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灭亡史:戊戌变法

阅读本文前,请先阅读《大清灭亡史上:慈禧的反击》

 李鸿章

 曾国藩去世后,汉人势力的实权代表人物,换成了他的学生李鸿章。

 汉军主力,也由湘军转变成了淮军。

 李鸿章的爷爷原是安徽合肥的农民,有几十亩地,会一些医术,有产业有技术,在当地算是富户,一年冬天在路边捡了位被人遗弃的女婴,将她带回家养大,许配给了自己四儿子李文安,这女子生了六男二女,李鸿章她第二个儿子。

 李文安21岁中秀才,33岁中举人,37岁中进士后跑去刑部上班,所以李鸿章算是官二代出身。

 中进士那年,同年(就是同学)中有个后来的大名人曾国藩,去刑部上班时,还有个同事叫林汝舟,是林则徐的儿子,李家的人脉就此打通,进入大清精英阶层。

 李文安没有一直待在北京,又去外省做过官职,后来闹太平天国,54岁的李文安在老家搞团练,没成想第二年病死。

 此时的李鸿章32岁,他打小跟着名师读书,17岁就中了秀才,21岁中举人,24岁中进士,简直是那年代的天才,被安在翰林院做编修,这时就在老爸同学曾国藩门下,求学过经世之道。

 在中央上班时,李鸿章帮工部侍郎吕贤基代写过一篇怎么搞团练的折子,咸丰看了很喜欢,就叫吕贤基回去搞团练,吕贤基都懵了,他上折子只是想表示自己对朝廷忠心,在北京日子过得好端端的,没招谁没惹谁,怎么突然就要跟太平军玩命去了?咱炒股怎么就炒成股东了?

 吕家收到圣旨,上上下下抱头痛哭。

 吕贤基说李鸿章这都是你害的,咱哥俩要死一起死,赶紧申请要李鸿章一起去,咸丰批了,俩人遂一起下乡打太平军,吕贤基命苦,第一年就被太平军打死了,剩下一个孤零零的李鸿章。

 所以李文安死的时候,李鸿章也在安徽搞了五年团练,但他这时没曾国藩的本事,曾一天内被太平军连破十八营,被安徽巡抚福济救援才捡回一条命,还好多少学了些军事基础,知道父亲去世,回去守孝(丁忧)时太平军又杀过来,李鸿章带全家逃命到南昌,然后自己去了老师曾国藩的军队,做了曾的幕僚。

 1860年李秀成要攻上海,上海的有钱银都急了,凑了20万两银子,叫钱鼎铭带去安庆找曾国藩救命,之所以叫钱鼎铭去,是因为他爸浙江巡抚钱宝琛也是李文安、曾国藩的同年,高低要卖个面子。

 曾国藩叫善战的曾国荃去救,曾国荃正忙着要打南京,舍不得这天大的功劳,说哥我这正忙着呢,你叫别人去吧,曾国藩转叫陈士杰和冯子材去,俩人不敢跟李秀成对攻,也装死不去,曾国藩正焦急万分,李鸿章主动揽活,说大家不去我去,曾国藩一看也没人敢去,就把20万两白银往李鸿章怀里一塞,同意了。

 李鸿章拿着这笔钱回到老家,他本来就是在这搞过五年团练,脸熟,现在手头又有钱,在熟人群里@了大伙,就火速招募了合肥西乡十三个营,每营685人,共计约九千人,后期著名的淮军将领张树声、刘铭传就是这时候入的伙,全军在18624月进驻上海,因为军费少,这支军队穿得破破烂烂的,进城时被人嘲笑是叫花子军,都觉得不靠谱。

 李鸿章入城后,赶紧找洋枪队首领华尔买了一批军火,1862年中旬李秀成来攻虹桥,李鸿章此时已40岁,知道自己前程性命在此一役,失败了又得回职场打工,中年社畜得做一辈子,就搬了张胡床到前线督战,自己亲信张玉春率部冲锋又退回来,见到李鸿章在这,吓一跳,李鸿章眼皮都不抬一下,面无表情说:

 “拿刀来,把他头给砍了。”

