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二代的非典型性上位

地产二代的非典型性上位

自己的孙子被绑架,面临生命威胁,他只是淡淡地说:一个小男孩不值得那么高的价钱。
 
1
 
电影《金钱世界》里, 世界首富保罗·盖蒂的孙子被黑帮绑了。黑帮管孩子的老妈要1700万美元赎金,孩子妈和孩子爸已经离婚,自己拿不出这笔巨款,为了救孩子,只能求助孩子他爸一家。
 
孩子爸爸的爸爸保罗是石油大亨、世界首富,他拿出1700万比内幕君拿7块钱买捆白菜还轻松。用白菜钱救亲孙子一命,按理说符合社会性价值观,这钱掏得值,没毛病。
 
可是贼有钱的保罗不这么想。
 
他觉得1700万救孙子一命太贵了,还不如一幅名画值得。要不到钱的绑匪很生气,割下孩子一个耳朵寄给他们。
 
一定有人会说,这是电影,现实不可能这么演的嘛。
 
然鹅,它恰恰是根据真实的豪门绑架案改编。
 
金币堆起来的上层世界,亲情就像小婴儿穿透气纸尿裤,那是一种超薄体验。
 
无情最是帝王家。看看历史长河里,埋藏着多少皇家子弟为争权爆发的流血冲突。金钱至上主义和权力至上主义差不多,有利则无情。
 
夺权或者夺钱是富贵人家亘古不变的游戏。
 
前几天一代赌王谢幕,台前的帘幕刚刚合上,台后暗流便加速涌动。
狗剩说,怪不得他刷微博时,一会看见“赌王独宠何超琼”,一会看见“赌王最宠幼女何超欣”,不一会又见人说“最宠四太梁安琪”。
 
问题来了,赌王最宠的女人是谁?
 
这让平日风流倜傥、家里有个皮革厂可以继承的狗剩很是感慨:还是一夫一妻制和计划生育好。
 
狗剩说,“就像王思聪这样,根本没有竞争对手”。
 
只要他想,老王的权杖迟早交到他手上。
 
 
2
 
我跟狗剩说,从投资角度看,老王的风险挺高,所有的鸡蛋都放到了同一个篮子。
 
看看人家朱孟依,得益于南方计划生育抓得不严,生它三个孩子,接班人的选择余地大多了。
 
最近,合生花180亿拿北京三块地,把京城3.5环的分钟寺包圆了。大家都说,朱桔榕这朵接班的当家后浪终于猛烈翻涌。
 
狗剩习惯性不服,他说:这不叫当家,叫当影子。财政权和大事决策权牢牢握在朱老农手里。
 
我说你们有钱人的世界真复杂,交个班搞得跟皇帝传位似的,恋恋不舍。
 
狗剩表示,像朱桔榕这样有两个哥哥还能“替父出征”,执掌“珠江系”最重要的地产平台,属于非典型性上位。
 
内幕君随手查了下合生创展的股东列表发现,老朱是第一大股东,朱桔榕她哥朱一航是第二股东。
 
后浪在前、前浪在后,除了老朱家“影子当家”之外,地产江湖还有另外两种非典型性上位:
 
一种是“临危顶替”,后浪在外面,前浪在里面;
另一种是“双兔并行”,后浪在左面,前浪在右面。 
去年7月王振华被捕,王晓松火速上位接管“新城”,儿子在外头收拾残局,老子在里头追忆往昔。
 
有人说,是老子坑了儿子,有说是儿子坑了老子。对于后者,狗剩说,能够让父子阋墙的情况无外乎:
儿子的爱情老子不同意,或者老子的爱情儿子不同意。
 
早在2016年,小王就当过一回“消防员”。当时老王被常州武进纪委调查,那段时间小王被推到台前“救火”。
 
匪夷所思的是,同年10月,小王给新城董事会留下一封信,潇洒辞职。他给出辞职理由:
 
