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灭亡史 下:武汉的枪声

 天下大乱前 

慈禧让义和团进京时,满清贵族其实十分清楚义和团是什么性质的民间组织。 

以慈禧的智商,怎么可能相信义和团“刀枪不入”、“神仙附体”这些鬼话? 

袁世凯在没跟义和团翻脸前,就曾经亲自去找过义和团的人,看他们是不是真的刀枪不入,义和团自己表演时,先让大师兄作法,口吐白沫请神仙附体,接着三四人对准大师兄开枪,大师兄毫发无伤,袁世凯觉得奇怪,上前掏出自己的勃朗宁手枪(李鸿章送的),也对准大师兄开了一枪,这位大师兄当场扑街,一查才发现,原来他们先前表演时,开的是空枪。 

这么简单的把戏,袁世凯明白,慈禧当然也明白。 

慈禧和载漪都恨洋人,在调动不了汉人武装的情况下,叫这种民间团体敲打下洋人,逼洋人坐上谈判桌跟自己谈条件,是慈禧载漪引义和团进京的目的。 

大清灭亡史 下:武汉的枪声

中间坐着的是端郡王载漪

慈禧的侄女婿,端郡王载漪推动义和团进京尤为积极,毕竟他15岁的宝贝儿子,19001月底差点就登基做皇帝,连年号“保庆”都定好了,要不是那些洋人坏事,天下就是他们家的了。 

打一开始,慈禧就只打算利用义和团,来跟洋人谈判。 

就是故意纵容某个刺头在公司里头搞事,处处跟别的大股东作对,好给别的大股东施压,最终的目的,还是想立自己指定的CEO。 

慈禧、载漪、洋人、袁世凯等都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只有义和团两眼一抹黑,稀里糊涂进了北京。 

义和团是愚昧的,但他们的愚昧,是建立在满清贵族们精心设立的圈套之上的。 

这不过是两百多年来,满清贵族玩弄汉人平民阶层的常用手段。 

义和团这些成员,绝大部分就是北方农村文盲农民,这辈子最多听过一些评书和民间传说,所以请神时都乱七八糟的,什么玉皇大帝、黎山老母、孙悟空、哪吒、关羽、诸葛亮、托塔天王、杨家将、八仙,只要在他们知识范围内的人物IP,那都可以请,每个村请的还不一样,连他们自己都分不清自己是哪个流派。 

他们没读过什么书,他们只能装神弄鬼。 

这些人也不懂国际局势,只知道自己生存空间越来越小,是洋人来了以后造成的—当然确实是洋人和洋货的入侵,打碎了中国民间脆弱的小农经济平衡—但他们不明白民族压迫,也不清楚政治手段,简单的理解成跟洋人有关的都该杀,将洋人称为大毛子,教民是二毛子,其他卖洋货的、用洋货的,就称为三毛子四毛子,一直排到十毛子,反正这些人都该杀。 

从当时流传的歌谣,可以看出老百姓多么恨洋人: 

义和团,只因鬼子闹中原。 

如不信,仔细观,鬼子眼珠俱发蓝。 

天无雨,地焦旱,全是教堂止住天。 

本来是反洋人的,反着反着,各种流氓地痞、市井无赖加入进来,有人趁机报私仇,有人想抢劫富人家的财产,有人想趁机敛财,便诬陷别人是二毛子三毛子,滥杀无辜,仇恨逐渐扩散,凡是跟“洋”字有关的都要杀。 

按《拳事杂记》和《庚子纪事》里的记载,义和团不仅杀传教士和教民,看到有人用纸烟的、用小眼镜的、用洋伞的、用铅笔的,文明一点的一律扔掉毁掉,谁要是敢在家里存留,搜出来就要烧你家房子再将全家砍死,野蛮些的问都不问,“一家有一枚火柴,而八口同戮”,就是你家有一根洋火,就杀你全家。 

怎么评价义和团呢?他们本身也是一群被压迫的可怜农民,他们有反抗的意愿,但他们一没强大的组织能力,二没有斗争的方式方法,有解决问题的意向,但没有解决问题的手段,还被一群邪魔歪道带乱了方向,深深伤害了同族,在愚昧和残忍中恶性循环,被满清贵族玩弄于股掌之上。 

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一直到多年以后,中国人还是那批人,但是干革命的经历过一次次试错,才懂得组织人民和领导人民,并将现代基础文化普及到人民当中去,才成功拯救了中华,将整个民族从恶性循环中拉出来,步入到工业化的良性循环。 

义和团现象是中国大转折时期的最低潮,也是摸索过程中最黑暗的时刻,义和团现象的本质,是洋人和满清双重压迫下发生的混乱现象,如果当时有一群伟大的人能组织他们、教育他们,就不会出现后面的悲剧。 

很明显,慈禧并没有打算拯救他们,慈禧只想把他们当工具人用。 

但是这些工具人,很快就失控了。 

端郡王载漪是北京城陷入混乱的重要因素。 

1900年年初,端郡王府所在的太平仓胡同就住满了义和团的人,大师兄二师兄吃住都在端郡王家,天天在他家设坛作法。 

也就是说,端郡王打一开始,就做好了利用义和团的准备,他的最终目的,还是宝贝儿子能不能做皇帝。 

19006月前,在端郡王的默许下,就开始有部分义和团进京闹事,据《庚子国变纪》记载,义和团进北京后毁铁路、烧电线,将家里藏有洋人书籍、图画的人都抓来杀了,看上哪家商铺客栈,就说他们有洋人奸细进去抢劫,谁家招牌上有洋字,比如“洋药行”,那就得被烧被抢。 

