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那些难以启齿的致富经⑩

这篇,是之前失联的文章整合后重发。


龙头房企,粤系:鸟厂

之前的文章,曾说过,会深扒鸟厂山东区域,毕竟山东区域营销负责人这条线实在太明显太好用了。

山东区域现任济南西城市总经理H,和济南西人力副总L,狼狈为奸。每逢中秋年底等节日,收受各个项目总红包礼卡等贿赂,各项目的员工在他们车上塞满各种礼盒礼品。

鸟厂如今在优化裁员,济南西城市则优先裁走那些没送礼舞弊的员工,利用人才优化的时机,打压撵走自己看不上的人员。有个储备项目总ZJ,2017年进公司至今,一直在济南西无所事事,整天游手好闲,就算这样,也没被优化,每次考核还能拿到A,后来平阴项目总离职,ZJ去候补了此职位。

济南西商河项目项目总K,自2018年7月项目落地开始,所有的分包单位,全部拉自己以前的关联公司,土方这样的大工程,在前期跟踪项目阶段就与当地土方单位达成共识,拉高报价,坐地起价,土方价格比周边各地市高出一大截(每立方高出十几块,获利290万),还有总包单位,桩基,降水等其他各分包,甚至地勘,围挡这种小单位都不放过。

如平阴项目,土方开挖外运15.2万m³,单价25元/m³;石开挖外运15.2万m³,单价60元/m³;室外土方回填13.65万m³,单价20元/m³等等;商河项目,土方开挖外运30万m³,开挖外运单价37元/m³等等。

解释原因为:济南商河项目外运价格较高,因当地政府保护,当地车辆行程垄断等。

而商河项目还有一条充盈系数高达1.3,高于常规。该项目也做了解释。

K在商河项目,总计获利近千万。

2014年6月,鸟厂的Y主席为了安慰大价钱请来的现如今总裁M总,把功勋卓著同时过于高调的侄子(营销中心总经理)Y总拿下。

接任Y总的,是二小姐(女首富)丈夫的同学——清华博士C总(内部称为C博士),C总原是Y主席的助理,兼粤闽区域总裁。

后Y总辞职,这是鸟厂内部比较动荡的一段时间。

C博士开始少懂营销,营销体系又缺少自己人,所以开展了助理系的培植。第一任助理原鲁东区域营销总X,因业绩原因连降三级至营销经理。

X通过关系,成为C博士第一任助理,4-5个月后发到东北区域,恢复区域营销总岗位,X又给C博士推荐了一位人士。

现山东区域大区营销总、区域副总裁J先生,东北人,85后副总裁。2016年以前在东北区域某项目任营销经理,由于X的推荐,J先生的人生发迹时刻由此来临。

J先生在关系运作方面有过人之处,又与鸟厂主席的女婿有一定的根脉(该女婿东北人,公公官至厅级,如今在鸟厂任要职)。

同样3-4个月后,J先生下到山东(2016年初),由一个营销经理,经过3-4个月直接升任区域营销总。

当年,J先生通过渠道公司、广告公司等捞金580余万。2017年,J先生通过分销包销等渠道公司、广告公司、活动公司、内部销控房源等方式,获利约1040万。

山东区域人力负责人,因知悉了J先生当年贪污的部分金额。J先生找到该负责人面谈:房贷压力大、家里需要用钱、跟投也要钱,这事你不知道就罢了,你知道了,那你就得走,集团那边就算你告,也告不下来。

2018年,J先生在业绩很差的情况下,升任大区总,上任后就干掉了一直和自己不合的鲁东区域营销总,并以疑是贪污问题将营销总送去配合审计调查。

 J先生只用自己人,在山东境内7个小区域,火箭般提拔了一批区域营销总和策划总,由此,J先生完成了山东大一统,此后,从营销到策划到投拓等,油水最少必须上缴35%给J。

2018年,J先生获利5100万,2019年过去9个月(证据截止8月初),J获利3300万。

2016年-2019年8月,J违规获利580万+1040万+5100万+3300万,已完成一个小目标。

如今的鸟厂,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早期的元老勋贵们的余荫下,不专业不作为却身居要职、领空饷的闲人,太多了。

闽系房企:汰渍成河,简称汰河

集团招聘负责人、集团总裁助理C先生,已婚,两个孩子,一个情人Y。C先生早年在WD做招聘,职位是主任公,后来跳槽到HN能源做招聘,因为从猎头公司拿回扣而被开除的(资料齐全),如今到了该公司。

毫不客气地说,C先生是汰河招聘腐败及乱象的罪魁祸首,C先生在工作上,并不向集团人力总B总汇报,而是向集团董事长直接汇报。

利用董事长对职业经理人的“防备意识”,在集团内给很多岗位找B角(汰河的同岗AB角是行业一大特色),借此大肆做汰河的生意,捞了一堆的猎头费揣进自己腰包(每一笔走账记录都有,数千万,现金记录不多,仅83万)

C先生通过情人Y注册了一个猎头公司。

招聘负责人品行如此,招进的人能好到哪里去,大多忙着捞钱、争权,能踏踏实实做事的人,寥寥无几。天机Sir还是觉得,老一批的S总(去了粤系房企某光)、Z总(去了福州本土房企D东海任总裁)等人,有才干又踏实,那时的汰河,是一家优质房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