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斩首事件看法国的报应

法国最近连续发生两次民众被极端穆斯林斩首事件,吓坏了看新闻的宝宝们,不知道为什么搞得这么凶残,看得大家一脸懵。 

第一次是10月16日,巴黎市郊一所初中47岁的历史老师Samuel Paty(萨缪尔.帕蒂),因为上课时展示了关于先知穆罕默德的讽刺漫画,被来自车臣的18岁穆斯林难民Anzorov(安佐罗夫)拿长刀当街斩首。 

据事后调查,帕蒂老师并不是有意要攻击穆斯林先知,他在课堂上讨论的话题是“讽刺宗教类漫画是否属于言论自由”,因此展示了《查理周刊》刊登的漫画,这家杂志因为发表过对伊斯兰教先知的讽刺漫画,而在20151月遭到两名极端穆斯林血洗编辑部,造成12人死亡。 

《查理周刊》其实不仅讽刺穆斯林先知,他们家漫画也讽刺过犹太教、政府、富豪,甚至也讽刺法国人大都信仰的天主教。

从斩首事件看法国的报应
 我将他们家画的一些漫画仔细看完,感觉确实有点过头了,言论自由要有一定的边界,有些漫画确实过界了,我这个无神论者都感觉不太尊重别人,那保守派教宗分子看了肯定会炸。 
但屠杀他们编辑部就更过分了。 
帕蒂老师的出发点和《查理周刊》并不一样,他只是讨论《查理周刊》这样做算不算言论自由,所以拿出了《查理周刊》过去发表过的漫画,这些漫画不仅有伊斯兰教的,还有基督教的,为了尊重学校里的穆斯林学生,上课前他还说谁如果感觉被冒犯,可以暂时离开教室回避一下这堂课。
 
其中有一个穆斯林学生没有回避,回去后还把事情告诉了家长。
 
消息就这么流传出去了,大量穆斯林团体就在网上攻击帕蒂老师,还要求他辞职。
 
其中18岁的车臣青年安佐罗夫最为激愤,越想越气,就赶到学校,用300欧元收买了两个14岁和15岁的在校生,跟他们说他就想吓一吓帕蒂老师,让他们指一下是谁,三个人在校门口等待了两个小时,终于等到帕蒂老师出来,经过两名学生指认,安佐罗夫尾随帕蒂,跟到街上拿长刀砍下了帕蒂的头,随后还对帕蒂进行了鞭尸,一边鞭尸还一边喊:真主至大!
 
安佐罗夫被随后赶来的警察击毙。
 
这件事情震惊了法国,为了表明法国政府的态度,马克龙给帕蒂国葬待遇,还授予他法国荣誉军团骑士勋章和学术界棕榈叶指挥官勋章。
 
从斩首事件看法国的报应
 法国各地爆发了支持帕蒂的大游行,卢兹和蒙彼利埃还在10月22日晚上在市政大楼投放了《查理周刊》的讽刺漫画向帕蒂老师致敬。
从斩首事件看法国的报应
 马克龙在10月17日拉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发表了态度强硬的演讲,说伊斯兰教是分离主义,是“在全世界面临危机的宗教”,并还要继续刊登讽刺漫画给学生们看。
 
伊斯兰世界这边,像土耳其他们最早的态度,也是强烈谴责斩首事件,马克龙这番话一说出来,伊斯兰国家就炸了,他们这边认为,我们是有个暴躁青年砍了你们的人,我们认了,但你别连我们整个伊斯兰世界一锅端都骂上了,给你脸不要脸了是吧?
 
