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圈二三事⑧

地产圈二三事⑧昨天的文章发出后,L坐不住了,委托公关公司来公关,公关不了,在15:44分就动用公司公器,开始辟谣。既然首席财务官这么不服气,天机们会考虑要不要给他写专篇(料太多,而且公告的时间谐音是:要我试试)。

地产圈二三事⑧

公关纪录小部分截图(这个公关公司还是很专业的,天机遇到的最专业的公关公司了,职业精神和专业能力都很强)。

现在信息监管越来越严,对民企内审反腐越来越不利,但对天机们,不存在这个问题和障碍。

十强房企LD集团,南昌的副总经理L

吃拿卡要成性,连开的车都是供应商的,每天声色犬马,每次到最后都是打电话让供应商或总包来买单,好色成性,不仅夜总会当家,对公司的小女生也不放过,曾有个女实习生被搞大肚子,最后把人家开掉了一分钱都没给,所管理的项目高配低佣,强制性拿回扣。总计贪腐8200余万。

酒后经常吹嘘自己曾盖过大桥,拿过博士,以自己的资历做集团总,都随手拈来。经常吹嘘自己黑白两道通吃,谁不服气就干掉谁。甚至威胁自己的同事。某次夜总会喝多了,说:老子从来不缺女人和兄弟,只要有钱和权,都他妈要听我的。

L还和营销私下,以老带新的形式赚差价,新开盘的XN中心,蓄客效果很好,L私底下让人带话给营销负责人,让对方悠着卖。然后报批大量特价房源,让指定的人去认购内部销控,但不签约,之后转卖。

而且对实习生动手动脚,强迫新人陪酒,而且动手动脚。美其名曰:酒量代表工作量。喝多了要去搂实习生,被拒后扬言:不懂事,不知道陪好了领导才有出路吗?拉帮结派,不喊哲哥的,都是不给面子的,不给面子的迟早会被干掉。喜欢自称自己社会上关系复杂,但自己很安全,因为自己的老大,有事小弟上,查不到他。

匪气颇重,匪性难改。现在扫黑除恶,哲哥,您老要悠着点。

这两年屡上热搜的WD,董事长在富豪排行榜上大幅下滑的那家。

现任首席信息官Z,2010年入职。多年来把持和操纵重大项目招投标,典型的比如WD广场客流计数系统,就是能做到同等技术规格产品集采价高于市场价40%甚至更多。

不仅如此,还让自己可控的供应商几乎独家承接,而公司每年仅此一项的集采金额都上亿。

有供应商不服向审计举报,结果不但举报未果,自己反倒被拉进黑名单,众供应商顿时都明白了,WD的客流技术系统是不能染指的。

Z首席的手腕高明之处在于,事后把当初自己手下经办项目知道内情的人慢慢都开掉,事后想查也无对证。如法炮制,之后又操作了WD广场WIFI部署等项目,同样,每年集采金额都是数千万。

Z首席也不吃独食,百万级别项目对下属就睁一眼闭一眼。

如现任研发二部总经理L,不光爱钱,更爱女人,利用职权睡供应商女销售,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今年6月,跟供应商女销售在北京古北水镇开房连住四晚,虽被其他供应商举报至审计,但由于未查实受贿,还是被朱暂时保了下来。

随着WD集团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董事长指示人力开始新一轮裁员瘦身,Z首席第一时间舍弃集团副总裁的职位,为自己活动出一个商管集团副总裁的职位,同时还兼管信息中心,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RS,起家于廊坊,去年靠拼凑数字,终于冲进千亿。

RS的人力总裁是B姨。与老板关系微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B姨执掌公司人事达十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董事长也曾认识到问题,并和B姨发生过冲突,B姨曾两次出走离开公司,公司内部高管都通知变动了,但是3个月后竟然能微笑回归,众人觉得匪夷所思。

其实没什么,董事长有小辫子被B姨攥到手里了。

B姨是跟投的吹鼓手,但她发现制度确实有问题了,自己在徐州A7项目中都不交钱,却没看见扣她的工资。

RS在职业经理人圈子里口碑差,最重要原因是不尊重契约。挖人的时候说好的收入和职位到入了职,才会发现年薪变成了年总收入,税后变成了税前,副总裁变成了中心总。

更下作的是,第二年经理人的收入就变成了并轨。由谈判工资变成了他们自己定的市场标准。当然,这个市场标准是B姨说的市场标准。

职位可能入职的时候是部门负责人,叫经理。第二年会发现头上又出了一个高级经理的名称,做到了活不少,职责不少,但是级别却低了。人为降低了公司经理人的市场价值。

而B姨的亲信却快速升职。一个亲信,不但能从辞职状态变为请一年事假,(公司规定这种情况必须辞职的),从新上班后两年从主管升到了二级集团副总经理。B姨的亲侄女,三年不到,升到了广州区域人力行政总。

RS的人力很封闭,B姨和L姨掌握了招聘大权。进谁她俩说了算。所以,猎头不听他们的,不上供,根本结不了费用。

如果上供好了,猎头公司举荐的人出了事故,比如杭州区域总经理Z(被举报索贿,被开除了,吃相太难看。去年入职,杭州区域一直没项目。今年上半年项目落地,就开始问各种合作商要回扣。10万的单子都要十分之一)这个事,费用早就给了。在其他公司,是要退费的,在RS没人敢提。

RS看着好像和很多猎头公司都有业务关系,其实关键合作的只有三家。

B姨和L姨控制。但是,这三家也不能一直太显眼。去年,她们找了一个叫伟哥的人到公司做B姨的助理,专管招聘。

伟哥是青岛的,以前也是做猎头。用别人的名字注册了一个公司,凡事是有猎头费的其他公司,都必须和这个公司合作业务。

一家千亿房企,真正的老板居然是人力总,可把B姨牛掰坏了,叉腰歇一会,稍稍休息后再指点江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