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政府与小政府

 

最近阅读了大量关于苏联、北高丽、芬兰的历史资料,联系到现在的疫情和世界各国的应对,颇有些感触,便将思路整理成文。

 

北高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跟他在西方世界眼里的“苏联余孽”有很大关系,当年苏联势力控制着周边的东欧、中亚、外蒙古、北高丽,大家协同一致,经济军事上互为一体,跟下图蓝色美国势力角逐天下第一。

 

大政府与小政府
 
军事上,美国和苏联隔得远,就在西欧布置了大量中近程导弹对着苏联乌拉尔工业区要害,苏联在1957年才发明洲际导弹,实际量产开支又大,威胁不到美国本土,前期很吃亏,最后逼着在离美国本土近的地方搞了出古巴导弹危机,再闹就真的要核战了,双方最终只能各退一步,美国撤掉土耳其、意大利的导弹,苏联则不在古巴搞事。
 
经济上,因为西方世界对社会主义国家搞封锁,大家不做生意,苏联就只能搞了个经济互助委员会,这个经互会前期主要管贸易,后面连各个国家的生产一起管—“每个国家首先要全力发展国民经济主导部门的社会主义工业,保证优先发展生产资料的生产”
 
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哪个国家生产什么由经互会决定,提高效率,统一标准,快步前进。
 
经互会管理的内容主要集中在机器制造、化工、电子这三块,比如机器制造,经互会就规定保加利亚生产电机、马达和电子设备,波兰制造船舶和建筑机器,罗马尼亚生产石油采掘设备和机车,捷克斯洛伐克生产冶金和化学设备、小汽车、核电站设备,苏联以航空工业和机电产品为主。
 
这种协同发展的经济思路效率特别高,保加利亚从1950年代到1970年代短短二十年时间,工业生产值增长了22倍,罗马尼亚增长了30倍,但在执行经互会的过程中,苏联还是留了一手,将所有重要的好项目留给自己,差的项目交给东欧和北高丽去做,比如,苏联制造电子计算机与小汽车的主要部件,而其所需的零配件让波兰负责生产,再由苏联装配为成品,然后向波兰出口。匈牙利盛产铝土,但苏联不准匈牙利发展炼铝工业,而是低价收购铝土,再向匈牙利供应铝锭。(此段资料来自张志渊、张俺元博士论文)
 
对于民主德国这样原本就有一定工业能力的地区,在产业链上可能是吃了点亏,他们放弃了传统飞机、拖拉机产业,被迫接受了苏联指定的其它制造业,但像北高丽这样的纯原始农业国,简直是占尽便宜,国家工业实力蹭蹭蹭蹭地向上走,1970年代混到和日本并称“东北亚工业双雄”,国家富到免费教育、医疗,还给每家每户分配房子,比当时尚处贫困的中国人生活质量高多了。
 
大政府与小政府
 
苏联把最好的重工业集中到自己手里,看起来一时很爽,但也留下了非常大的隐患。
 
苏联解体前,我们会常看到这样的报道,在中苏边境,因为连热水瓶都没有,苏联人急红了眼,跟边境上的中国民众换产品,苏联人手里有的是摩托车、坦克这种东西,中国人有的是热水瓶,苏联人便开着摩托车,快到边境时赶紧跳车,车哧溜划过边境线到了中国,中国人收到摩托车,便将热水瓶也扔过边境线给苏联人。
 
拿摩托车换热水瓶肯定是亏本买卖,但苏联经济结构不合理,没有这玩意,摩托车又不能吃,双方各取所需。
 
那苏联经济结构为什么不合理呢?我在读苏联史料才发现,就是这个经互会搞出来的结果,苏联人将最好的工业,比如造潜艇造卫星留给自己,轻工业则交给了东欧国家和北高丽,觉得这些轻工业不值钱,不玩了,结果后来东欧国家被欧美一锅端策反了,苏联就傻了,连热水瓶都生产不出来,老百姓生活就过得十分艰苦。
 