 吓得张玉春又掉头冲锋,仗着洋枪洋炮终于将太平军击退,此后淮军又大胜几次,在乱世中站稳了脚根。

 退李秀成后,李鸿章被曾国藩举荐为江苏巡抚,李鸿章驻扎上海,先干掉实际控制上海财权的浙江帮老大吴煦,将上海每月60万两白银财政收入搞到手,从此以上海为基地招兵买马,提升军备,淮军有钱有人有枪,为接替湘军的历史地位打下了基础。

 此后淮军从太平军和捻军身上狂刷经验值,一路越打越强,养出了刘铭传、吴长庆、丁汝昌、叶志超、聂士成一干核心人员,刚好湘军被裁,发展到最后,承接曾国藩衣钵的李鸿章,成了晚清最强的一支军事势力。

 1868年平定捻乱后,晚清从一片大混乱中挣扎出来,获得了罕见的十几年喘息之机搞建设(就是同治中兴、也可以叫回光返照),曾国藩去世后,慈禧能仰仗的军事大佬也从曾变成了李,李鸿章身兼直隶总督、洋务大臣、文华殿大学士三项职务,还组建了北洋海军,既有军事权、建设权,又是皇帝助理,成为当时满清王朝的扛把子。

 扛把子,有时候也是箭靶子。

 当时清朝军队二分之一的领导人,都是从淮军走出来的,李鸿章气势太盛,引起了满人权贵的忌惮,也跟部分汉人精英有了冲突。

 像左宗棠,原是曾国藩举荐起家,破南京后,曾国藩报告说洪秀全儿子死了,左宗棠报告说逃跑了,在上级领导面前拆曾国藩的台,两人从此结怨,左宗棠又是个十分骄傲的人,他看不起李鸿章,俩人时常互相嘲讽,也因为塞防和海防争吵不下。

 李鸿章结怨最深的还是翁同龢,《走向共和》里这俩人一见面就掐,但又没交待原因,以前把我看得一头雾水,原来翁同龢有个哥哥叫翁同书,原是安徽巡抚,临战怯逃,惹恼了曾国藩,翁家势大,其父翁心存做过兵部尚书、同治皇帝老师,在朝廷有很强的话语权,曾国藩不知道怎么写折子才扳得倒翁同书。

 李鸿章亲自代老师写折子,尤其是写了“臣职分所在,例应纠参,不敢因翁同书之门第鼎励,瞻顾迁就。”这一句话,直接把翁同书给参死了,判了死刑,他爸翁心存直接气死,朝廷才因念在旧情,将他充军新疆,3年后死在陕西,那时翁同龢只是六品小官,无力报仇,后来他任户部、工部尚书,也做过同治、光绪的老师,话语权比他老爸还大,想起老爸和老哥都死在李鸿章手里,因此一辈子跟他死磕。

 有历史学家说甲午战争是李鸿章“以一人敌一国”, 亲历过甲午战争的英国人泰莱也说:这不是中国与日本的战争,实际上是李鸿章与日本的战争。

 就是大家伙都在后面看着不出力,你李鸿章权势这么大,你就一个人打吧,要银子没有,要弹药没有,我们就想看日本人削你。

 汉人不帮他,满人也不帮他。

 李鸿章的北洋水师,才会被日本人以倾国之力击败。 

 戊戌变法

 关于甲午战争,我已经在《日本国运史》里详细介绍过了,这里不重复展开,重点聊后面发生的戊戌变法和义和团。 

甲午战败打得整个国家的知识分子怀疑人生,毕竟输给洋人是正常发挥,输给历来瞧不起的倭人,真是太丢脸了,大家就开始反思,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反思来反思去,觉得升级硬件没问题,那肯定是软件有问题,我陷思、这国怎、定体问,对了,这一定是体制的错。 

康有为、梁启超认为满清得变法,跑去呈上《日本变政考》和《彼得大帝变政纪》,跟光绪说咱变法吧,不变这国家就死定了,27岁的光绪读完很激动,桌子一拍说就这么干吧。 

一般资料都认同变法是死在慈禧手里头的,其实慈禧早期并不反对变法。 

据《慈禧外纪》记载,光绪去请示慈禧时,慈禧说搞新政可以,她同意,只划了两条红线: 

