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政府与小政府的根源


距离3月6日的《大政府与小政府》已经过去50天了,这篇文章迄今阅读量不高,但它十分重要,已经成为自己摸索国际政治思路的一个重要元素,我自己也希望能将这个系统想得更深一些,更透彻一些,期待在未来完成一个完整的世界观,以备剖析各个政体的思维习惯和行为分式,最近疫情在全球日益严重,两套政府班子出现了各种光怪陆离的治疫现象,这些事件迫使我又想通了一些东西,因此想再谈一谈大政府与小政府,这两套当今世界各国水火不融但又永远同行的政治体系。
 
首先想明白的第一件事,是为什么欧美走向了小政府的道路,而我国走向了大政府的道路。
 
翻阅整个欧洲的大历史,会发现欧洲历史上只出现过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查理曼帝国三个疆域辽阔的大帝国(神圣罗马帝国的面积较小,俄罗斯帝国不能算在欧洲,他们是单独成一个系统的,而且他们也没有统治过西欧这块最重要的地方),欧洲历史上只有这三个帝国跟历史上中华帝国的面积相近,其中亚历山大帝国只活了13年,查理曼帝国只活了不到50年,这些大帝国死得太快,没有对欧洲进行过软件上的整合,文化与官僚体系没有完成过统一,可以忽略不计,当中最重要的罗马帝国。
 
罗马帝国也不像中华帝国这样高度中央集权,他是一个个军团和殖民总督向罗马效忠维持的,是一个松散的政治体,分布在各地的总督和军团长实际上是土皇帝,罗马后期招不到纯正罗马人来当兵后,野蛮人跟本地人加入了军队,这些军人只认土皇帝不认中央政府,谁给钱就效忠谁,没有民族认同感,罗马中央这时候不能限制各地军阀,军阀之间互相殴打,搞出三世纪危机,还威胁中央,要抢中央的皇帝称号,乱世出英雄,奴隶之子戴克里先从军队底层开始干,一路摆平危机,杀到罗马皇帝的位置后(这个过程是极其传奇的),弄出来四帝共治,就是说军阀同志们大家不要抢了,罗马现在内部压力太大,行政成本太高,我们一起分了政治利益吧,能好好说话就别动粗行不行?戴克里先的这套行政体系维持了一段时间,一番内战后,又被一个皇帝取代,但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越来越弱,处于事实上的分裂,直至帝国灭亡。
 
但中国自秦以来,一直是以中央政府控制一个庞大的国家,中间也反复出现过军阀挑战中央的历史事件,比如安史之乱,每次国家都大伤元气,但整体上,还是维持着中央一统的基本盘。
 
而且中国的大一统局面动不动就几百年,中央集权的文化深入人心。
 
从地理上看,欧洲地形非常难统一,东欧有大平原但那边开发较晚,西欧文明发达,但山脉和大河横冲直撞,将西欧割裂成一个个小块,仅有的平原在法国西北、中欧波德、英国南部、匈牙利及罗马尼亚部分地区,在古代战争中,地形影响巨大,就算能打败对方民族,要控制下来并同化对方十分困难,就算到了现代,因为地形的原因以及人权的束缚,全球最强大的美国在阿富汗也打得要死要活,占领二十年也只能撤兵,欧洲割裂的地理环境决定了欧洲是一个小国林立的地方,有些人住在山这边,说一种语言,有些人住在山那边,说另一种语言,欧洲也产生了大量的细分民族和语言系统,各个城邦习惯了高度自治,国王的权力相比中国要低得多。
 
大政府与小政府的根源
西欧地形图
 
没有大平原的西欧,使粮食产量一直上不去,粮食不够,人口就会增长有限,没有足够的人口,就无法支撑巨型战争吞下其他国家,大家谁也吃不下谁,互相干瞪眼。
 
就欧洲这样的地形还能统一一次,可见罗马在军事、行政上确实相当强,我估计罗马能统一这么长时间还有地中海的原因,地中海的存在使交通效率大大提升,中国的秦汉交通当时主要跑陆路,比水路成本高得多,罗马的优势是地中海,中国的优势是大平原。
 