大家还记得苏联时期他们生产的洗衣机、冰箱什么的,都是傻大黑粗吗?就是样子极丑陋,能用就行,为什么苏联人搞出这么奇怪的东西,而同时期日本造出来的冰箱洗衣机明显要好看很多?这也跟经互会有关系,因为经互会规定了哪个国家造什么,社会主义大家庭抱团内部互相交换产品,比如我罗马尼亚就规定了只造冰箱,其它国家就不能造,垄断生产就造成了没有追求,罗马尼亚人就马马虎虎造一台冰箱出来,交给其它国家凑合能用就行,经互会的另一个缺点就在这里,民用产品质量都很差,包括东欧各国生产给苏联的轻工产品,质量也惨不忍睹。
 
苏联人想想这东西虽差,毕竟是亲生的,算了忍忍就过去了。
 
你们看,所有事物只要一深究,一定都有其经济学原理在。
 
苏联这套什么都管的政府行为,我们叫“大政府”,北高丽现在还是个典型的大政府,他们连国民的发型都管,十分有意思。
 
而欧美国家现在执行的那一套,我们可以叫“小政府”,小政府跟大政府是两套不同的治理国家的理念,两者誓不两立,水火不容,看到对方就要互相吐口水,拿刀就要捅对方,都看对方不顺眼。
 
苏联本来是大政府的最佳代表,东欧和北高丽都曾经在大政府的管理下有过非常幸福的时光,但苏联自己玩着玩着,就玩僵化了,不知道变通,死抱着一堆思维理念不放手,还忘了初心,失去了自我清洁的机制,加上碰到里根来了一套超级牛逼的大战略,将苏联彻底玩死了。
 
苏联被里根玩死这段,我写完《妖僧传》后就会详细写《苏联帝国灭亡史》,这里就不详聊了。
 
胜利即是正义,苏联死掉后世界舆论就再也没有替他说话的,大家忽然都恨起苏联来,一说起苏联全是黑暗暴政,生于不义死于耻辱之类,好像苏联这七十年就没干过一件好事,从杀人放火到随地吐痰都是苏联这个坏蛋干的。
 
我在查北高丽的资料时,发现哪怕是最极端的脱北者,其实对金日成还是充满了尊敬,因为金日成时代刚好是北高丽的黄金时期,而北高丽的黄金时期,却仰仗于苏联的照顾和加入苏联的经互会,普通民众当然不懂什么经济规律,他们只知道在金日成年代生活过得好,那金日成自然就是伟人。
 
这说明苏联至少是干过一些好事的,全方位黑化苏联也是不理智的。
 
大政府治国理念的代表倒下后,世界就是小政府理念的天下了,从那时到现在,全世界只有极少数国家没有成为小政府,小政府的话语体系越来越成熟,越来越丰满,整个一套理论性感极了,普通知识分子听了就得跪。
 
我大概在二零零几时开始在天涯论坛听到关于很多小政府的思想理念传播,整体上是怀疑政府、提升公民意识(这个不错)、言论自由等等,先看一下当时牛逼闪闪让人感觉振聋发聩的句子:
 
“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这个笼子四周插着五根栅栏,那就是选票,言论自由、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和三权分立。”—小布什
 
大政府与小政府
 
其实这就是小政府的经典言论之一,看起来无懈可击,就是鼓励所有民众对政府保持高度不信任,哪怕这个政府民众自己选出来的,也要防止政府滥用权力。
 
但防止滥用权力过度,也会让政府不敢作为。
 
小政府的缺点也马上暴露出来,2019年2月14日,美国佛州帕克兰的道格拉斯高中校园发生枪击案,造成17名学生和教职工死亡,在12月12日的一项判决中,联邦法官布鲁姆(Beth Bloom)指出,在大规模枪击发生时,学校所在的学区和当地警局没有宪法义务保护学生。
 