大清灭亡史 下:武汉的枪声

 义和团

洋人们一看这不行,5月29日要求大沽口外的各国舰队进北京保护使馆,于是派出海军陆战队,向北京进发,清政府赶紧跟他们商量,说少来点人,要不我脸上不好看。

本来还在谈,6月1日,有36名欧洲人从保定逃亡天津,在路上被义和团截杀,死了四个人,列强们就不理清政府了,决定增兵。 

载漪能获得慈禧的支持,骨子里是慈禧惧怕洋人,她希望义和团能将联兵挡在北京城外。 

6月11日,义和团已经在北京城闹翻了天,连吏部尚书、大学士徐桐的家都给抢了,但义和团当时是慈禧许可的合法组织,叫做义民,朝廷一时不敢抓人。 

各使馆的洋人过得提心吊胆,听说英国海军中将西摩尔将带领军队来北京,各使馆赶紧派人去打听,日本使馆的杉山彬自愿前往,在半路遇到甘军,还没介绍完就被甘军提督安沣给杀了,尸体被肢解,慈禧觉得这事太冒失,想处罚董福祥,李鸿章说这么干甘军会哗变,慈禧不敢,只给日本大使馆送回杉山彬剩下的躯干,到9月赔了5000两银子,从未治罪甘军。 

留意这个细节,慈禧是真拿汉人武装没什么办法了。 

也就在这天,由于北京和西摩尔联军的电报中断联系,列强认为北京已经失控,加速向北京进发。 

慈禧十分惊恐,更想依赖义和团,便令义和团和清军一路狙击并破坏铁路,暂时阻止了西摩尔的行军速度。 

两天后,高度恐惧的德国公使克林德在北京街头先下手为强枪击义和团,愤怒的义和团开始报复,烧教堂杀教民,慈禧头疼得很,6月15日已动了弹压义和团的心思,想将义和团赶出北京城。 

结果16日义和团闹出更大的混乱,前门有一家出售洋药的老德记,被义和团一把火烧了,火借风势,将前门大街和大栅栏4000多家门店全部烧毁,焚烧过程中,义和团声称自己有神力,只烧洋人的房,烧不着大清百姓的房,不让老百姓救火,前门大街的繁华街道就被这样被烧成灰烬。 

16日晚上,眼见闹出大祸的载漪决定转移视线,用一个更大的错误掩盖现在的错误,他伪造了一份列强的“归政照会”,模仿列强的口吻要求慈禧将权力交还给光绪。 

载漪成功击中了慈禧的痛点。 

在6月16-19日这几天,慈禧一共召开过四次御前会议,她一度拿不定主意怎么办,据御前会议当事人之一,翰林院侍读学士恽毓鼎在《祟陵传信录》里的记载,6月16日晚上,江苏粮道罗嘉杰派他儿子给荣禄这份文件,再由荣禄转交给慈禧,这份照会文件里,列强要求代收各省钱粮、代掌天下兵权、要指明一个地方让光绪居住、还要太后归政。(此事在史学界有争议,但我暂时没有看到反驳的有力证据,所以采用这种说法) 

根据后世学者的考证,认定这份文件是载漪幕后操纵,指使罗嘉杰上交的。 

文件内容已经彻底击碎了慈禧的底线,慈禧被这份假文件气昏了头, 6月17日御前会议上,慈禧向大臣展示了这份文件,载漪、刚毅不顾国际惯例,趁机说可以让义和团去攻使馆,继续给洋人施压,慈禧准了。 

吏部侍郎许景澄、内阁学士联元、户部尚书立山,包括荣禄等人建议别TM瞎搞了,再搞就天下大乱了。载漪指责许景澄他们是“通夷奸邪”,慈禧放出狠话,要斩了带头说话的联元,大学士王文韶劝她,也被臭骂了一顿。 

慈禧最后说:今日之事,诸大臣均闻之矣,我为江山社稷,不得已而宣战,有如战之后,江山社稷仍不保,当知我苦心,勿归咎予一人。 

我相信慈禧是真的生气了。 

因为后面八国联军逼近北京时,慈禧说到做到,仍然劝和的兵部尚书徐用仪、户部尚书立山、吏部侍郎许景澄、内阁学士联元、太常寺卿袁昶五人,被慈禧在7-8月间砍了脑袋,这五人在历史上被称为庚子五忠。 

1900年6月21日,慈禧以光绪的名义发布了一份宣战诏书。 

在电视剧《走向共和》里,慈禧向哪些国家宣战写得清清楚楚,但实际上,慈禧这份《对万国宣战诏书》,大家可以在网上轻易搜索到,里面并没有点明对哪国宣战。 

慈禧保持了最后一丝理智,这份诏书从来没有说具体要跟谁宣战,其实庚子之乱打得一塌糊涂,因为列强也没有对清政府宣战。 

这份诏书更像是内部动员,而不是对外宣战,事实上,也最多传到了内阁及部分地方督抚一级,列强们从来没有收到过这份文件。 

慈禧向十一国宣战,一直是被夸大的,连《走向共和》这种相对严肃的电视剧也搞错了,清政府在七八月对列强的国书里,一直重点重申他们没有宣战,战争是因为列强攻打大沽炮台而起的。 

