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米起诉美国国防部聊起

 

前两天,就在中美即将举行阿拉斯加高级领导人“2➕2”会面前夕,美国的一家法院暂停了把小米认定为中国“涉军企业”的行政命令,解除了美国投资者购买及持有小米股票的限制。

 

该禁令要求美国投资者从3月15日起停止购买这些公司的股票,并且从2022年1月14日起,任何美国人不得直接或间接拥有这些公司股票。

 

也就是说,小米在禁令即将生效的前三天,险之又险的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但是小米这么一个手机制造商,什么时候竟成了“涉军企业”?故事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2021年1月15日,在特朗普还有一周就卸任时,美国防部突然将9家中国企业,列入涉嫌与中国军方有关联企业黑名单,包括小米和中国商用飞机。 

美国商务部也在当天,以涉嫌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为由,将中海油列入实体清单,将北京天骄列入“军事最终用户”(MEU)清单。 

根据当时《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美国国务院和五角大楼官员一直打算要将腾讯、百度、阿里三大巨头也一起拉入黑名单,为了这事已经吵了好几周,但以姆努钦为代表的鸽派认为制裁腾讯、百度、阿里将引发股市大面积抛售从而影响美国经济,最后成功说服了其他人,只将小米拉进了黑名单。 

按路透社的说法,特朗普签署的这项针对小米、商飞的行政令,要求美国人不得持有被列入与中国军方相关的禁止投资名单的中企证券,从2021年11月11日起生效。 

简单点说就是美国资本不准投资小米等企业,必须撤资。 

受此影响,美国当天的OTC市场上,小米集团ADR的股价一度大跌14%,收盘跌幅为7.54%。 

被特朗普拉入黑名单的,除了小米和商飞,另外七家分别是:北京中关村发展投资中心、广东高云半导体科技公司、大新华航空、中译语通科技公司、中国航空集团等,美国国防部清单上的中国公司,已经达到了44家。 

但是小米这样普普通通的科技公司,怎么就跟涉军联系上了? 

 要想了解事情的真相,只需要将小米的美国投资方理清就可以。 

小米从成立以来,就有引进海外产业资本,高通、谷歌都是小米股东,小米还与高通相互投资持股。 

这里头主要还是跟高通对小米的投资有关。 

高通2003年就设立了1.5亿美元的高通创投,用于中国初创企业的发展,在中国投资了60多家企业,其中有13家独角兽,包括小米、中科创达、亿动广告、触宝科技、易到用车、海豚浏览器、中微半导体、摩拜等,小米成立仅一年时,估值2.5亿美元,高通当时就想投,但没有获得总部批准,后来小米估值增长到10亿美元,高通才在2011年参与了小米的B轮融资,小米在上市时,Qualcomm Asia Pacific Pte.Ltd认购了4617万股发售股份,预计上市时一共赚到了19.5亿美元。 

小米与高通是典型的中美高科技企业互利互惠的合作案例,相互持股的好处,是小米手机能大量使用高通首发芯片,小米的销量也保证了高通的铺货量。 

根据代表美国的国际半导体协会此前发文称,美国为了打压中国的华为等企业,美国的芯片产业已经损失了超过1700亿美元。代表企业如英特尔,在2020年第四季度净利润暴跌了15%。大量的中国企业为了规避风险,尽可能的选择了欧洲和日韩厂商的芯片。 

因为现在小米的高端机型主要使用的是美国公司的芯片,一旦将小米拉入黑名单,小米也会加速“去美国化”,这对于美国的芯片商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对高通、英特尔等美国芯片厂商来说,多一个中国的小伙伴就多一分生存空间,但显然特朗普并不这么想。 

 特朗普将小米拉入黑名单,实则是一石二鸟。 

第一发是击伤小米,因为小米现在的规模较大,还投资了大量半导体领域,容易遭人记恨。

 因为美国对华为的制裁,使原本在2019年就可以战胜三星,登顶全球出货第一的华为受到重大打击,当时没有受到冲击的小米保住了自己的市场份额,顺利完成了在东南亚、中东、东欧的布局,开始向西欧高端市场进军,取得了不错的表现。 

据Canalys发布的2020年全球手机出货量报告,全球手机出货量前五分别是三星、苹果、华为、小米和OPPO,三星全年出货量达到了2.55亿部,苹果全年出货量2.07亿部,华为全年出货量1.88亿部,小米全年出货量1.49亿部,OPPO全年出货量1.15亿部,按Counterpoint的数据,2020年第四季度,全球出货量小米已经跑进了第三名。 

小米还有个法宝就是小米电视、音箱、吸尘器等等一大堆,都是可以串联在一起的,这个将来有很大的潜力,2020年1月,雷军在新年全员信中宣布,将计划5年投入500亿资金规模,使人工智能物网贯穿智能生态全产品、全平台、全场景。 