警察没有义务保护学生?这骚操作中国人看到一定是觉得自己出现幻觉了。
 
2005年8月29日卡特里娜飓风袭击新奥尔良,第二天有人开始放火抢劫,民众去找警察时,警察居然说:“Go to hell,It’s every man for himself。”最不可思议的是有6000名新奥尔良难民逃向格雷特纳市时,格雷特纳设置路障关闭该桥,警察举枪指着过来的难民叫他们滚回到新奥尔良,否则开枪射击。
 
你能想像四川发洪水了,四川人逃到贵州时,贵州警察拿枪叫四川人滚回去么?这种情形在中国是不可能发生的。
 
事实就是这样,民众有权力对政府保持高度怀疑,相应的,政府暴力机构就会对民众的安全没有义务。
 
再来读一句小政府的经典言论:“军队只能对外,绝不可以对内。”
 
这句其实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军队只能对外确实能有效防止政变,但大政府制度下军队对内的好处也很明显,比如中国1998年大洪水、2008年汶川地震、2020年武汉新冠肺炎都出动了军队,军队在迎战天灾瘟疫的过程中起到了极大作用,高强度执行力有效控制了灾难的蔓延。
 
中国军队救灾是不会带武器的,而美国军队如果去灾区主要是带着武器防止灾民暴动。
 
中国这几年轰轰烈烈的扶贫跟美国一对比也很有意思,如果在美国,贫就贫呗,你爱在路边搭个帐蓬过日子就这样过呗,你没医保就没医保呗,这是自由竞争的正常结果,但中国不行,中国要一手包办,彻底消灭贫困,住在大山冲里没吃没喝没办法读书的我们得想办法让他搬出来,不仅让他搬出来,还给他建好安置房,安置房还得搞好水电网络,这还不够,还得铺好一条产业链,让他有工作,能解决后面的生存生活问题。
 
这在美国是不可思议的,美国人的思想是我们只要放任自流大家就会很幸福,中国人的思想是我们要扶老顾贫大家就会很幸福。
 
经过对比大家就能认识到,其实大政府就是一家无限责任公司,他什么都管,就什么都要负责。而小政府是一家有限责任公司,他很多事都不管,所以不用对什么事都负责。
 
大政府和小政府还有一个非常大的区别,就是对待私人资本的最终态度,我使用的是“最终态度”这四个字,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私人资本做到最后,它会无限膨胀,变成超级垄断组织,强大到可以吞食整个食物链,小政府对这个基本是容忍的,姑息的。
 
比如香港的房地产商,可以说是香港的最大利益集团和最大痼疾,但是你很少在媒体上看到有人骂他们,因为他们强大到把各个媒体都能收买下来,香港的报纸厚厚一堆,大部分都是地产广告,媒体要靠房地产活下来,就没人敢骂他们了,1977年李兆基花了几千万买下一块地,18年后以400亿卖出;香港中环的IFC大楼,市场估值2500亿,一栋楼可以买下拼多多了,香港房价变态到这种地步,没人敢骂,这就是被膨胀的私人资本牢牢控制的结果,香港人民不敢碰大房地产商,他们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因为大房地产商暴富后牢牢掌控他们生活中的一切,李嘉诚已经将香港人生活的大部分都买了下来,他们敢反抗么?
 
那有人就反对我的观点了,说大陆不是房地产商也牛得不行么,你看人家王思聪天天风花雪月各种网红……说这样的话是对大政府和小政府的不了解,中国的建设是成长了房地产商,但房地产商只是阶段性的,现在已经在走下坡路了,不像香港这样房地产商把持整个利益阶层,而且中国的万达拿着钱到海外买买买马上就被削,恒大主动真金白银帮助扶贫,这些在香港可能发生吗?在香港这样搞房地产商会发动鹰犬(比如环保组织之类)将小政府喷死,小政府还不敢还嘴。
 