一、不违祖宗大法;二、无损满洲权势,不阻止 

翻译过来就是别动我满人的核心利益,其他你们随意。 

刚开始时,变法还算顺利,光绪下诏废八股,守旧派刚毅等人阻挠,光绪去颐和园找慈禧沟通,三天后就得到了批准。 

但问题是,改着改着,康有为就是想动满人的核心利益。 

康有为曾在颐和园和荣禄撞了个正着,荣禄问他这都两百年了,法怎么变啊?康有为杀气腾腾地说:“杀几个一二品大员,法就变了。”(《走向共和》将这段改编到了朝堂辩论上) 

这让荣禄起了警惕,主动劝慈禧小心变法。 

起先康有为还只是提出取消科举制、兴办学堂、练新兵这些,其实这些洋务大臣也提过,算不上多新鲜,因此执行还算顺利,为了表示支持,光绪还下令将怀塔布等阻碍变法的礼部六堂官革职,后面康有为意图架空军机大臣,想搞制度局,渐渐触碰到了慈禧的核心利益。 

康有为所说的这个制度局,就是法律局、度支局、学校局、农局、工局、商局、铁路局、邮政局、矿务局、游会局、陆军局、海军局,就是想搞一套新政府出来,将原来的满清贵族一脚踢开,彻底掌握国家权力,康有为提出他做制度局领袖,方便将来他的徒子徒孙,分别掌管各个制度局。 

康有为成立的那个保国会,更是旗帜鲜明地喊出“保中国不保大清”的口号。 

这不就是想把所有满人贵族,从高层权力机关全部踢出去吗? 

满人这时还掌握着实权呢,想叫他们支持变法,叫他们把自己吃饭的锅给砸了,是当他们傻吗? 

康有为的执行方式,严重脱离实际。 

光绪问军机大臣意见,军机大臣当然心里头冷笑不同意,光绪电征各省督抚,老狐狸们干脆装聋作哑连回电都不复。 

各种官场老油条都已经感觉到,这是在挖满人的祖坟,康有为这是在找死。 

康有为又很不会做人,他气焰太盛,不知道在官场装孙子,在官场要活下来,谦虚谨慎是第一要务。 

他刚获得青睐时,因为甲午战败暂时失势的李鸿章,主动向他示好,要捐三千两白银,康有为说绝不收汉奸卖国贼的钱,深深伤害了整个淮军的脸面。 

天下一半将领来自淮军,而李鸿章又是淮军创始人,康有为不给李鸿章面子,就是不给整个汉人军事集团面子。 

他也曾跟张之洞打得火热,张之洞捐了他五千两白银,在武汉时俩人相处二十多天,每两天见一次,每次都谈到深夜,张之洞还花巨资帮梁启超办《时务报》,本来处得不错,但真到了戊戌变法,张之洞带着幕僚们研究康有为的改革方案,感觉要凉,一遍遍在家里踱步,重复说“不得了!不得了!”,马上叫人出《劝学篇》表明自己的政治态度,和康梁划清界线。 

康有为几乎将所有重臣都得罪了一遍,荣禄、李鸿章、张之洞,甚至连提携他、将他介绍给光绪帝的翁同龢,没多久就觉得他太激进,1898年1月24日,他在总理衙门见过康有为,在日记里说康有为“以变法为主,立制度局、新政局、练民兵、开铁路、广借洋债大端,狂甚!” 

翁同龢决定出面阻止变法,光绪这时候就像个被成功学大师洗过脑的老板,满脑子发热,刚好5月恭亲王奕䜣病死前,力主开缺“误国害权”的翁同龢,光绪一怒之下将22年亲如父子的翁同龢开缺回籍,翁同龢回到常熟老家,从此告别政坛。 

日本维新变法时,变法派拧成一股绳推动变法,中国戊戌变法时,康有为得罪了所有实权派系,汉人满人实权阶层全部开罪光,其实大家原先也是希望变法强国的,没有谁真脑子有病想搞死这个国家,淮军里的聂士成在强学会成立时,就曾经捐银子给康有为,但后来也闹得水火不容,变法失败后追捕梁启超最为卖力。 

没有盟友的康有为、做法激进的康有为、处事嚣张不通世故的康有为,幼稚的以为有光绪支持就搞定一切,已经在朝廷混得人人厌恶,连变法期间来北京的伊藤博文都说:康有为等人的所做所为,其举措是失当的,预料他们的事业难以成功……. 