清政府一直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所以北京才出现那么奇幻的现象,几万名义和团和清兵,去攻打只有40名士兵守卫的西什库教堂,和500名洋人守卫的东交民巷使馆65天,居然攻不下来。 

不仅攻不下来,还有人偷偷给他们送粮送菜。 

我小时候看到这段百思不得其解,那么小一个地方,不要说几万人,几万头猪蒙着眼睛都可以冲进去了,一直到读历史资料才发现,清政府压根没打算下死手,炮弹只往无人空地打,清军还给划出了警戒线不让义和团往前冲,至始至终,这伙人就知道自己玩不过洋人,只是在想办法逼洋人来谈判。 

庚子之乱的起源,不过是一个大股东,对另一个大股东的心理战。 

而作为工具人的义和团,注定是要被牺牲的。 

 庚子国乱 

在慈禧发布诏书前,619日下午,总理衙门限各国使馆人员24小时离京,去天津居住,大清会派兵保护,但24小时实在太匆忙了,打包时间都不够用,第二天早上,德国公使克林德(前文枪击义和团那个)决定跑趟总理衙门商量一下,但他乘轿到王府井大街与东华门大街拐角处时,遇到神机营恩海巡逻,两人发生口角,克林德与恩海对射,被恩海一枪给打死。 

克林德是德皇的叔叔,在各国公使里地位最高,打死克林德,清政府和列强沟通的最后一道门也就此关上了。 

两边算是真正翻脸,第二天慈禧对内发布了诏书(动员令),清兵与义和团开始去攻使领馆,列强准备对北京下死手。 

前面提到的联军将领西摩尔带的部队太少,才2000人,6月在杨村、廊坊遇到狙击后退回去了,大使们空等一场,事情闹大后,各国联军重新推选德国人瓦德西做统帅,7月中下旬在天津一带集结了3万军队,到84日,瓦德西率2万多人攻向北京,轻易就击垮了满清军队和义和团,814日包围了北京城。 

815日凌晨,慈禧装扮成一个民间老太婆,带着光绪、载漪、奕匡等王公大臣逃出北京,往山西方向逃窜,临死前还弄死了光绪心爱的珍妃。 

一辈子荣华富贵的慈禧,在向西逃难的路上,吃了许多苦,差点都要混到找人要饭的地步了,具体内容大家可以看《宫女谈晚录》这本书,作者是慈禧贴身宫女,晚年时将当年的经历口述了下来,有大量真实的历史细节,强烈推荐。 

但慈禧只是吃了点苦头,北京城却是被八国联军给血洗了。 

3000名英军、800名法军、8000名日军、50名奥军、50名意大利军、2100名美军、4800名俄军将北京划分成不同的占领区,下令军队可公开抢劫三天,并对北京城进行了大屠杀。 

实际上大约一共发生了八天的暴行。 

这是中华民族,近代最耻辱的时刻之一。 

《日本邮报》曾刊登了弗兰克.布林克利的记录,八国联军在北京肆意烧死、奸杀、肢解、活埋、枪杀、绞死了约十万人,光是在通州,就有573名妇女为避免被强奸自杀。

“北京街头到处可见砍下来的人头,屋子里挂着百姓的首级和被肢解的尸体。” 

大清灭亡史 下:武汉的枪声

八国联军乾清宫合影

法国人曾将平民们逼入胡同,再乱枪杀射,不留一个活口;日本人对抓住的中国平民实以酷刑,用活人试验子弹;印度兵到处入室抢劫首饰;德国人驱赶着牛车,沿街乱抢;德日法俄还在北京郊区见人就杀,将老人当作活靶子,将儿童开膛破肚,有些洋鬼子对中国女性的小脚很感兴趣,砍下来带回国。 

大清灭亡史 下:武汉的枪声

 一名联军头目和一名被抓的清朝女子合影,几天后这名女子被杀害,联军头目脱下她的小鞋子作为纪念品带回国

 哪怕是满清大臣,也没人逃脱,主战的徐桐在家上吊自杀,同治帝的岳父崇绮全家女性十几人被强奸,崇绮夫人不堪受辱,率全家八十多口人自焚,逃到山西的崇绮听到消息后也上吊自尽,直隶总督裕禄的七个女儿被联军抓到天坛轮奸,安徽巡抚福润的90岁老母被联军剥光侮辱,用皮鞭抽死。 

庄亲王府最惨,财物被全部抢光,联军还放火灭口,烧死了1700多人。 

为了让自己的家人少受侮辱,母亲会淹死自己女儿,丈夫会杀死自己妻子,西单的一口水井就打捞出十三具女尸,都是做母亲的淹死女儿后,自己跳进去自杀的。 

当北京陷入地狱时,慈禧只顾逃命,向洋人乞求苟活下来。 

为了安抚洋人,让洋大人息怒,慈禧下令剿灭义和团,干掉自己操作不当的工具人,并让李鸿章和奕匡为全权大臣跟各国谈判。 

慈禧过河拆桥,当初叫义和团打洋人时,给发了粳米两万石、银十万两,叫人家小甜甜,现在为了讨好洋人,对义和团赶尽杀绝,又叫人家牛夫人。 

义和团被清军和洋人迅速扫荡干净,义和团各路首领中,朱红灯、曹福田被清军处死,张德成战败后被民众砍成肉泥,红灯照林黑儿被清军送给瓦德西,洋人将其处死后做成标本,拉回西方展览用。 

义和团就这样从历史中被抹除,对于这段悲惨的历史,我们用一句话就可以解释: 

一个失去民心的政府、一个威望扫地的政府、一个缺乏向心力的政府、一个试图愚弄民众、只擅长玩弄权术而不通历史进程的政府,当他试图指挥群众运动时,只会被群众运动所反噬。 

义和团运动的混乱根源不在义和团本身,而在于满清统治阶层深入骨髓的腐烂! 

