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乡下人的悲歌》说起

国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书房读资料,特别想搞明白为什么有一帮白人是特朗普的死忠粉,对特朗普不离不弃,不管媒体说他逃税也好性侵也好,就是认他是“The One”(天选之子),所以去读了特朗普重要谋臣班农的一些演讲稿,班农在演讲里常提到一本书《乡下人的悲歌》,说是代表着许多底层白人的心声,特朗普的出现其实是代表着这一部分人的利益,我就特别好奇,其实这本书早买好久,一直在办公室的书架上,昨天花了12个小时,从早九点到晚九点一口气读完,发现特朗普很多执政的动机都来源于此,所以今天花几分钟时间跟大家从《乡下人的悲歌》聊起,了解下美国底层白人阶层,也可以叫白人工人阶级在想什么。 

先大概说一下这本书的内容。

从《乡下人的悲歌》说起

 书的作者叫J.D.万斯(VANCE),外公外婆原住在肯塔基州东南部煤田中心的杰克逊镇,这个镇就6000人,还没中国一小区大,这里也属于阿巴拉契亚山脉,在美国,生在阿巴拉契亚山跟中国生在大凉山一样,都属于贫困地区,41.5%的人处在贫困线以下。 

肯德基州的人都比较生猛,万斯的外婆13岁就怀孕,嫁给他17岁的外公,两人一个初中没毕业另一个高中没毕业,后来共生了三小孩,中间流产七次,为了活命,就离开贫穷的阿巴拉契亚山脉,去到俄亥俄州的米德尔敦找工作,他外公后来在一家叫阿姆科(Armco)的钢铁公司上班。 

但他们家族老惦记是从阿巴拉契亚山出来的,也经常回去,所以总叫自己是乡下人。好比一个湖南人迁到了深圳,这个湖南人不会说自己是深圳人,还是会说自己是湖南人。 

他外婆十分彪悍,12岁就差点开枪杀人,结婚后他外公酗酒,他外婆警告一次,说再喝醉就烧死他,有次他外公真喝醉回来睡倒在沙发上,他外婆就真的拿来一桶汽油回来淋在他外婆身上,点了根火柴扔过去,幸亏他们女儿出手相救,他外公才只轻度烧伤。 

这种手刃亲夫的情节我过去以为只在小说里才会出现,美国中西部的女人真是惹不起。 

外公外婆起先常在家里打架,外婆还拿花瓶砸外公的脑门,家里气氛简直像黑帮斗殴一样,孩子们都受不了,但后来外公1983年突然戒酒了,家里也正常了,但这时长大的第二代又开始折腾了。 

第二代这三个孩子里,老大吉米18岁搬了出去,在强生公司工作。老二是作者万斯的妈妈,18岁找了男朋友并怀孕,高中毕业后就结婚生了个女儿赛琳,婚后吵闹个不停,19岁离婚成为单身母亲,1984年又结婚并生下作者,后面不停地结婚离婚换了五任丈夫,中间交过十几二十个男朋友,生了一堆小孩,把家里搞得一团糟,还染上了毒瘾。老三洛莉16岁高中退学结婚,又因家庭暴力离婚,后来去夜校学习,在医院放射科工作,第二次嫁得还不错,生活稳定下来。 

中间用了极大篇幅介绍他们家的狗血生活,他家里人如何一一染上毒瘾,他妈如何经历一次次破碎的婚姻,他学习成绩受家里影响如何下降,美国白人工人阶级的生活如何越来越困难,在外婆的照顾下,万斯终于摆脱这个动荡的家庭有了安定的生活,学习成绩开始上升,最后考上了耶鲁法学院。 

故事的另一个主角是他们的社区,另零零碎碎讲了社区其他家庭,以及社区衰败的过程,别人家跟他家也差不多,各家婚姻极不稳定、总有人吸毒、有人在家里打老婆打小孩、家里总有个酒鬼(仿佛美剧《无耻之徒》),大家几乎都不读大学或者最多读个社区大学,毕业后要么找份简单的工作要么没工作吃救济浑浑噩噩等死。 

社区也越来越破败,有人开始偷自行车,网球场篮球场坏了也没人打理,繁华的镇中心越来越凋蔽,商业区荡然无存。 

万斯是他们家唯一一个正经念完大学的,他在耶鲁上学时就感觉很不对劲,名校里几乎没有他这种出身的学生,大多都是中上阶层的孩子才考上名校,后来就写了这本书吐槽美国白人工人阶层是怎样一点点走向衰败的,并想从自己的人生经历里反思美国的各种社会矛盾。 

万斯的人生经历,确实代表着美国社会走向撕裂的重要原因。 

正是因为有了巨大的社会撕裂,才会在2016年意外选出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 

只有理解了这些问题,你才懂特朗普在总统就职演讲时说的那些话: 