于是科威特、约旦、伊朗、土耳其、卡塔尔都暴躁了起来,在网上吵着要抵制法国货,尤其是奢侈品,这里面跳得最厉害的就是土耳其,微操小王子埃尔多安10月24日说马克龙需要精神治疗,说马克龙“表现得像殖民地总督”,马克龙说埃尔多安你TM够了,当晚就召回了驻土耳其大使。
 
两国闹成这样,断交都正常。
 
就在埃尔多安骂马克龙的前一天,法国布隆市市长因为反对伊斯兰极端行为,收到了斩首威胁,24号里昂第8区区长贝尔赞(Berzane)因同样的原因,也收到了斩首威胁,穆斯林说也要砍下他的脑袋。
从斩首事件看法国的报应
 贝尔赞被威胁
 
到10月29日,果然恐怖袭击再次爆发,为了报复法国,一名穆斯林男性在尼斯的圣母大教堂里面和附近见人就砍,一共砍死三个人,第一名60多岁的女性被凶徒在教堂内当场割喉而死,凶徒还残忍地砍下了她的头,第二名54岁的男性洛克斯被砍成重伤不治而亡,第三名44岁的巴西女性西蒙娜被凶徒追到大教堂前面的咖啡吧砍死。
 
歹徒在现场被警察开枪击中后被送往医院,经查,这人名叫奥萨维,1999年出生于突尼斯,21岁,20209月底到达意大利,10月初抵达法国,也是一名难民。
 
从斩首事件看法国的报应
凶手被捕时
 
事发后,马克龙表示将在全国部署7000名士兵加强安全保护,并称“我们立场依然坚定,保护所有公民,进行坚决反击。”
 
其实法国这边穆斯林搞事,有很大一部分,跟埃尔多安有很大干系。
 
埃尔多安野心极大,一直想一统伊斯兰世界,自己做带头大哥,他不仅对伊斯兰国家有兴趣,凡是有穆斯林的地方,他都想听到他们叫自己一声苏丹老大,所以这些年没少在世界各地恶心别人。
 
这个世界上向其他国家散布伊斯兰宗教意识形态的,主要是两个国家,一个是沙特,一个是土耳其,沙特就是有钱烧的,曾经花了上千亿美金向世界各地传播瓦哈比主义,帮各地穆斯林建清真寺、学习阿拉伯语,最近没钱了,烧不动了,2020年2月宣布再也不对外搞资助。
 
但还有一个土耳其在世界各地煽阴风、点鬼火,土耳其有一个教宗事务管理局,会专门给世界各地的穆斯林拨款建清真寺什么的,训练神职人员到法国和德国传道,地下宣传工作做得棒棒哒,在法国现在有10%左右的人口是穆斯林,约500-600万人,但这些人身在法国心在真主,只听埃尔多安的号召,有教无国嘛,我们讲了无数次的,马克龙一直视埃尔多安是心腹大患,两边随时可能操刀子干起来。
 
大家一定很奇怪,埃尔多安哪里来的底气,敢肆无忌惮到别人家地盘搞宣传,还敢跟法国(也包括德国)这么怼下去?
 
归根结底,是因为土耳其特殊的地理位置。
 
现在涌向欧洲大陆的难民主要来自中东和北非,土耳其这里卡着咽喉要塞,大多数难民想去欧洲就得经过土耳其,2016年时,眼看着几百万难民要冲进来,欧盟赶紧把埃尔多安拉过来签了个难民协议,规定土耳其负责阻止和接收难民前往欧洲,而欧盟每年给埃尔多安60亿欧元财政支持。
 
埃尔多安收了人家的钱,还悄咪咪地把手伸向了欧洲大陆,想要夺取穆斯林移民和难民的影响力,上下乱摸,德国法国娇嗔一声,当然不干啊(英国:妈的还好老子有海峡),眼见着法国德国这班穆斯林跟政府离心离德,要被埃尔多安遥控,都想斩断埃尔多安伸过来的那只手。
 
一年前我们就写过马克龙要抓紧管理国内的穆斯林问题,在帕蒂老师被斩首前一周,马克龙已经提出“穆斯林本土化”,就是土耳其不准再派神职人员到我们这传教了,只有法国政府认可的阿匍才是合法的,还要断绝清真寺和土耳其的经济关系,并冻结了土耳其宗教事务局在法国的银行账户。
 