当然啦,光杀义和团洋人还不解气,还得杀主战派大臣。 

慈禧举双手赞成。 

来来来,只要不杀老娘,杀谁都可以。 

19012月,慈禧令亲义和团或主战派庄亲王载勋、赵舒翘、英年自尽,将毓贤正法,逃命途中病死的刚毅开棺戮尸,军机大臣启秀和徐桐的儿子徐承煜在北京处决,前后共杀了174个主战的大臣。 

倒是保住了端郡王载漪父子两位祸害,说是流放伊犁,实际上让其流亡于西安,住在蒙古阿拉善王家。 

又将反对义和团或主和派许景澄等人平反昭雪,加上给了洋大人4.5亿两白银赔款(加利息什么的实际10亿两),总算让洋人消了气,准许慈禧回北京。 

这就是慈禧著名的“量中华之国力,结与国之欢心。” 

190218日,满足了列强要求的慈禧,终于重回北京。 

这里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列强不趁机瓜分了中国,而让清廷又苟活了下去? 

其实法俄两国是想以长江为界瓜分中国的,但英国害怕法俄坐大,坚决不让,英国联合日本、德国一起反对法俄的计划,最终达成了要钱不要土地的基本框架。 

不过就算法俄瓜分方案通过,以中国国土之辽阔,国情之特殊,其统治成本太高,我个人相信也是搞不成的。 

前面一直说,此时的大清朝是三股势力:满清贵族、洋人殖民者、汉人武装并立,满人和洋人在北京闹得不可开交时,汉人武装在干什么呢? 

汉人武装们在忙着搞东南互保呢。 

 袁世凯 

大清灭亡史 下:武汉的枪声

经历过太平天国、鸦片战争、捻军、白莲教、洋务运动、甲午战争、戊戌变法、庚子国乱一顿收拾的满清王朝,在1900年时,实际能直接控制的土地,只有山西、陕西、青海、甘肃、直隶南部。 

东南各省渐渐落入汉人武装手里,其他各省与洋人交错统治。 

经历过从太平天国开始的几十年的战乱,在全世界面前搞得灰头土脸的满清中央政府,威望几乎荡然无存,1900年左右的汉人实权大臣,实际已经十分看不起满清贵族。 

看看这些LOW货把国家搞成这样,不能再跟他们一起玩了。 

刚闹义和团时,列强怕影响到他们赚钱,找到东南各割据大臣都熟悉的盛宣怀,由他出面找到各位大佬,一起商订保护列强们的权益。 

大佬们点了头,所以混乱只在北方,渗透不进东南。 

6月21日慈禧发布宣战诏书后,控制邮政电报的盛宣怀根本不买慈禧的账,并没有向下级发送电文,李鸿章直接回电朝廷说这是“乱命”,两广不能奉诏。张之洞更狠,说要吓一吓这个老寡妇,上折子说:臣坐拥东南,死不奉诏。(源自《蓬屋说诗》) 

意思是北京那老太婆疯了,我们自己玩吧,东南各省督抚纷纷点赞,湖广总督张之洞还建议要是北京不保,就推举李鸿章出任总统主持大局。 

各封疆大吏不仅不听中央命令,还在26日搞了个《东南保护约款》,湖广总督张之洞、两广总督李鸿章、两江总督刘坤一、闽浙总督许应骙、山东巡抚袁世凯、安徽巡抚王之春、浙江巡抚刘树棠、广东巡抚德寿(这哥们还是个满人)都支持东南互保。 

这跟宣布独立已经没什么差别了,可见清政府在地方大员面前,早就颜面无存,都不用跟中央打招呼,自行决定外交与财政事宜,连清政府后面也被迫同意了这种说法。 

这般大逆不道要诛九族的行为,慈禧后来是怎么处理的呢? 

慈禧惹不起他们,事后只能说表扬他们“老成谋国”、“悉由尊奉谕旨不欲失和之意。” 

当地方公然反对中央命令,中央事后还要表扬他们时,只能说明在当时,中央已经没什么号召力了。 

那为什么此时东南各省不干脆直接宣布独立呢? 