但香港人却很热衷攻击大陆政府,这个很有意思,我同事在香港念了四年书,看到邻居女生上街游行,问她为什么要去?那女生说如果我现在不上街游行,我下一代就没有幸福了之类的,所以我要去。
 
这个观点也非常有意思,这就是大政府的唯一标志苏联被铲平后,再也没有人替大政府说话,小政府们弄出了一套非常精致而完整的话语权,传播自己的思想,这套思想体系几乎所向无敌,闻者皆跪。
 
而且香港现在的处境,跟当年芬兰的处境很相似,芬兰被沙俄从瑞典手里接手后,沙俄不管他们,让他们有自己的货币、法律、教育,甚至还有自己的军队,沙俄什么都不管让芬兰人日渐形成了“我们是芬兰人我们不是俄国人”这种思想理念,香港现在基本也是这种情况,教育都不管,所以你在香港街头逮到一年轻人,他们会说自己是香港人,不说自己是中国人了。
 
在小政府的观念里,政府都是邪恶的,是有原罪的,是必须要时时刻刻被怀疑的,是要被关进牢子里的,如果谁认可政府,就个人也一定是邪恶的、无耻的走狗。
 
真的我以前对这一套思想观念也深信不疑,后来我读历史资料越多,我就越有点怀疑这个理论是不是完全正确,比如苏联统治期间乌克兰大饥荒饿死过很多人,苏联因为这个时常被喷,那爱尔兰饿死近百万人为什么没什么人提?小政府如果这么厉害,二战以后成为发达国家的,为什么除了韩国,都是些三百万人口以内,5万平方公里的小国,比如马耳他、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斯洛文尼亚、以色列、新加坡、爱尔兰、捷克、斯洛伐克、塞浦路斯、匈牙利等,都在2015年前成为发达国家。而韩国这样超5000万人口能成为发达国家,是因为前期在搞大政府,而且就是学苏联的搞大政府那一套,朴正熙要求企业家们按他的布置搞重工业,不准先搞金融房地产这些来钱快的,谁敢不听话就直接投进监狱。甚至日本起家时,安倍晋三的外公岸信介搞的也是大政府那一套,完全照抄苏联的体制。
 
读史料读着读着,我就慢慢想明白了,大政府不一定正确,小政府也不一定正确,而是要活学活用,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根据实际情况出牌,一个国家才能强盛。
 
大政府很适合落后经济体发力追赶,发展速度很快,小政府很适合发达经济体分享生活果实,更尊重人身权和话语权。大政府不能容忍底层百姓有人掉队太远,因为它是无限责任,谁掉队太远就要被喷;而小政府可以容忍部分人自生自灭,因为它是有限责任公司,你们爱怎么发展就怎么发展,我管不着,你们也别喷我。
 
这两者都没有错,要活学活用,根据国家的经济基础、民众受教育程度、民族文化基因决定选择哪条路。
 
这一次的疫情就是一次很好的大政府与小政府的区别,中国这边说封城就封城,说戴口罩大家就戴口罩,高速公路出口全面检查,各省劝返,湖北直接封了一个省不让流动,4.3万名医护人员从全国驰援湖北,火神山雷神山医院能飞快建起来,而大部分国家现在没法这么干,因为他们是小政府,他们权责有限,如果真的这么干了,就是违反了小政府的形态,所以大家看国外的新闻,总有一些事情让我们想不太明白,比如美国为什么感染人数总是不太清楚,为什么欧美国家都不戴口罩谁戴就歧视谁,这一切根源都是选择小政府这个制度的结果,小政府的优点是平时里很清晰,缺点也很清晰,治理大灾大难时,效率会比大政府慢,还因为自由主义,大灾时常出一些奇葩的事情。
 
其实我有点怀疑,这次新冠肺炎如果不是中国把事情搞这么大,换其它国家,会不会干脆就当一场严重的流感放过去了?中国看得这么严重,是因为我们是无限权责,而换其它国家,并没有这么高的权责在,有可能真的就放弃了。
 