我会追求自己的梦想,也将体验不一样的人生之旅。
 
信中,小王表示这是和董事长充分沟通后做出的慎重决定,字里行间读起来一团和气。
 
几个月后的新城年度业绩会上,老王解释说“儿子深造去了”,同时表示自己再干十年没问题。
 
但不到两年,小王就回来了,带着一对龙凤胎。
 
“王振华案”发生后,有媒体去挖老王家史时发现,小王当初辞职是因为“爱上了一个离婚的女同学”。老王不同意,于是小王为爱走天涯,父子最终心生间隙。
 
对地产豪门家史了如指掌的狗剩呵呵一笑,吟诗一句:犹记纸醉金迷时, 秦淮河水尽胭脂。
 
“深造”归来的小王,背后从此站着两个有主见的女人:他老妈和他儿子的老妈。
 
他儿子的老妈来自基层,很懂得拿捏人性。
 
涉嫌“猥亵”幼童的老王则被传有多个情人,比如某电视台主播以及隔壁村妇。
 
不出意料的话,老王的案子最近将开庭审理。
 
从“再干十年没问题”的老王身上,狗剩说自己吸取到一个教训:做人不能把话说得太满。
 
除非他能做个好人。
 
 
3
 
老王进去、小王上位,这是地产后浪的另一种非典型性接班。
 
还有一种是“双兔并行”,局面更加扑朔迷离。
 
5月20日,中年狗剩学年轻人出门约会的那天,一家小房企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
 
700多页招股书里,“智慧”两个字出现140次,他们想跟投资人讲一个关于“智慧人居”的故事。
 
这家销售额百亿左右的房企叫实地,老板是张量,他爹是富力创始人之一张力。
 
从表面看,富力和实地,张力和张量,似乎是两条平行线,老子搞老子的,儿子搞儿子的。往表里看,暗中关联千丝万缕。狗剩举了两个小例子:
 
老张替小张的78亿银行借款提供了担保。
富力的实控公司是实地的大客户,一挥手能贡献几个小目标的营收。
坊间传闻,老张解决实地的事比解决富力的还上心。
 
张力说过“张量不会接班富力”,也对,毕竟李思廉很可能不同意。
 
地产江湖里,不少房企兜着一颗科技企业的心。
 
内幕君印象中,至少有三家房企说过要做“地产界的苹果”,实地是其中一家。所以前些年,张量招来“百度太子”李明远,想用互联网思维撬动地产行业。
 
30岁就干到百度副总裁的“太子李”生性孤傲,实地高管开会时,经常一堆人围着拍张量马屁,张老板聊个表,大家跟着能夸半天。
 
有一回,太子李在朋友圈写到:脚踏实地地讨论、做事,务实不务虚。
 
次日一早,张量请他去办公司喝茶,开门见山问他什么意思。两个年轻人当场干仗,言辞交锋激烈,句句直戳对方痛点。当天中午,双方就解约了。
 
狗剩说过:
 
他最讨厌别人说他拼爹,所以迟迟没去他爹的皮革厂。
 
不到一年,被寄予厚望的李明远出局,此后的2018年至今,张量先启用原金辉地产总裁马力强,后又换上碧桂园来的刘森峰。
 
大概“京城四少”都偏好新事物,王思聪喜欢换女朋友,张量喜欢换总裁。
 
实地此次闯关IPO,明面上的压力不少,比如收入增速放缓、短期偿债压力大。
 
《北京商报》发现,实地700多页招股书里,竟然没有提及规模,而是以商业机构的排名做背书。
 
亿翰智库数据显示,实地地产继2月单月同环比增速行业第一后,3月延续高增长状态,同比增长125%,1-3月销售额68.5亿,居行业第47位。 
中指院发布的《1-4月中国房企销售TOP100》榜单上,实地2020年前4个月销售超额达93.3亿元。
 
另有克而瑞数据显示,2019年实地的全口径销售额为119.6亿。
 
换句话说,实地的业绩不受疫情影响逆势狂飙,今年4个月卖出去年业绩的78%。辛辛苦苦换着花样卖房的富力应该很羡慕。
 
长江后浪推前浪,老张要向小张取取经。
 
 
4
 
豪门的高墙内,不管是何种形式的上位,后浪都拥有更多选择。
 
同样,他们的欲望也将变得无止境。
 
狗剩说,朱桔榕原来是个文青,后来理想主义,现在是现实主义。小王忙着用一代新人换旧人,建设自己的乌托邦。
 
电影《金钱世界》里有这样一个对话:
 
你需要拥有多少才有安全感?
 
答案是,更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