2020年,小米还在半导体产业链发力,小米及旗下长江基金在半导体材料、芯片设计、半导体设备、相关元器件采买等产业链,一共投资了80余家企业,重点投资安防芯片、射频芯片、3D光学芯片、存储芯片等。 

以前中国手机品牌向半导体产业深入的是华为,现在华为全方位无死角被美国政府盯死,小米不由自主站在了前排,微一露头,以现在的产业和规模,难免遭到美国政府的惦记。 

不过,这次美国防部禁令和华为的实体清单不同,小米的产业链不会受到影响,只是要求美方撤资,并没有置小米于死地,只是按美国政府的尿性,后面还是很有可能压缩小米生存空间,小米应该未寸绸缪,抓紧时间大量囤积元器件,也要尽可能地扶持国产手机产业链的成长,尽量不要被美国卡脖子。 

 特朗普一石二鸟的第二发是击伤高通,并且恶心当时即将上台的民主党。

 共和党这边后面的大金主,一般来自钢铁、石油、煤炭等传统企业,比如我们的熟客科赫兄弟、赌王阿德尔森,而民主党这边后面的大金主,通常来自新兴金融科技企业,比如Facebook、雅虎、甲骨文、苹果、高通等。

 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因为美国刚开始工业化的时候,中西部矿多,各种传统企业就跑去中西部开矿去了,美国后来日子越过越好,就开始搞去工业化,说过很多次的1965年是个分界线嘛,美国开始把低端工业往日韩等国家转移,为什么要这样搞呢?因为全球化后,其他国家的人生产的东西便宜,美国富裕后人工贵,造不如买,就把一些不值钱的玩意弄出去了。

 随着美国全球化越搞越大,那些迁出去的产业链也顺着日韩—四小龙—中国大陆—越南、印度、墨西哥这条线在游走,中途养肥过日本和中国,美国一边对付那些想超越自己的国家,一边专注玩高科技和金融,这些产业来钱快,赚钱轻松,谁还愿意挣那点辛苦钱?就逐渐形成了今天美国的贫富分化、内陆地区共和党、东西海岸民主党、传统企业拥护共和党、科技企业拥护民主党的大格局。

 原来搞传统工业的白人失业后,他们不愿意干老墨们的活,又找不到其他活路,就去支持特朗普,想恢复工业,“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而民主党大金主们搞钱是要靠全球化的,比如高通的利益,就紧紧跟小米绑定,这是全球化活生生的一个例证。

 特朗普退出全球各种组织,是反全球化,给盟友们加税,是反全球化,跟中国打贸易战,也是反全球化,这些都是跟民主党全球化的利益对着干的,下台前一周突然拉黑小米,也是给高通挖坑,逼迫高通从小米撤资,争取分化高通跟小米的关系。

 既然高通是支持民主党的,那就不要怪我特朗普不客气了,临走前先拿你们祭旗,搞乱一分是一分。 

 按《以色列时报》的统计,现在拜登内阁成员里,从国务卿布林肯、财长耶伦、白宫幕僚长、国家情报总监、司法部长等都是犹太人。

 犹太人在全球其实仅仅只有1400万人,在美国仅有600万人,要知道在美国的华人都有500万人,犹太人只是少数族群,却有着十分重大的影响。

 美国的八大电影公司、三大广播公司、ABC、NBC、CBS、《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都是犹太人办的,华尔街一半的经营者都是犹太人,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伯南克,包括现在做财长的耶伦全是犹太人,犹太人牢牢控制着美国的传媒和金融产业。

 按美国的阶级划分,只有信新教的白皮肤盎格鲁萨克逊人才可以当总统,犹太人最多最多只能做到国务卿,负责出谋划策做师爷,很巧,今年就是犹太人布林肯干这份活。

 关于犹太人,我会另开一部长文介绍他们,这里点到即止,只是告诉大家,犹太人十分重视金融行业,而金融行业跟全球化息息相关,犹太人的内阁数量,也从侧面反应出,民主党是肯定继续拥抱全球化的。

 也是会尽量保护高通等美国芯片企业利益的。

 特朗普临走前拉黑小米的行为,估计很难得逞。

 2019年的时候,高通占据芯片市场33.4%的份额,国产芯片厂商联发科只占据24.6%,差了9个百分点,2019年5月6日特朗普正式开始打压华为后,中国大陆的手机公司都闻到了危险的味道,开始尽量多用联发科的芯片,少用高通的芯片,这造就了联发科逆风翻盘,2020年超过高通3%的市场份额。

 如果让特朗普的阳谋再次得逞,使高通失去中国市场,那高通的市场地位将不保,联发科将掀翻高通的霸主地位,二者将从产业规模和利润上逐渐拉开,相信这是已经当政的民主党所不能容忍的。