中国的地形分成三个阶梯,中华文明的核心地带一直在第三阶梯以平原为主的区域,中国有华北、东北、关中、长江中下游四大平原,保证了有足够的粮食产出维持一个国家的统一战争,并同化一批人成为汉民族,第三阶梯可以负责产出经济,负责给国家输血,向第二阶梯、第一阶梯逐步扩展。
大政府与小政府的根源
中国也有类似于欧洲的大山阻隔,一旦碰到大山,我们也没有办法,所以历史上的汉唐、宋明等朝,对西藏地区、云南地区、越南地区、蒙古地区并不是时时刻刻握在手心,越南最后还从版图里彻底丢掉了。
 
从地理上说,欧洲的地形决定了他们会产生小国家、多城邦、多民族、多语言的环境,而中国地形容易大一统,所以我们会产生一个大国家、一个人口占绝大多数的主体民族的环境。
 
从气候上来说,中国的温带、亚热带季风气候比较适合种植小麦、水稻这种能养活更多人口的农作物,加上大平原的存在,中国的人口在世界历史上一直处在第一集团,就算发生大战乱人口也会很快恢复,这也决定了我们有足够的人力使一个地区崛起完成统一国土的战争。
 
而西欧地区是温带海洋气候,热量和光照条件不适合种植业,更适合多汁牧草的生长,所以欧洲人特别喜欢晒太阳,中国妹纸走在太阳底下会打伞,那是我们见怪不怪,阳光见多了,不稀罕,欧洲妹纸不会打太阳伞,是因为他们天生缺这玩意,他们又以能晒黑为荣,能晒黑说明这人有钱,常去老远的地方旅游,这是缺什么补什么,但常看到有些蠢货拿中国人打太阳伞来嘲笑自己的民族娇嫩,这些蠢货其实就是知识系统太浅造成的。
 
只有多读书才能拯救一个人的灵魂。
 
在科学技术突破前,没有足够的粮食促进人口增长,西欧人口一直飙不起来,加上没有中国的大平原,以及一波一波的瘟疫消灭人口,西欧就更难完成统一。
 
回首历史,不由得赞叹一声:罗马是真的强,他们的军事行政效率和时间管理效率,一定远远超过了罗志祥先生。
 
另外中国这气候也造成了温度、湿度的季节不均,必须搞大规模人工灌溉,就是得修水利,有的旱有的涝再加上蝗灾,还得常年组织救灾,救灾这种人不能靠商人,商人这时候往往囤积货品卖高价,眼里只有钱,这时候就只能靠政府,大政府就迸了出来,丰年征粮,灾年救荒,大修水利,防控物价什么的。而西欧这边气候决定了燕麦、大麦长得好,大麦可以给人吃也能喂牲口,还能酿啤酒,所以欧洲人打小就喝啤酒,燕麦营养价值高但是产量低,现在大约是200公斤亩产量,小麦则是8001000公斤亩产,燕麦养不活太多人口,种起来不划算,但西欧的好处是农牧混作,人口基数少反而好养活,温带海洋气候相对温和,使水土不容易流失,植被情绪稳定,大河流不像我们黄河动不动发脾气改道,天灾相对较少,遇上小麻烦各个城邦自己动手就能解决,不需要一个中央政府来天天调度,也就不怎么听国王的号令。
 
地理和气候的不同出发点,使欧洲人一开始就选择了小政府,而中国人一开始就选择了大政府。
 
如果我们再把视野拓宽一点,会发现原生国家里,国土面积较小的国家都会是小政府,因为政府要承担的责任要小,国土面积太大的国家,比如俄罗斯、中国、波斯都是大政府,政府一出生就要承担更多的责任,而印度遇到了两种情况,印度南部地形相对北部支离破碎,实际统一古代印度的又只有短暂的孔雀王朝,印度到了现代,因为没有统一过国土,选择了小政府,这也是他们文化的惯性,有些事,是天生就命中注定的。
 
那国土广大的美国为什么是小政府呢?因为美国是欧洲文化的延伸,我以前多篇文章分析过美国的种族结构,美国事实上是被英国人和德国人的后裔统治的国家,带去的当然是西欧文化,所以美国选择了小政府联邦制。
 