埃尔多安当然很不耐烦马克龙这样搞三搞四,影响自己的政治辐射,因此两边都跟吃了火药似的,大眼瞪小眼。
 
埃尔多安这人极狡诈、残酷、野心勃勃,他还要对中国边疆地区的情况负有一定责任,中国有一个学者过去好些年前从边疆考察归来,很是吃惊,因为他当时见到部分边疆居民,居然说“我的祖国土耳其”,而且他们当时不识汉字,不说普通话,完全不把自己当中国人。
 
这些都是宗教传播的恶果,埃尔多安在土耳其恢复了伊斯兰教的影响力,使土耳其的世俗化进程大退几步,再满世界传播极端思想,主要就是想利用宗教控制更多势力。
 
看今天这情形,感觉是富有而文艺的法国在被奸诈的埃苏丹欺负,你一定觉得法国满肚子委屈,很想下场撸起袖子揍埃苏丹一顿吧?
 
但如果把历史的时间线拉长,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先要弄清楚一件事,法国明明都是高卢人,怎么就跑来五六百万穆斯林呢?
 
其实是法国人自己请来的。
 
这个事情要往远里说,主要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恶果,一战法国战死131.5万军人,伤残280万,其它原因损失136.5万人,总伤亡达500万人,这个数放在今天还不是很恐怖,但那时法国全国也才4000万人,去掉老人小孩女性,就是损失了整整一代青壮年,加上打仗欠美国39.9亿美元债务,欠英国30.3亿美元债务,而沙俄欠法国的上千亿法郎债务,却因为沙皇全家都被崩了,人死债烂,找不到苦主了。
 
一战打完,法国全境年青人死的死、残的残,财政赤字达180亿法郎,说什么也不想再这么搞一次了,所以二战时德国人一打过来,法国人一看这疯狗一样的气势,立马就怂,死人死怕了,简单粗暴投降完事。
 
法国本土缺少青壮年,二战后经济恢复,又需要大量劳动力,这日子怎么过啊?还好,法国人永远有一张底牌,就是他们在非洲的殖民地。
 
法国在一战前富得流油,那是真阔,靠放高利贷都吃不过来,吸引了30多万意呆利人和比利时人移民,打完一战又吸引了60多万意呆利、波兰、捷克人移民,二战后南欧也发展起来了,意呆利人不来了,法国人愁啊,欧洲人不来就只好找殖民地要人口,最好是还会说语法的殖民地,容易亲近,所以从1960-70年代,84万阿尔及利亚人、27万摩洛哥人、15万突尼斯人涌入法国,给法国人搞工厂流水线、做保姆、打杂,保证高贵浪漫的法国人过上了好日子。
 
这些新移民就是第一波穆斯林,劳动力嘛,个个年青力壮,除了打得一手好工,有一颗闪闪发光的打工魂,就是特别能生,嘿咻嘿咻生下一大堆娃,加上亲戚拉亲戚,朋友结朋友,老乡带老乡,到2000年时,法国突然就有了500万穆斯林。
 
而且这些人都是在法国二代三代了,回老家方言都不会说了,是正宗的法国国籍,但是他们又跟法国本地高卢人不太一样,他们说法语,但是信伊斯兰教,自己扎堆住一窝,不跟高卢人厮混,肤色还不太一样。
 
说到肤色,大家不要以为非洲来的就黑,北非那块就挺白的,像埃及人从来就没黑过,阿尔及利亚、突尼斯、摩洛哥也是白皮肤,但是法国穆斯林分两块,一种是早期白移民,另一种是后来的难民,这种就比较杂了,花花绿绿各种颜色的都有。
 
从斩首事件看法国的报应
 大家一定挺好奇的,这些难民打哪来的?怎么突然就开始有了难民问题?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这主要就是美国造的孽了,2001年以美国发动的阿富汗战争、叙利亚冲突造成了一大波难民,2010CIA在中东搞阿拉伯之春,又跑出来一批逃难的,2012-2015年则主要是叙利亚冲突,还包含了伊拉克、委内瑞内、刚果和南苏丹的地区冲突。
 
美国人特别聪明,搞乱一个地方掉头就走,让欧洲人给他们擦屁股,美国也作作样子收点难民,去年就收了1.8万人,一般控制在2万人以内,几百万难民主要还是往欧洲跑。
 
这些难民平均年龄特别年青,到了欧洲吃高福利,又能拼命生崽崽。
从斩首事件看法国的报应
 
这就大事不妙了,因为不管白的黑的,基本都是穆斯林,按照法国报纸的推算,高卢人不生崽崽,穆斯林狂生崽崽,20年以后,穆斯林在法国比例将超过40%到那时,我们将看到法国遍地清真寺的盛况…..
 