康有为感觉到变法渐渐力不从心,他的敌人越来越多,朋友越来越少,困境中的康有为决定搏一把,一把梭哈,要搞围园杀后。 

这个围园杀后的天才想法,康有为在戊戌年二三月就跟杨深秀提出来过,想要找个都统,借兵八千,围颐和园杀慈禧,甚至将想法在各种饭桌上跟别人聊起过,连恽毓鼎都记在八月的日记里,可见有多么儿戏,到9月18日晚上,康有为真叫谭嗣同带着一份假的光绪密诏,去北京法华寺找袁世凯,劝他先去天津杀荣禄,再来北京围颐和园杀慈禧。 

袁世凯这种宗师级老油条一看密诏就是假的,赶紧把谭嗣同忽悠走,回头就把这伙人全卖了。 

康有为并没有真正混过官场,对公务员体系认知不足,一上来又搞这么大动静,实操水平极低的弱点充分暴露出来,整个团队对朝廷和官场的认识,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以为夺军权像评书里那么容易,不知世道深浅。 

慈禧这种在残酷政治斗争中活下来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军权的重要性?怎么可能让你们轻易几句话就怂恿军人政变?怕是不知道慈禧这些年收拾满汉两派军人集团的手段吧? 

康有为已经越过了慈禧叮嘱光绪的变法红线。 

康有为不怂恿军人政变,慈禧可能还不会起杀心,现在威胁到慈禧的生命,她当然会抢先动手。 

谁想动我叶赫那拉苦心经营几十年的权力架构,谁就得死,敢动我性命,那就死得更快。 

三天后慈禧就把他们收拾得明明白白,光绪帝被关在瀛台,康梁逃亡海外,戊戌六君子被拉到菜市场砍了头。 

六君子被杀的罪名是与康有为结党,其实这六人,并不全是康党。 

杨锐和刘光第实际上是张之洞的人,俩人能担任军机章京,是张之洞托湖南巡抚陈宝箴推荐的,其中杨锐算张之洞的心腹兼资深幕僚,是管输出意识形态的核心英雄,刘光第是其外围,负责打野辅助,这俩人其实是张之洞两边下注的棋子,张之洞不知道变法走向什么结局,所以变法派这边有下注,要是成功了,就可以叫杨刘推荐自己出来主持变法,但自己又跟变法派划清界线,叫陈宝箴去荐人,躲避火力,这样两边都能捞着好处。 

这种骚操作,没在官场混个几十年是想不出来的。 

杨锐和刘光第那时都看不起康有为,说康的学问是“野狐禅”,为了这个常跟康有为的铁粉谭嗣同互喷,双方差点动手。 

张之洞最爱惜杨锐,曾急电来救他,但慈禧没有卖他面子。 

林旭立场则不坚定,他是晚清重臣沈葆桢的女婿,而且长期在康有为政敌荣禄府上做幕宾,他认同康有为的学说,但也听荣禄的指导,林旭特别年轻,才24岁,他更像是荣禄放进军机处的一枚待培养的棋子,是准备做长线的,结果没几天就被弄死了,死前林旭哀求李鸿章的幕僚马建忠,去求李鸿章救命,但没有结果,荣禄也根本没有出手相救。 

说明这枚棋子还成长得不够强大,幕后几位大佬,随时准备弃子。 

康广仁是有康有为的亲弟弟,一直跟着他照顾过生病的梁启超,也主要做康有为的秘书工作,他当然是支持康有为的,但在变法后,他也感觉到大哥这条路行不通,说他“志气太锐、同志太孤”,还指出重点,“而上又无权,安能有成?” 

翻译过来就是:你目标定太高了,打击面广又没人支持你,皇上没实权,咱们玩不过慈禧的大哥,收手吧。 

杨深秀是六君子年纪最大的一个人,死的时候49岁,他是1897年年底才认识康有为,跟康有为交情不深,他被卷进来主要是因为他在9月19日递了个折子,建议光绪调袁世凯军队入京,慈禧怀疑他参与了围园杀后计划,顺手把他给除了。 