如果美国一开始就是印第安人自己努力完成统一的国家,那美国估计也会是实行大政府制度。
 
欧洲人在罗马之后跌入谷底,大航海之后重新发家,工业革命一波流更和地球上其他国家拉开巨大的代差,有了物质基础后,开始摸索适合自己的发展路线,他们的出发点源于小政府,就会沿着这条精神路线前进,在这条道路上,他们手牵手一蹦一跳往前走,慢慢地积累经验值,以古希腊的政治观念为起点,形成了2020年我们今天看到的西方普世价值。
 
这套普世价值的核心论点是以自律、平等、博爱为基础,保证自由、平等、民主、法治、人权等。西方认为他们的普世价值要超越宗教、国家、民族等世俗观念。
 
这套美好的理论是建立在欧美富强的物质基础上的,前期具备不可辩驳的神圣地位,像我这种80后,一般在学校里接受的都是大政府爱国教育,这套教育理论过于纯洁又十分枯燥,执行起来通常无比生硬,难以下咽,就算接受了内心总有股逆反心理,出了社会后刚处于朦胧状态,就会被再教育一次,这次扑面而来的是西方普世价值,打开网络看到各路公知的理论,一套一套的,内心无比震惊,那种感觉就是卧槽原来这世上还有这么牛逼美好的社会理论,加上我们二十岁时刚好处于中国工业革命第一阶段,承接的还是重污染高能耗低生产效率的底层工业链,全国基建也要重新开始铺建,因此社会矛盾剧烈,光是环境污染和拆迁中发生的事情就能让我们高度自我怀疑,因此更对小政府的社会理论心服口服,每次骂政府时都觉得自己义正言辞,那种热血感就像真理站在自己的背后,我为真理赴汤蹈火,死不足惜。
 
但是在经历过社会的毒打,以及中国从2008年后进入第二阶段工业革命,我们突然发现社会矛盾逐渐缓和,普通中国人开始能分享到工业革命的经济成果,而此时欧美国家开始有了衰败之像,这时候我们才开始怀疑原本深信不疑的小政府普世价值理论,并对自己过去莽撞热血的冲动行为产生了反思,但这时候其实我们也还是理不清一个思维逻辑,我们再一次失去了信仰,这世上极度缺乏一个可以说服我们年轻人的完整知识体系,告知我们为什么过去有这套理论的存在,也不知道有什么新的知识体系我们让我们的灵魂更加依赖。
 
其实我就是带着这种疑惑,一直在思考大政府与小政府的两套体系,我非常想搞清楚我们的精神世界到底有什么可以信赖,人总不能浑浑噩噩过完这一生吧?
 
通过挖掘西欧和中国的地理环境和气候因素,我们总算找到了大政府与小政府产生的根源,两套不同的班子其实就是为了更好地适应自己所处的生存环境而产生的,两套班子的起点,只有合不合适,没有高低优劣。
 
但因为首先完成了工业化,欧美人开始用俯视的眼神看待我们,觉得我们可怜又卑微,我们自己也产生了强烈的自卑感,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又落后又粗鄙,中华文化系统从头到脚都有问题,我们的山水画肯定不如人家的油画,我们的琵琶肯定不如人家的小提琴,我们的马球也肯定不如人家的高尔夫。
 
当中国伟大的工业革命渐入佳境之时,我们突然也明白自己的文化体系其实独具一格,我们根本不比洋人差,我们的崛起既没有占领别人的国土做殖民地,也没有屠杀别人的人民卖他们的头皮,我们的双手至少没有沾满血污,而是一分一厘挣下来的,凭什么我们的整套体系就要被他们怀疑?
 