 在特朗普下台后,小米公司于2021年1月29日,正式在美国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美国国防部、美国财政部。

 这次起诉的胜算不低。

 美国防部拉黑小米所依据的是《1999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第1237条(NDAA),小米认为美国政府行为涉嫌违反两个法律:《行政程序法》(Administrative Procedure Act,APA),该法要求政府部的立法与行政执法不得“任意与武断”(arbitrary and capricious)。

 按《行政程序法》,小米现可以证明涉军这件事没有充分的事实证据,就可以拿下诉讼。

 还有更简单的。

 按照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任何人均不应在没有正当法律程序的情况,被剥夺……财产”(No person shall…be deprived of…property,without due process of law),小米只要证明美国国防部没有给予其提交相关证据材料并充分抗辩的机会,小米都不用证明自己有没有涉军,哪部美国国防部的决定有充分的事实依据,美国国防部也应当撤回决定,给与小米抗辩的机会,重新审议,再做出决定。

 特朗普临下台前玩的这一手,就是想方设法恶心拜登团队,给他们埋雷,也意图尽可能恶化中美关系。

 但是因为牵扯到中美两国企业巨额的利益,懂王注定是不会得逞的,而且市场也普遍看好小米的前景。就在小米提出起诉的当天,小米股价随即上涨1%。

 果然,在中美即将在阿拉斯加举行“22”领导人会面的前几天,也就是3月12日,美国法院正式禁止将小米认定为中国涉军企业,并停止13959号行政令对小米的限制。法院通过禁令解除了美国投资者购买及持有小米股票的限制,取消了强制售出小米股票的要求,该禁令立即全面生效。

 所以说,对抗归对抗,生意归生意。

 虽然小米取得了意料之中的胜利,但是在案件庭审过程中,美国国防部和商务部当初做出拉入“涉军”黑名单决定的草率,理由之牵强和荒唐简直让人瞠目结舌。他们认为小米“涉军”的一个主要的依据是,小米曾得到过中国工信部的表彰……

 什么表彰呢?在2019年第五届全国非公有制经济人士“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表彰大会中,小米雷军、老干妈陶华碧、TCL李东生、比亚迪王传福等100位民营企业家曾获得表彰。

 

如果获得这个表彰就说小米“涉军”,那是不是制作辣椒酱的老干妈也是“涉军”企业了?这不得不让人啼笑皆非。

 

美国政府为了抑制中国制造业的发展,已经越来越不要脸了。以前虽然是里子不要,但是还要点面子,就算要打压中国,还是要找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随着中国的制造业优势越来越明显,现在不仅里子不要,面子也不要了。 

 观察事物,要透过现象看本质。

 小米被特朗普在临下台前一周拉黑,本质是两党竞争,和中美博弈。

 如果再往深处看,两党竞争的根源是什么?是美国贫富分化加剧的问题。

 扯来扯去,各种理论一大堆,说白了还是国家资源分配、资源垄断造成的矛盾,可以说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就在这里循环,中国古代开朝时一帆风顺,中晚期权贵兼并土地导致农民活不下去造反,反反复复就是这个问题。

 美国现在的情况本质一样,是美国金融资本家们发现全球化赚钱快、来钱轻松,割全球各国的羊毛,比开工厂赚钱来得爽多了,金融跟高科技才好玩,其余的都可以不要,那就把中部工厂都搬走了,中部原先的工人没工作?没关系,养着他们就行,给他们一定的福利,让他们好好交税,好好交医保,还可以继续为国产生效益。

 但人没有工作就容易空虚,容易没有尊严,还只能拿最低收入勉强维持生活,美国工人们就不干了,闹出了一个革命头头特朗普。

 如果说印度一亿人是人,其他十几亿人不是人,那美国现在也有点这个意思,高科技跟金融提供不了那么多就业岗位,只有几千万顶尖人群是人,其他人社会地位堪忧,一步一步往下滑。

 内部就闹得不可开交,赚到钱的要搞全球化,失业的要反全球化,要工业回流美国,想上班想得抓狂。

 没工作的人才懂,失业比失恋痛苦多了。

 特朗普的出现,不仅仅加剧了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对抗,也加剧了共和党自身的分裂,在特朗普粉丝冲击国会大厦发生后,各个重要的共和党要员都站出来抨击特朗普,但是过了半个月,又个个改口说不想弹骇特朗普,变化这么大,是因为各个议员还是需要所在区人民的选票,而共和党州拥有选票的人民,是支持特朗普的。

 小米起诉美国国防部并且获得胜诉,只是历史的细节,所有的细节,都是符合历史的逻辑的。

 而逻辑,藏在美国日益严重的贫富分化里,藏在底层白人迷惘的眼神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