看着我说大政府的好话,公知们就要跳起来了,举起手里的板砖就要砸人,我其实不是烦小政府这套理论,我是烦那些“不容许任何人怀疑自己论点”的人,不仅不准反对,连怀疑都不可以。
 
如果将小政府的那一套思想体系当成《圣经》供起来,谁有一点怀疑就认为是亵渎了它,就要跟别人拼命,这是很不理智的,人要敢于怀疑真理,这样的人才会进步。
 
因为苏联的倒掉,小政府的思想理论成为了全球的政治正确,连在中国都没什么人敢怀疑,大部分公知每天一副悲天悯人意图唤醒世人的表情,这样很烦人的,悲天悯人没错,但不能泛滥,而且悲天悯人其实无法治国,真正的对民族有益的大政治家都是雷霆手段菩萨心肠,黑凤凰现在就在推进沙特国家进步,但过程中少不得就要双手沾血。
 
要做好一件事情,就难免弄脏自己的双手。
 
生活就是一片淤泥,强大的人就是从淤泥里昂扬成长的。
 
当然大政府也是有大缺点的,大政府的关键点,就是在于要学会自我更新,自我消毒(这句话很重要)。
 
苏联就是因为不会自我消毒,后来都腐化了,一堆老头子你给我颁奖章,我给你挂勋章,远离当初搞“妇女解放、同工同酬”这些伟大事宜的初心,变成了一锅烂肉,里根再助推一把,垮得飞快,造成了“二十世纪最大的地缘灾难”(普京语),这个惨重教训是绝不能忘的。
 
大政府与小政府
前段时间在海外做调查的申典启采访移民出去的华人,发现他们都是二零零几出去的,有些甚至过去是银行行长,现在在海外做普通工人,现在都特别后悔离开中国,但他们当年为什么要离开呢?我们也要自我反省,当时中国确实有一定问题,经济快速发展时腐败滋生,就是因为消毒不及时,产生了大量的社会问题,让这些人对国家产生了失望,从而移民别国。
 
2018年夏天我记得那天在京都旅游,朋友圈突然热传长生生物的事情,当时我十分气愤,我在朋友圈发文说,如果我们国家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下半辈子只做一件事情,就是移民,我绝不会让我小孩成长在一个连小孩疫苗都不放过的地方,结果这件事很快就被处理了,长生的老板也进去了,这件事让我觉得自己的祖国至少会自我消毒,还是有希望的。
 
我在读苏联和北高丽的史料里,看到了过去很多国家失败的地方,也查到了他们曾经正确的一面,大政府有大政府的好,小政府其实也有小政府的好,但两者都不能过火,要时刻警醒自己,思想上也要及时消毒更新,香港就是被小政府给祸害了,私人资本肆无忌惮,连董建华的八五万计划都被搞死了。美国现在的小政府也是太放任自流,才会出现桑德斯这样被年轻人爱戴的候选人,当然因为美国的小政府势力无比强大,桑德斯现在才会莫得出头之日,但要再这样玩下去,不也是另一个苏联么?
 
简单来说,大政府不容易被私人资本绑架,会帮扶底层,但控制了一切,就要学会自我消毒;小政府让民众拥有更多的自由权,但很容易被私人资本绑架,沦为掠夺底层人民的工具。各有优缺点,没有谁一定正确。
 
那这世上我们有没有其它更好的选择呢?
 
没有,真没有,人类搞了几千年了,才弄出这两套系统,这两套系统谁也说服不了对方,一直在默默地发展竞争,而且我估计谁也战胜不了对方,他们还会齐肩并行好长一段时间。我们要做的,就是吸收各方优点,谨防各方缺点。
 
学知识一定要活学活用,不会活学活用的人,最后都会走进一条死胡同。
PS:人类的存在就是折腾自己,放心吧,地球已经几十亿年了,个人生命不过百年而已。活在当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