家合作方公司,与各家渠道公司高管合作,套取渠道佣金提成,并通过自销渠道变革外包,用WK的钱为合作方承担外包人员底薪及高额佣金,为自己留出渠道成交额约千三的利润空间,每年赚取约620余万。

C在2018年为某渠道独家提高佣金标准,高于其他合作正常标准,套取利润差额104万。

C对不为自己争取利益或产生威胁的同事,想方设法赶尽杀绝,营销半年离职近五位核心成员。

利益小团体以C为首,CJY、ZZD、ZZZ、LZ为辅佐。任LL作为营销内部审计内控,实为保护伞,借助其集团内部及各城市公司的审计资源,获取一手消息,提供庇护,并探查举报者逐一赶尽杀绝。

WK集团审计今年检查出其诸多问题,均被压下去了,理由无非是直接证据不足。

从多个证据指向来看,C与总经理的关系较好,特别想查查这位总经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