我个人推测他背后大佬还是张之洞,但在张之洞的亲信里,地位没有杨锐和刘光第高,总之这个人也不是康有为的铁粉。 

只有谭嗣同是康有为的死忠粉,所以梁启超后来不断将他包装成代表人物,还改了他的绝笔诗,让他的高大形象永留世间。 

康有为叫谭嗣同一把梭哈后,绪向他发出了警报,叫他赶紧跑,政变前一天,康有为就跑到天津的塘沽港口,坐上英国人的重庆轮”去上海,他在等待消息,如果袁世凯真的去杀慈禧,他就回北京,如果事情败露,他就逃跑。 

最后果然事发,经英国人保护,康有为在重庆轮转上了英国军舰跑去香港,又从香港逃去日本,后改赴加拿大。 

而梁启超则经日本使馆保护,化妆成猎人上了日本军舰,逃到了东京。 

这里有一个问题,英国人跟日本人为什么要保护康梁?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选择站队? 

因为当时的帝国主义者是站在光绪在这一边的,这也是后面引发庚子国乱的主要原因。 

康有为跑到海外后,弄了个PS的跟光绪帝的合影,又弄了个假衣带诏,没错,就是三国演义里面那种衣带诏(这也太假了),天天跟海外华人哭着喊着要救光绪、杀慈禧,在加拿大创建了一个“保皇会”,请大家捐款,许诺捐款的人将来光绪会给官职,赚了一大笔钱,还伪造出一堆慈禧的黑料,将慈禧抹黑成一个淫妇,说她跟奕䜣、荣禄都有一腿,看见帅哥就主动,生了一堆私生子,不停地网暴慈禧,慈禧守寡守了一辈子,六十多岁了还被人这样抹黑,气得想掐死他。 

康有为后半生就靠着捐款敛财,光会员费就收了几百万美元,大概相当于现在的10亿人民币左右,清亡后,他拿着这笔钱在青岛、上海、杭州到处买豪宅,娶了六房太太,个个都是十八岁,伺候他的仆人和厨师有四五十人之多,每年的生活费需要几万银圆。 

康有为拿着这笔钱享受生活,一直活到1927年。 

现在,我想对戊戌变法这段历史,做一个总结。 

从表面上看,戊戌变法是一次对国家的改革,但这次改革是十分幼稚的、激进的、急躁的,在当时,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认为变法必死无疑。 

光绪遇见康有为,那就是一个渴望改革的热血青年,遇到了一个有些学识、但没有任何实操能力的成功学大师,光绪被洗脑得一塌糊涂,康有为跟着一起上头,俩人都严重高估自己,最后不知死活居然敢动大BOSS慈禧……. 

听懂掌声。 

我个人认为,这一次戊戌变法,表面上是变法,实质上还是满汉势力之间的一次试探性进攻。 

几乎所有的老狐狸都看出来康有为本领有限,但他们还是往变法团队里塞自己人,企图在混乱中夺取满人的政治权力。 

慈禧也看得十分清楚,所以她干掉的不只是康有为的人,而是眉毛胡子一把抓,将汉人势力一并打为康党,拉去砍头,把湖南巡抚陈宝箴革职,永不叙用 

在慈禧看来,大清的军力、财力已经被湘军、淮军相继吞食了大部分,如果再失去中央最高层的政治权力,满人就真的要卷铺盖回关外打野了。 

而你光绪就是吃里扒外,脑子一热,合着跟汉人一起打着变法的名号,来抢夺满清贵族的地盘,你就是宝里宝气,活该将你关到死。 

1898年,满汉之间的交锋落幕,汉人大员们已经知道满人不太可能让出核心利益,慈禧也看出来汉人对自己的位置虎视眈眈,双方离正式翻脸已十分接近,正在这时,洋人们也加入了战团。 

满、汉、洋三大势力的交锋,最终促成了义和团和庚子国乱。 

 义和团 

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后,被揍疼了的清政府签了不少条约,允许外国人进来传教,传教士到了中国,就开始设教堂、收信徒,传播天主教或新教。 

我们过去的文章出现过许多传教士的身影,其实他们除了传教,一般还用医术开路,身兼商业间谍、工程师、绘图员、矿产情报收集员等工作,中国江西的瓷器技术就是被他们这样偷走的。 

晚清时老百姓生活得非常苦,普通打工族一个月工资在200-1800文之间,1880年美国驻清领事馆做了份薪酬报告,说一个长工农民一年在地主家赚3-4美元,一两银价在1.12美元,也就是普通农民一年才挣3-4两白银上下—–这是我找到的历史资料里最低的算法,最多的算法说一个月挣一两银子上下,一年挣12两,我们取个平均值吧,普通长工大概是七八两银子一年。 