其实大家是想独立的,但是时机还未成熟。 

事物的推进总是内因和外因两种力量的结合,此时清廷虽然拉垮,国家没有了向心力,但两百多年的满清余威,以及慈禧残弱的掌控力还在,民众还习惯有一个皇帝坐在台上,尤其是革命的思想需要缓缓深入人心,封建的余毒需要慢慢动摇摧毁。 

这个任务,体制内的人无法搞定,就非得体制外的孙中山、黄兴在外围来完成了。 

孙中山26岁在澳门行医时,慢慢形成了自己的早期政见,28岁写八千字长文给李鸿章,建议变法改革,但李鸿章懒得见他,11年后,1905年,孙中山思想逐渐成熟,在东京成立同盟会,提出了三民主义,分别是民族、民权、民生。 

第一个所说的民族,就是要打倒满清专制和列强侵略,承认民族自治权。 

孙中山政治政治纲领十六字: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 

第一个提到的,也是推翻统治。 

在这之后,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志士,对腐朽的清王朝发起疯狂冲塔,从1906年起,黄冈起义、七女湖起义、镇南关起义、广州新军起义、黄花岗起义等等,一大批仁人志士,以自己性命为代价,不断从外围冲击清王朝。 

确切地说,外围的武力伤害并不高,但是拿命宣传的革命思想因此广为流传,民众开始意识到大家需要一个怎样的政府,意识到的统治是非正义的。 

统治的意识形态领域,被孙中山等人冲击得七零八落。 

尤其是最后一次军事上的努力,编练新军,因为吸收了大批受革命党影响的年轻人,掘了自己的坟墓。 

而汉人实权派,则从内部瓦解清廷,剥夺武装力量,满清是在内外两股力量的夹击下,才终于倒台。 

慈禧从西安回来后,因为庚子国乱冲击太大,也好好反思了好一阵子,觉得这日子不能这么过了,再这样搞满清肯定完蛋,遂决定开始搞新政。 

1905年,清政府搞了30多项改革,主要集中在政治、经济、军事、教育四大类。 

经济方面放松了对私营企业的法律限制,奖励实业,放宽人员流动,使人口大量流向城市;政治方面废除了酷刑,停止卖官;教育方面废除了科举,办新式学堂,去日本留学的学生,从1903年的1300人猛增到1906年的12000人,但这些人在日本学的都是新思想,全跑革命党那去了;军事方面开始练新军,想再打造一支控制的现代军队。 

也就在这段时间,汉人诸侯开始纷纷辞世,190111月,78岁的李鸿章去世,190210月,72岁的刘坤一去世,19037月,71岁的许应骙去世,张之洞和盛宣怀年轻一些,一个活到190910月,一个活到19164月,都是72岁去世。 

汉人军头老一辈集体去世,使其最大话事人,突然变成了青壮猛男袁世凯。 

袁世凯被历史猛的推了一把,站在了时代的最前线。 

李鸿章去世后,42岁的袁世凯继承了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在当时堪称奇迹,而且这时候,袁世凯已经在天津的小站练了6年新军。 

小站是天津的一处小镇,原叫新农镇,淮军曾在这里驻兵20多年,最早带队练新兵的是李鸿章老部下,淮系官僚胡燏(yu)棻(fen),军队以淮军残部为基础,招募新军人组成,各级军官都是原淮军将领,原名叫定武军,后来胡燏棻调任平汉铁路督办,袁世凯在1895年底接手了这支部队。 

汉人大员过去所依仗的军事实力,分别是湘军、淮军,湘军是曾国藩自愿撤的,前面说过,淮军出自湘军,后期在各种战争中被打残,战斗力日渐衰弱,不堪重用,主力都去驻防大运河,成了二线部队,新军又出自淮军,所以汉人军头的势力依次是湘军、淮军、北洋新军,而代表人物依次传承则是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

大清灭亡史 下:武汉的枪声

 北洋新军

袁世凯能接手这支军队,是因为他脑子特别活,能来事,从朝鲜退回来后一直在北京活动,请人写了一部兵书,用自己名字发表,把个人IP包装成了军事博主,还到处@各路大员求转发,造成舆论影响,天津缺人时,才得荣禄、李鸿藻、翁同龢保荐去上的班,接手这支军队后,袁世凯按德国营制操练,用德国军官教习,又聘请了徐世昌、唐绍仪等人加入,挑选兵员也十分严格,买的又是西洋先进武器,成为当时清政府最优秀的一支军队。 

这支被清廷寄予厚望的新军,到后面发展到北洋六镇时,五年间军费曾占全国所有军费的70%,但袁世凯却把这把军队培养成了自己的私人武装。 

袁世凯给所有军官高薪,一个炮兵统带月薪150两,办公费200两,步兵统带月薪100两,办公费300两,马队及工程营统带月薪100两,办公费200两,一个长官的月收入,是普通家庭收入的15-20倍,袁世凯还故意纵容军官虚报长夫人头吃空饷,睁只眼闭只眼,大家对他感激涕零,死心踏地。 

当时军队里流传着这句话: 

“袁宫保是北洋军的衣食父母,有了袁宫保就不怕没有升官发财的机会。” 

国民时前面十几年打得昏天暗地的那一波北洋军阀,段祺瑞、冯国璋、曹锟等人,全都是从小站袁世凯手里头起家的,后期的四个总统,九个总理,也全是袁世凯培养出来的,袁世凯一死,没人镇得住他们,这些小弟就各建门派,各搞各的字头。 

在小站练兵六年后,李鸿章去世,袁世凯接手了李鸿章的政治资源,这时他已经在朝着军政寡头的方向发展了,清廷一看好家伙,再不管管,就要养出个比曾国藩、李鸿章还要头疼的汉军寡头出来,这可怎么办? 

