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那些难以启齿的致富经④

曾是十强房企,以产业地产著称的HXXF,曾经很幸福,后来缺钱不幸福,现在引入了一个二股东金主爸爸,又开始幸福了。

该房企产业发展集团副总裁G,2018年该房企现金流断了,王老板对年终奖的总体原则是打对折。G以N+1代替年终奖,实现所谓的降本增效。把级别高、应发奖金高的团队成员年终奖归零,拿出一小部分给了部分亲信,其他都揣入自己口袋(近600万)。

大数据系统采购贪腐问题。该系统花了一千万元,但实际上就是一个python数据收集、简单处理和展示Dashboard,和网页经常弹出的广告没有特别大的区别。比如,所谓生物医药产业招商信息更新,实际上就是爬取专利、临床的信息更新,这样就可以给招商人员更新,说这些企业最近有了新进展,去盯着。就是这样一个系统花了1000万,稍微有点IT基础的人都知道有大问题。

仅仅这一个系统,G拿了690万的回扣。

该房企的审计居然没查,异常神奇。

简单两个操作,G轻松进账近1300万。

同样是上述以产业地产著称的该房企。

该房企产业发展集团影视行业中心负责人L女,加入该房企之前,曾经在迪士尼和NBA中国工作过(也成为自己后来吹嘘的资本),两段工作都是因为睡上司,粗暴对待下属,被举报,然后被离职。

因为名声在文娱和体育圈太差,遂自己开公司创业,主业主要是从事带中国土豪前往美国参观的搭桥类生意。在某次机缘巧合下,被引荐给该房企的王老板,陪同其团队参观好莱坞。

2014年,王老板以100万美金的年薪将L女聘入该房企(L女之前的最高年薪不足200万人民币),作为产业招商总,负责该房企的文化创意产业招商。

作为招商总,权力并不大,但L女却很能捞财,频频向团队经费、招商奖金、年终奖等地方下手。

1、团队经费。整个招商团队的出差、宴请经费每个月大约有20万,但是这20万基本都花在了L女自己身上,团队成员招商宴请没有预算,便寄希望于客户入园区后的奖金。到了每月要报销的时候,运营要到处找发票填补。

2、招商奖金。该房企产发集团的招商奖金,根据被招企业投资额的一定比例返还给招商人员。其他团队基本是20%交团队总,发给支持的运营、研发人员。L女直接截留50%,而且支持团队基本没见到钱。

3、 年终奖金。2018年该房企现金流断了,王老板对年终奖的总体原则是打对折。L女见自己的年终奖受损失,于是,把级别高、应发奖金高的团队成员年终奖归零,拿出一小部分给了级别低的几个运营人员和常青藤,其他都揣入自己口袋(近400万)。

并和集团人力沆瀣一气,企图用这种方式,以N+1代替年终奖,实现所谓的降本增效。L女在团队里面的自己人,在离职后找前同事吃饭时,亲口承认当时受L女指使,黑了同事的奖金,然后拿了L女的封口费走人。

此外,产发集团几个总经理、副总经理级的人员年终奖归零,然后就这样拿赔偿金代替年终奖走人。

此前几年,L女也是用这种方式,通过给人力钱的方式,克扣团队成员年终奖,放入自己的口袋。

4、园区招商贪腐。L女负责的大厂影视园,里面办公楼六成以上空置。几个值钱的影棚也低价出租给几个业内没什么名气的导演公司。很多租出去空间的免租期长达五年,一句对方条件我谈不下来就完事了。

L女仗着自己是王老板高薪挖来的,该房企的审计不怎么敢使劲查她。但是L女下面的园区管理团队,因为收受园区企业的贿赂,被审计查出来,开除。L女以一句管理不善撇干净关联和责任。

L女在该房企捞得近千万,果然是好笑、幸福的房企。

龙头房企,粤系,经历2次股权之争的WK。

南通公司总经理Z,原是南京公司副总,好喝酒,热衷夜生活。

调任南通总经理后,更加肆无忌惮,常常聚众喝酒(一周从未少于三次),强行要求员工陪喝酒。后来演变成晚上唱歌喝酒,上午睡觉,下午开始上班的常态作息。以至于在他的影响下,公司其他管理人员上午很少有正常来上班的。

总办主任ZP,总经理Z的跟班小弟,和Z一个德性。出身猎头,在复星干过,起初是招到上海区域做招聘,后来借调至南通,待了两个月乐不思蜀,就演了一出戏留了下来,做了总办主任。

此后的工作:上午十二点来公司吃午饭,下午躲厕所玩王者荣耀,抽烟醒酒,晚上饭局,赌局,陪总经理Z玩到凌晨三四点。

ZP常利用总办主任的身份强行,要求女员工深夜(十点半、十一点半、十二点等等)去陪酒陪唱,并以开除作为威胁(有众多的聊天截图为证),完全没有一个人的底线和操守。数十名女员工深受其害,其中不乏刚刚毕业的97-98年的小姑娘,初入职场就遇到这种人渣,实属不幸。

ZP好赌,利用总办主任的身份暗示下属输钱给他,变相敛财。夜生活太丰富,一人用完了部门整年的经费。同时作为总办主任,在公司内拉帮结派,搞小团体互相斗争,先后赶走了多位老员工,把原本充满情怀的公司搞得乌烟瘴气,声色犬马。

总经理Z和总办主任ZP,违规贪腐1700余万。如采购劣质材料,以次充好,赚取差价,分赃获利600余万,导致房屋承重墙未通过检测,又被砸掉重做。对供应商吃拿卡要,获取回扣480余万。对合作方索要回扣,获利240余万等等。

房地产行业的黄埔军校,在南通居然快变成了这等模样,生活作风腐化、职场道德败坏、经济贪腐的黄埔军校?

着实可悲。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