而那时大米大约10文一斤,面粉20文一斤,鱼大约40文一斤,猪肉50-80文一斤,按这样算,穷苦农民忙活一年,才够买800斤米或者100多斤猪肉(此数据不是很准确),那生活也清苦得难以忍受,所以大家看清末中国农民留下来的照片或视频,都是双目呆滞、浑浑噩噩的,很多连衣服和鞋子都没有,光着上身赤着脚。 

老百姓过得苦,主要就是清政府和洋人一起盘剥的结果,农民们日子本来就不好过,政府不停地割地赔款,又把苛捐杂税加到百姓头上,加上洋人的工业品把中国的小手工业都冲垮了,大伙没饭吃,活不下去,就操家伙去闹白莲教、太平天国、捻军等等。 

传教士进来后,平民的生存空间更低,因为洋人占着有治外法权,地方政府不敢惹他们,一大批街遛子和罪犯一看有空子可钻,跑去入教做教民,再依托洋人撑腰,抢别人家的田地、烧别人屋子、强买强卖,要是被官府抓了,传教士还会去赎人,官府不敢不放。 

这些传教士自己也有在中国惹是生非的,有人让教徒拆除家中祖先牌位,有人严禁外人与教徒通婚,有人自己占有了许多女教徒,又从官府手里救下强盗作为自己打手。 

到庚子国乱前,中国的教徒一共有百万人左右,这些人横行乡里、鱼肉百姓,在教会保护下作威作福。 

日积月累,中国百姓越来越恨传教士,管他们叫大毛子,手底下的教民,就叫二毛子。 

事实上,传教士来到中国后,使中国在地方上形成了两套政府班子,一套是清政府的,一套是洋人的18993月清政府颁布《地方官接持传教士章程》,规定传教士里的总主教或主教地位相当于督抚,各级官员要以礼相待。 

章程造成了传教士从法理上能压清朝地方政府一级,这些传教士便耀武扬威,成为地方事实上的太上皇,这些人蔑视清廷地方官员,干涉地方内政、包揽地方讼诉、私下设立刑庭。 

这就是赤裸裸的帝国主义。 

袁世凯19001月署理山东巡抚时,呈报朝廷当时的情况,说是只要教民跟百姓有了冲突,地方官员根本不主持公道,只听教民和传教士说的,不分曲直、欺凌百姓,致地方上积怨成仇。 

地方官员帮传教士也是没办法,因为只要传教士往上头一闹,清廷玩不过洋人,就会加罪给地方官员,官员的乌纱帽就要不保。 

有时候明明是传教士造成的杀人冤案,百姓走不了法律程序,一怒之下将传教士杀了,清廷处理的方法就是将更多的百姓砍头,以安抚洋人。 

所以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地方官员,骨子里都恨透了大毛子和二毛子。 

其中山东的情况又最为严重。 

大家看莫言的小说,总是会出现传教士这种角色,是因为山东传教士特别多,传教士多,洋人跟地方就会矛盾激烈,加上山东水旱连年、天灾不断,百姓走投无路,山东本地又长期流行白莲教、大刀会各种地下组织(黑社会),有结社的民间基础,终于有一天冲突爆发了。 

贫苦农民(主力)、手工业者、小商小贩、城市贫民,以及一部分地痞流氓等,各种三教九流组织起来,开始时以红拳、梅花拳、大刀会、义和拳、神拳、红灯照各种民间武术团体为主,开始发起了对大毛子和二毛子的复仇。 

我们以山东朱红灯领导的义和拳举例。 

山东有个叫郝和生的人入了白莲教,在单县开了一家药铺,一位姓吕的老乡常到他家来抓药,但不给钱,一直赊着药钱,郝老板问他要钱,老吕不给,因为他入了洋教,有教会撑腰,反而说“我抓你的药是代表上帝拯救你的灵魂”,两边越骂越凶,回头就各个找自己上头组织,约定要火拼。 

决战当天,两派人马举着粪叉、锄头正打做一团,平时早就对教会十分不满的朱红灯,突然带人杀进战团,砍死了几千个教民,接着去烧教堂,连英国圣公会传教士卜克斯也一并杀了。 