拾壹  武汉的枪声 

慈禧当然是知道个中利害的。 

当初养出个湘军头头曾国藩,淮军头头李鸿章,重创过的军权和财权,好不容易将这两个寡头熬死,他们的军队也散的散、残的残,现在这一幕眼看又要重新上演,必须马上制止。 

此时满人贵族大多都是些酒囊饭袋,成天提笼遛鸟,沉迷于吃喝嫖赌抽,但镶白旗出了个不错的后生叫铁良,既忠心又冷静,说话直来直往,办事一点都不油腻,精明强悍,慈禧判断他会成为下一个荣禄,着重培养,用他去摧毁汉人势力的财权与军权。 

她受够了汉人军头们在东南互保事件的表现,慈禧要挖断汉人大佬们的根基,绝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 

1904年,铁良奉命南下,进攻汉人大佬的总基地,慈禧在中央跟其打配合,一一敲掉了东南各省汉人头头的钱袋子。 

铁良先去江苏,查江南制造局的账,两江总督魏光焘刚想出手制止,慈禧急令将他调任闽浙总督,趁两江群龙无首,铁良对盘踞在江苏40年的湘军旧部进行了大整顿,听话的平调,不听话的弄死,没毛病的全部辞退,收回了江苏的财权。

 接着铁良又直奔武汉,湖广总督张之洞见他杀气腾腾而来,不敢招惹,双方讨价还价,交出了一部分财权和军权。 

其他督抚见老大都怂了,也都勉为其难配合铁良上交财权。 

问题来了,从曾国藩时代一直被汉人牢牢控制的东南,怎么就这么不堪一击? 

其实主要还是李鸿章、刘坤一、许应骙这些大佬集体离世造成的,而袁世凯此时还不够强大。 

1906年,慈禧命铁良夺取了袁世凯的兵权,统帅北洋六镇中的第一、三、五、六镇,而这四个镇,原本是袁世凯手下凤山、段祺瑞、张怀芝、吴士珍的地盘。 

袁世凯第二年也被叫到北京来担任军机大臣兼外务部尚书,明升暗降,失去了对新军的指挥权。 

汉人势力被逼到了角落,满人与汉人从曾国藩时代一直维持着的平衡,正式被打破,两边从此开始撕破脸。 

就在两路人马焦灼时刻,慈禧死了。 

190811月,统治中国半个世纪的慈禧,终于死了,年73岁。 

临死前一天,慈禧为了防止光绪上位算她旧账,还提前用砒霜毒死了光绪。 

光绪被毒死的证据来源于2008年,对他生前一缕头发的化验,发现有超量的砷残留,也来源于御医屈桂庭《诊治光绪帝秘记》里可疑的记录,大部分史学家都倾向于认为是慈禧下的毒,她具有充分的作案动机。 

在这里,我想简单地给慈禧做一个人生总结。 

她是一个坚守满清贵族阶层利益的人,她懂权谋、有手段,历经几朝还能平衡各股势力,维持大清这间破屋子不坍塌,甲午战争、戊戌变法的失败不都算是她一个人的责任,但为了维护满清利益,她拒绝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改革,也为了维护满清利益,她一手造成了庚子国耻,使无数人家破人亡。 

慈禧是一个为了统治阶层操劳一生的人,她对享受荣华富贵的清贵族有功,为他们多拖延了几十年的好生活,但对陷入地狱模式的华夏有过,使中国一步步陷入到更深的灾难中,拉低了中国的下限,增加了中国重新复苏的难度。 

她不是一个好人。 

慈禧死后,朝政落在了幼皇帝溥仪的父亲、25岁的摄政王载沣的手里。 

大清灭亡史 下:武汉的枪声

载沣和溥仪、溥杰

载沣早就看袁世凯不顺眼很久了。 

确切地说,是整个满清贵族早就想搞袁世凯了,你袁胖子想做曹操,真当我们看不出来么? 

在慈禧去世前三年,1905年时,清廷派载泽、端方等五大臣满地球跑了一圈,去研究国体怎么搞?觉得只有立宪一条路可以解决满清问题,可以“皇位永固、外患渐轻、内乱可弭。” 

看来看去,觉得日本的君主立宪制最好,决定学习日本的模式。 

这个事情一直慢腾腾地搞,推进得十分慢,因为满清贵族知道只要一搞内阁,他们的权力就要变少,实在舍不得革自己的命。 

要一个人放弃利益,比叫他放弃爹娘还难。 

而你,袁世凯,居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搞山头,直接威胁到了我们清贵族的利益,我们怎么会放过你? 

袁世凯知道载沣想搞他,连上朝都不敢去,说是腿脚有毛病,得在家养着。 

载沣跟军机大臣们开会,叫他们拟一道杀袁世凯的上谕,庆亲王奕劻和世铎都懵了,怎么上来就杀实权派?袁世凯对北洋六镇的影响力还在,杀了他,下面的军官可能哗变的。 

作为慈禧晚年最中意的汉人大佬、托孤心腹,张之洞也强烈表示反对,理由是“主少国疑,不可轻于诛戳大臣。” 

张香帅平时不喜欢袁世凯,他嫌袁世凯没文化,但唇寒齿亡,总得为汉人实权派留根独苗,再说这载沣太年轻,一上头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杀了袁世凯,保不准下一个就杀自己。 