那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让他们可以占领道德的制高点?明明他们自己在这次抗疫之下烂得一塌糊涂,已经发生那么多拔老年人呼吸机,养老院活活饿死老人这种骇人听闻的案例,还能居高临下对中国的抗疫情况指指点点。
 
这个问题的根源,我也是最近才想明白的,在找到大政府与小政府的根源后,我一下子就豁然开朗了。
 
简单点说,这是小政府将自己原本和大政府平行的一套理论,当成了全球通用的进化论在传播的结果。
 
这套理论的论点是,无论全球任何国家、民族,无论他现在处于什么状态,他们在经历无数改革、革命、冲突后,最后一定会进化成欧美的民主体系,一个国家一旦实行这套体系,这个国家的人民便会活在公平公正的社会环境之下,人民幸福平安,国家蒸蒸日上。
 
这是一套完整的进化论,大家听完这套理论后,会在内心深处觉得这套体系是人类最完整最有说服力的,因为欧美的富强珠玉在前,所以他一定是对的,如果我执行得不好,那是我执行有问题。
 
这种洗脑方式跟各路营销大师有得一拼。
 
这样的人一旦精神世界被占领,失去了独立思考能力,就会出现如下结果,什么事情都跟打了鸡血一样要来个定体问:
 
大政府与小政府的根源
姐姐,美国都因疫情死了5万人了?是因为美国不自由民主么?
 
可是实际情况是,大政府与小政府是两套不同的社会进化体系,他们起点不一样,将来要到达的终点也不一样,他们是平行的,而不是大政府会进化成小政府的社会体系。
 
小政府在世界的发展路径具体表现在:古希腊的公民体系—>欧洲各国的联邦体系—>法国人主导的启蒙思想—>今天欧美的普世价值,这套体系更关心个人,更注重私人资本的发展,这套体系现在是世界主流体系。
 
大政府在中国的发展路径具体表现在:古代中国秦代以后的大一统思想—>儒家思想对社会秩序的稳定—>清末以来中国人苦苦追寻新的发展方式—>今天中国的民主集中制。
 
有些事情真的就是天生的,比如俄罗斯,你一人一票,最后选出来的还是强权人物,俄罗斯独特的地理和气候原因命中注定了他们会产生大政府主义,结果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给忽悠瘸了,全用西方那一套行不行?全盘小政府化行不行?不行,西方根本不把他当自己人,到今天还在往死里搞俄罗斯,一天不制裁都睡不好。
 
罗马之后,西欧的法国、中欧的哈布斯堡王朝都曾经有希望一统欧洲大陆,但因为天生的地理和气候条件,使他们的人口增长到一定程度就会下降,没有基础物质条件,没有人力,国家不可能有实力去翻山越岭推平其他政权,因此他们最终还是成为一个个相对较小的国家,产生的还是小政府的管理模式。
 
中国的地理位置,足够多的平原,使我们几千年来习惯了国家一定是辽阔的、统一的,河北人跟湖南人一定生活在同一个国家,而不是两个不同的政权,谁要是在乱世中统一了河北而不眼馋远方的湖南,我们都要往地上吐一口痰,骂他是孬种,没出息。
 
庞大的人口、辽阔的国土、复杂的气候使中国从古自今只能在大政府这条管理模式上继续向前突进,中国如果选择了小政府的路线,我们的身体一定会产生排它反应,很容易消化不良。
 
在小政府思想当道的今天,但凡觉得大政府正确的人,会遭到劈头盖脸的谩骂,小政府的支持者有一套完整的逻辑,但最大的核心点就是“所有政府一定会进化到今天类似于英美的模式”,他们依据于这套进化论俯视众生,如果哪个政府没有朝着英美的方向前进,那这个政府必定是黑暗的政府,在这个政府的统治下生活的国民,只要说一句爱国,那就是有原罪的,一定要先扣一顶民族主义的帽子。
 
其实从人类最早的文明古巴比伦算起,到现在大约有6000年文明史,每一处文明都会根据自己所在的出生地适应生长出一套管理体系,这些体系本身没有高低,只有合不适合,有些地区的人因为生产力发展得快一点,便要全盘否定别人的文化,成天喊打喊杀,这些人都是脑子进过水的。
 
从西欧诞生的小政府主义,好比是燕麦,而在中国发展的大政府主义,好比是小麦。燕麦有营养,但是产量低,养活不了那么多人;而小麦产量高,营养略低,但它让这么多人吃得饱。
 
老天让不同地区的人适应了不同的食物,你非要让别人吃不习惯的东西,别人吃一口还能忍,强行喂食,别人会动手打你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