巴黎先贤祠的棺材板已经快压不住了!
 
其实德国的情况跟法国也差不多,不过德国人没有殖民地,所以他们引进的是土耳其人,现在德国有300多万土耳其裔,据说实际数量已经到600万人,著名的德国球星厄齐尔就是土耳其裔,预计到21世纪末德国就可能土耳其化,一想到这么多老乡在德国,埃尔多安做梦都要笑醒。
 
我说过无数遍,只要是“人种+宗教”,就不可能融合,谁融谁傻逼,这些花花绿绿的穆斯林到了法国后,跟高卢人不在一块过日子,在巴黎他们扎堆住在181920区,你走在路上就会有人过来骗你钱,墙上时常有失踪人口信息,游手好闲的人聚在一起吸毒、斗殴、乞讨,还有人为了一点毒资在公共厕所卖淫,跟很多人想像中的巴黎完全是另一回事。
 
他们还会接收埃尔多安宗教管理局的银子,悄咪咪建起了一座座清真寺。
 
高卢人以前太有钱,高度发达的生产力让他们产生了美好的幻觉,以为可以凭爱的力量感化一切,结果现在傻眼了,这些人成为了法国的二代三代后,是有投票权的,为了拉拢这一批选民,法国政客曾经对他们特别关爱,叶利钦当年打车臣的时候,法国总统希拉克是法国伊斯兰友好协会主席,德国总理施罗德也是个爱心泛滥的货,在国际会议上恶心叶利钦,说车臣战争是民族灭绝,并帮助大量车臣人给予政治庇护进入法国。
 
希拉克因此受到了国内穆斯林群体的爱戴,选票都投给了他,但这批车臣人可不是吃素的,到哪都是刺头。
 
没错,20201016日,将帕蒂老师的人头砍下来的那位18岁车臣小伙安佐罗夫,就是这批车臣人的后代!
 
2014年我国昆明火车站发生恐怖袭击,62女见人就砍,造成29人死亡,143人受伤,法国政府当时评论:强烈谴责发生在中国昆明的,造成多人伤亡的流血袭击事件,希望中国当局保持克制,继续同少数族裔展开对话,我们将继续高度关注中国受压迫的少数族裔的人权状况。
 
法国人当时抱着一颗圣母心,不见棺材不死心,还大开方便之门,随后2015年11ISIS就血洗巴黎,后面全法国陆续恐袭不断,每年都来这么几次,法国人每次只是摆鲜花、点蜡烛,并没有彻底根绝问题源头,到今年,才又发生帕蒂老师被人当街砍头事件。
 
法国人走到今天这一步,还跟他们的殖民地制度有很大关系。
 
在全世界基本放弃殖民统治的今天,法国人还悄悄控制着北非和西非的殖民地,残酷剥削压迫殖民地的非洲人民。
 
关于法国人在今天还如何剥削殖民地的,我已经在《从马里屠村事件看世界残酷真相》这篇文章写得很清楚了,这里就不再重复,总之法国人这几百年来,伸手向殖民地要资源、要市场、而让殖民地大部分人民过着悲惨痛苦的生活,而当他们劳动力不足时,又向殖民地要人口,今天又因为爱心泛滥,引进难民补弃劳动力。
 
但这一次,法国人终于踢到了铁板,人口背后的宗教问题、犯罪问题、民族融合问题,让马克龙被埃尔多安死死摁住了命门。
 
一代人要是造了孽,去奴役别人、剥削别人,还成天一派正人君子的模样,可能不会马上遭到历史的复仇,但他们的下一代,下下代,迟早还是会遭到报应的。
 
也许20年后的法国,就真的是一个黑人和穆斯林的世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