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门阀崛起:中国未来的巨大隐患

但在全国各地游历,与各地有识之士沟通时,都常常听到这个话题,感觉这件事已经到了必须要拿出来讲的地步,如果再不面对,后面失控时可能产生更大的问题。 

中国在改革开放后,民间财富迅速积累,使中国地方上出现了一批先富起来的人。 

这批新兴的富人阶层,现在还只传到第二代,但相互间开始通婚、结盟,掌控部分基层的经济与政治命脉。 

第三代已经出生,一般已经在上小学了。 

他们掌控的主要是当地的房地产、金融、矿产、公共事业等几大领域,一般从事来钱快、技术含量较低、易垄断的行业,一是因为这些门阀本身学识不够,二是参与高科技类产业回收期太漫长,他们看不上。

地方上的科技产业一般不是他们在做,都是外地企业家在经营。 

当地会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排斥外来人口进入这些领域。 

他们会共同修筑护城河,将地方经济利益砌在河内。 

同时家族里会有人陆续进入政治系统,成为地方上的重要政商节点式人物。 

如果在地方上政治级别越高,家里原先也有经济实力,就逐渐形成本地新的门阀。 

这波新富阶层会紧密联系在一起,形成一个内循环系统。 

我在全国好几个镇、好几个县城,都听到当地人跟我介绍,这里有几大家族,分别姓什么,做什么生意,在这里,“没有他们搞不定的事”。 

几个大家族共治某地,通常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为了加强对地方经济命脉的控制,有时候门阀会尽量想办法影响当地部分任命。 

如果县里搞不定,就从市里搞定,如果市里搞不定,就从省里想办法…… 

各地通常有句话:铁打的XXX,流水的XX班子。 

当地的门阀系统,靠方言、血缘、婚姻、同学等织成利益链,又靠酒桌、会所、资源交换作为润滑剂,做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一般门阀的第一代小部分可能会有些灰色历史,但从第二代开始,都是合理合法的营生,所以财富聚拢过程更难以阻止。

财富的雪球正越滚越大,使普通人在县镇基层可上升的空间越来越小。 

其实地方门阀他们自己也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会有什么影响,但经济规律是不受控制的。 

中国有些镇、县是非常富裕的,能从当地经济利益中切下一小块蛋糕都是以多少亿来计算。 

我们都知道万物都是二八法则,一个富裕的镇、县、市,财富总是会不由自主被少部分人掌握,这是经济规律,不能说是某个人就一定贪得无厌,所以我们要知道,地方门阀的形成,主要还是经济规律造成的,我们也不应该急着对地方门阀喊打喊杀。 

因为人总是缺少安全感,赚到一亿,总想再赚十亿,垄断了KTV,就忍不住再垄断沐足城。 

得陇望蜀是人的本性,这些都是不受控制的,换谁都一样。 

不管将我们的社会推倒重建多少次,财富重新分配多少次,门阀都会重新站起来,社会要有活力,就必须财富流动,你要让财富流动,就一定发生二八法则。 

重要的是,要给门阀的发展划一条红线,尽量不要越过这条线,要想办法控制经济规律,使门阀占本地的经济占比,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 

中国现在是改开四十多年,各地门阀的现象,还没有到达十分严重的地步。 

根据我在全国各地的观察,也不是所有地方都有门阀,现在只是在部分地方开始显现,占比还不太高,我估计再过三四十年,地方门阀才会大量掌控地方。 

不过那时候再处理这种情况,就十分棘手了,这时候财富不再流动,社会阶层固化,富人的孩子就一代代是富人,穷人的孩子就一代代是穷人。

而且会富人极少,穷人极多。 

这种循环在中国历史上反复出现过,只要社会财富不增长,普通人能收获的经济利益越少,地方门阀就会成为民众泄愤的对象,引发新一轮的社会革命。 

连美国这么强大的帝国财富不增长时,各种矛盾都开始如火如茶的爆炸,本质上是财富无法进行适当分配造成的。 

所以我们要尽量在事物萌芽阶段,就开始治理,要对地方经济进行有效的疏导。 

我们要防止政商旋转门的出现,不要让地方上的富豪阶层,包括其子女亲戚,轻易从公司进入政府。 

也要防止富豪阶层接管地方政治权力,出现地方富豪代理人这种情况。 

我们要控制的是门阀不要越界,要让其在政治上不敢越雷池,在地方经济上懂得控制扩张。 

建立分寸,做好财富的多次分配,既是保护普通人,也是保护地方门阀本身。

地方门阀的崛起,是新中国改革开放后新生的社会问题,是财富增长后的正常会发生的情况,这个问题比元宇宙什么的要现实得多。

但愿我的担忧是多余的,我只是希望历史不要一代代重复。

只是希望能从根源着手,尝试将社会建设得更好。

毕竟,我们要建立的,是一个共同富裕的国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