因为张之洞的强烈反对和后期活动,袁世凯捡回了一条命,载沣没有杀他,但说你不是腿脚有毛病吗?削职为民回去养病吧,你的军机大臣的岗位,交给满人那桐就行。 

1909年1月,袁世凯离开了北京城,临走前,他把在北京刚买的府学胡同豪宅送给了段祺瑞。 

袁世凯心里头明白,只要他能收买这帮军官的忠心,朝廷迟早还得启用他。 

袁世凯便假装在河南老家钓鱼,一边使钱贿赂京城要员,一边在京城散播铁良谣言,离间铁良和其下属良弼的关系,铁良被迫辞职,清廷又失了一名干将。 

失去慈禧制衡技能、和铁良铁腕手段的满清贵族,开始一路作死。 

从1904年铁良干翻东南的汉人财权,到1909年干翻袁世凯的北洋军权,整个汉人官僚集团都只是在忍受观望,是因为他们总觉得国家立了宪之后,还是有些希望的,只要开国会,总会给汉人官僚分些股权吧。 

但到了1911年5月8日,清廷公布了第一届13人内阁名单,几乎全是满清贵族,只有4个汉人担任不重要的工作,纯粹意思一下。 

地方的汉族官僚们十分失望,因为这个皇族内阁,会剥夺他们上奏皇帝的权利,各省也会由内阁统治,现在财权、军权、地方任命权都要被剥夺,汉族官僚们没得选了,掉头倒向了革命党。 

为什么慈禧才死了三年,清廷马上就倒台,是因为慈禧在任上时,懂得忍让,懂得在合适的条件下分权分钱,不把事情做绝,这就是制衡。 

而这个立宪工作,彻底断绝了汉人官僚的希望,大家形成了一个共识:满人是不会让出任何利益的,只有干他娘的了。 

我看到有些观点,这时候的清贵族,最好的退出历史舞台的方法,就是让出大部分权利,让汉人执政,还可以抱着金钱和名望过日子。 

我觉得是不可能的。 

因为辛亥革命后,清贵族不就是这么干了吗?只要钱和名利,让我呆在紫禁城就行,但还是被赶走了。 

清贵族无法全身而退,这是因为他们得天下本身就不正,不像大明那样充满群众认同,而只是官僚认同。 

打个比方,就算1911年清贵族提前让出了权力,2021年的你,能认同中国还在供养一个满清贵族吗? 

不可能的。 

清贵族也是清楚这一点,所以死抱着利益绝不撒手。 

那就彻底翻脸吧。 

1911年9月,四川爆发保路运动,同盟会还在荣县搞独立,吓得清廷赶紧调湖北端方的新军前去镇压,武昌空虚,新军里的革命党就打算起义,本来打算10月16号开干,结果10月9日配制炸弹时不小心发生爆炸,被俄租界巡捕赶来,搜到革命党名单,起义文告,转交给湖广总督瑞澄。 

瑞澄要关门抓人,新军一看算了,提前干吧,10月10日晚上便抢先起义,一炮打先,干翻了清廷总督,成立了湖北新政府。 

新军本来是清廷练出来的军队,怎么就反了呢? 

前面说过慈禧搞新政,每年一万多人跑去日本留学,而日本那边全是革命党,早就受了革命的熏陶,参加了同盟会,这些留学生回国后又参加新军,成为中下级军官,当时全国新军总人数为24.1万人,其中南方的同乡会就有9.5万人,他们几乎都参加了辛亥革命,这些人思想活跃,会搞宣传,上上下下,早把新军渗透得跟筛子似的,逐渐使新军革命化了。 

蔡锷、阎锡山、孙道仕、吴禄贞、许崇智等等,就是在武昌起义后,在各地发动新军起义的。 

满人意图培养的新军,最后成为第一个朝他们开枪的人。 

这就是一个悖论了,满清接受现代文明,会发生排异反应,速死;不接受现代文明,那就是慢慢被人锤,也得死。 

晚清那么多怪异的现象,各种荒唐事情,归根结底,是满清不愿意放弃对汉民的统治,一直在历史潮流中反复挣扎,才出现的诡异情形。 

武昌起义发生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全国湖南、广东、陕西、浙江、福建、山西、广西等十五个省份宣布起义,个个都说自己是革命党。 

不仅新军要独立,汉人官僚也要独立。 

武昌起义的规模,比太平天国,比捻军的规模小太多了,怎么就这么一下,马上全国形成摧枯拉朽的局面? 

怎么就有人带个头,一点就炸了呢? 

因为假立宪一出来,各省汉人官僚就对彻底失望了,渣男,一直在玩弄我们是吧? 

晚清时每年政府几千万两白银的赤字,使他们抢夺汉人利益时下了死手,又不懂平衡,财权军权都想要,汉人官僚不想跟他们过日子了。 

一句话,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武昌起义的发生是偶然的,但革命党的成功是必然的。 

起义军占领武汉三镇后,清廷急得直挠心窝子,想叫北洋六镇去压镇,但军队居然不听调动,这伙人只听袁世凯的,急得载沣让袁世凯老下属阮忠枢带去诏书,任命他为湖广总督,还叫庆亲王写信安抚还在钓鱼的袁世凯:勿介意旧事,迅速出山,拯救世界和平。 

当初要杀我的是你们,现在来求我的也是你们,袁世凯哪里会轻易答应,吊起来卖,开出六大条件。 

前四条是团结人心,分别是召开国会、组织内阁、释放政治犯、解除党禁,后两条是掌控实权,分别是要全军的指挥权和充足的军费。 

载沣本来不肯答应,没想到各省纷纷宣布独立,这是把清廷放在火上烤,载沣一咬牙全同意了。 

袁世凯这才说好了,我的腿脚没毛病了,可以出来打工了。 

1911年10月下旬,冯国璋带北洋六镇军队进攻汉口刘家庙,打得革命军惨败,汉口、汉阳陆续失守,但袁世凯突然命令冯国璋别打了,开始跟革命党开始秘密谈判,最后达成协议,只要袁世凯能让清帝退位,就推举他做民国大总统。 