大家一看有人连大毛子也敢杀,是条汉子,各路人马早忍了很久,附近各县的人都纷纷响应,统称自己是义和拳。 

最早时义和拳首领朱红灯冒充是朱家后人,口号是“反清复明”,被山东巡抚毓贤抓到后杀了,但义和拳在全国十几省爆发,京津声势最大,毓贤觉得他们可用,将其改名义和团,列强逼迫毓贤下台后,毓贤到北京说起义和团反洋人的好处,慈禧便派刚毅和赵舒翘到涿州实地调查,刚毅回来说这些人“拳民忠贞、神术可用”,慈禧遂决定将这些人收编,19006月让义和团的人进京,口号也改为“扶清灭洋”,到北京后,统归端郡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载漪管理。 

问题来了,慈禧为什么要让义和团进北京? 

因为此时的慈禧,恨极了洋人。 

她最恨的,是洋人插手她的权力范围。 

因为光绪帝戊戌变法搞得太拉垮,手下连亲爸爸都敢杀,慈禧想废掉光绪,就改立亲外甥、载漪的次子做新皇帝,并计划在1900年元旦举行“内禅”大典,但大典前,各国公使告知荣禄、奕劻他们强烈反对,敢搞就弄死你个老太婆,慈禧不得不屈服。 

并深以为耻。 

那洋人们,为什么阻止慈禧废光绪? 

当然是为了洋人们的利益啊。 

洋人当时有个共识,光绪在台上比慈禧强,如果光绪改制为君主立宪,那洋人的商品更方便进入中国,光绪要推行的军事、工业、交通建设还得找他们买设备,又是好大一笔巨资,他们甚至希望中国能有一定程度的崛起,以遏制沙俄向东方发展。 

他们不太担心中国发展得太快,而希望中国成为他们低端工业的一部分,像日本那样被控制,因为海关、税收、铁路、矿业早被清政府作为抵押,拿捏在洋人手里,他们有百分百的把握HOLD住。 

洋人觉得慈禧太守旧,年纪也那么大了,沟通起来太困难,平时看着就烦,还是光绪这种年轻小帅哥看着顺眼。 

所以当时的慈禧,分外恨洋人。 

现在,我必须得暂停一下,带大家分析当时的时局,才能弄得懂后面发生的种种怪异现象。 

1900年的中国,被三股势力控制: 

一股是满人贵族,以慈禧为代表,这些人是名义上的中央政府,但实际上已经没有什么掌控能力,南方各省从曾国藩开始,早落入到汉人军头手里。 

一股是汉人新贵,以李鸿章为代表,控制南方各省,表面上还对满人政权表示服从,实际上处于观望状态,随时有搞死满人政权的可能。 

另一股就是洋人,包括日本人,控制着长江流域、东三省、外蒙古、新疆、内蒙古、直隶北、山东、福建、云南等地部分权力,掌握着关税铁路,这些人势力最强,想揍谁揍谁,但最不得民心,到哪都要花费极高的成本搞定当地。 

满清统治中国后,其实是满蒙做大股东,汉人精英做高级打工仔共治天下,后来洋人杀了进来,他们凶,大家打不过,洋人也成了大股东,汉人精英集团也动了做股东的心思。 

原本这天下大事,是由满人贵族说了算的,但现在平白无故在董事会出现了一个洋人反对派,连立CEO都决定不了,还威胁要废掉自己董事长的位置,这让满人贵族们十分愤怒。 

尤其是载漪,自己宝贝儿子眼看就要成为皇上了,洋人们居然出面阻止,必须得把这些洋人赶出中国,他才可能成为摄政王,所以他才会联合庄亲王载勋、大学士刚毅一起建议慈禧招抚义和团,让他们来扶清灭洋。 

19006月,义和团在收到慈禧的允许后,分三批大规模进京,第一队是12岁以下的童子军,约上万人;第二队是农村妇女组成的红灯照,几千人;第三队是义和团主力,前前后后,有几十万人之多。 

很快,慈禧、载漪、刚毅、毓贤、赵舒翘发现,他们捅了个天大的篓子。 

满清大股东从此将颜面扫地,威信不存,也从这一年开始,满人的天下实际上已经结束了。 

庚子国难,至此开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