袁世凯这次出山,当然不只想官复原职这么简单,他要的是最高权力,袁世凯曾说,“满清就好比是一棵大树,不是摇一下就会倒的,你得来回摇。” 

每一步,都算得很清楚。 

袁世凯回头在清廷这边一番操作,叫北洋军官联名通电朝廷,要求清帝逊位,建立共和,清廷一看大势已去,不可能再把这些独立的省份要回来了,只能要了些优待条件,同意逊位。 

1912年2月12日,隆裕太后代行颁布退位诏书,满清276年王朝结束,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职位,袁世凯担任中华民国大总统。 

大清就此灭亡。 

拾贰  必死无疑的大清 

其实武昌起义时,革命党的力量还不够强大,袁世凯掌握了主动权,压着革命党的军队打,这时候要不要结束满清王朝,也是袁世凯所占权重最大。 

这也是袁世凯为什么能窃取革命果实的原因。 

那孙中山、黄兴他们所做的贡献不大吗?辛亥革命不伟大吗? 

不,孙中山依然是伟人,辛亥革命依然非常伟大。 

推翻腐朽的满清王朝,必须是内外两股力量一起行动才可以,从曾国藩、李鸿章,一直到袁世凯,属于内力,而孙中山、黄兴,属于外力,革命党带来的不仅仅是推翻一个王朝,也给全国人民带来全新的认知,使全国人民意识到,不能再被一个封建王朝所统治,要寻求一个新的国家体制。 

大清是必死无疑的,因为大清的存在,一直是反时代潮流的。 

为了方便统治,一直在愚化汉民,压低汉民的经济条件,使大部分民众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 

知乎作者“峥嵘岁月”曾谈及他们湖南某县的县志记载,清初顺治年间,他们县有十七所私塾,到乾隆年间,只剩一所,谁不经允许开私塾,斩立决,家学所授课业,不符合者,斩立决!导致他们县文盲率降到一个可怕的地步,俩村人口五千以上,找不到一个会写名字的人,平均识字率不到千分之一。 

一直到太平天国起义,摧毁了满清的基层统治,湘军将领回乡办学,他们县的私塾才增加到了100多所。 

根据《18世纪的中国与世界.农民卷》里的记载,中国普通农民家庭一年的收入平均是32两,而一年支出平均是35两,满清一直在刻意通过深达农村的保甲制度,使农民们不会流动,也能成功控制农民永远保持微弱的赤字,每年3两银子的赤字,让农民们无法进入小康生活,永远在为了生计忙碌。 

满清要的是中国民间永远保持愚昧与贫穷,这样他们才能世世代代,江山永固。 

义和团这种现象的本源是人民愚昧吗?不!本质上,这是满清刻意管理造成的结果。 

满清通过联姻蒙古人、拉拢汉族地主军事集团,分享权力和利益,来控制全中国,他们吸取了蒙古人的教训,精心研究了统治方式,用文字狱、保甲制、愚民化、农村赤字牢牢掌握中国。 

我在《当帝国衰落时》里写过,为什么他们知道工业革命却拒绝工业革命? 

是因为他们的权重,永远是防汉,甚于防洋。 

本来他们确实做得挺成功的,但不想有一天,洋人闯进来了,揍得他们鼻青脸肿,他们就分出一部分利益给了洋人,想和洋人一起再继续统治汉人。 

但是在分利益的过程中,动了汉人地方官僚、地主武装阶层原本的利益,加上革命党的觉醒,终于让满清走向了灭亡。 

今天我花了四个月时间,写下这三万多字的《大清灭亡史》,从1811年写到1911年,其实并不只是探讨大清这一个话题。 

这篇文章里出现了三股势力,分别是清贵族、洋人、汉人地主武装势力,其实这三股势力,就是我们这一百多年来,要推翻的几座大山,分别代表民族压迫、帝国主义、封建主义。 

袁世凯去世后留下的那帮鬼军阀,就是封建主义的残毒,后面日本侵华,就是帝国主义的残毒。 

只是在动手解决帝国主义与封建主义前,我们要先动手解决民族压迫问题,所以大清必须死。 

回过头来,我们再翻一翻全世界另外两个,与中国境遇颇有些相似的国家,一个是奥斯曼土耳其,一个是印度,这两个国家,就是典型的没有完成革命,使国家土地无法光复、地主无法推倒、帝国主义还笼罩着他们的天空。 

我写下这篇文章,不仅仅是为了告诉大家,推翻满清有多么不容易。 

而更是为了告诉大家,中国一点点完成革命有多么不容易,中国的革命史,就是全球落后国家里,最光辉灿烂的革命史,也是完成得最彻底的一部革命史。 

那么多先烈,曾经站在最黑暗的深处,站在中华文明的最低点,他们摸索着带领人民走了过来,经历过多少磨难和屈辱,才重新建立了一个伟大的国家。 

让我们向所有为了革命流血牺牲的先辈们致敬,为了让中国重回世界之巅,不顾自己性命而拼搏的先辈们致敬。 

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我们会让她,将来变得更伟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