他说:今天的典礼,意义非同寻常。今天我们不仅仅是把权力从一个政府转交给另一个政府,或者从一个政党转交给另一个政党,而是将权力从华府权贵的手中归还给人民。长久以来,我们首都中的一小批人享用着利益的果实,而民众却要承受代价。华府欣欣向荣,却未和人民公诸同好。政客贪位慕禄,而工作渐渐流逝,工厂一一关闭。建制派自顾利禄,而忘记人民应该被保护。 

他还说:我今天所做之宣誓将忠于所有美国人民。几十年来,我们以牺牲美国工业为代价,发展外国工业。以消耗美国军队为代表,援助外国军队。以破坏美国边境为代价,保护着外国边境。我们在海外花倾尽所有,而我们的基础设施却年久失修,陈腐破败。我们助他国致富,而我国的财富,力量和信心已经渐渐消逝在地平线上。工厂一个个关停,搬往他处,将百上千万的美国工人被丢在脑后。财富从我们的中产阶级的手中流逝,却被分配到了世界各地。 

他另外还说:每一个贸易、税收、移民和外交的决定都将以美国劳工和美国家庭的福祉为第一考虑。我们必须保护我们的边界免受他国蹂躏,他们生产我们的商品,偷走我们的公司,破坏我们的工作机会。只有保护,才能带来繁荣富强。我会倾尽全力为你们而战,而我永远不会让你们失望。我们将夺回我们的工作。我们将夺回我们的边界。我们将夺回我们的财富。我们将夺回我们的梦想。在我们辽阔的土地上,我们将建设新的道路、高速公路、桥梁、机场、管道、铁路。我们将让我们的人民不再依赖福利,而是重返岗位。用美国的工人的双手重建我们的国家。我们将遵循两个简单的原则:买美国货,雇美国人! 

如果不是去专门研究过美国社会问题的人,听到特朗普这些话会一愣一愣的,因为这跟过去美国政斗是不一样的,跟传统的两党内斗完全不同,这简直是一个共产党员站在白宫前挑战所有的权贵阶级。 

我把特朗普说话中的重点部分标粗显示了出来,特朗普的大致意思是:我要为白人工人阶级而战!我要把工作抢回来!我要让工厂繁荣!我不要让大家依赖福利! 

我看过许多人分析白宫这四年的斗争,大部分人还是习惯用历史上常见的两党权斗路线来理解白宫,其实不是的,特朗普是石破天惊的一个总统,他不按常规出牌,坚韧不拔,就是要救美国白人工人阶级,真的想让美国再次伟大。 

特朗普说的话句句击中白人工人阶级的心,这些人大都书读得不多,信基督新教,要么是福音派,要么是灵恩派,他们真的相信特朗普是来拯救他们于水火的,特朗普就是他们心中的天选之子!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看《乡下人的悲歌》这本书里,到底讲了美国白人工人阶级遇到了哪些问题,为什么他们对特朗普解决问题充满了期待。 

我将书里的问题做了一个归纳,大致上是:婚姻混乱、毒品、酗酒、教育、超额消费、厌恶吃福利的人群、失业、阶级固化八大问题。 

我没打算将这篇文章写成万字长文,好不容放个长假也不想给自己找不痛快,所以这些问题我讲简单点,也只挑几个问题来讲。 

第一个要讲的是他们婚姻混乱问题,视婚姻如儿戏,这个问题简直比毒品问题还严重。 

作者万斯就非常受不了母亲不停地换丈夫,遇到一点问题家里面就打打闹闹,不愉快马上分手,连换五任还不停地带不同的男人回家,每次分裂家庭都会发生剧烈的争吵,大人们互相辱骂,每次换丈夫又要不停地搬家,而往往新丈夫也是N婚,带着前任的一堆孩子,他们总是结一次婚生一两个崽崽,又结一次婚又生一两个崽崽,关系极混乱,万斯沾亲带故的弟弟妹妹有十几个,每次都要重新适应人际关系,不稳定的生活使万斯心里遭到了巨大的创伤,这种视家庭关系如儿戏的作法,会深深影响到小孩,万斯的成绩一落千丈,后来幸亏到外婆家安居,有了外婆打气成绩才上来,要不万斯这辈子就毁在动荡的家庭关系里了。 

美国的离婚率高达53%(此数据可能有误),一半的成年人离过婚,特朗普自己都三婚,不过明尼苏达大学的调查显示,美国受过大学教育的人群离婚率是在逐年下降的,受过大学教育的人只有29%离过婚,总体离婚率变化并不大的情况下,说明没读过大学的人群,离婚率反而上升了。 

离婚的主要原因是在宽松的道德环境下,经济压力大很容易引发离婚。 

贫贱夫妻百事哀,只要家里经济出现困难,就会发生剧烈争吵,我在阅读《乡下人的悲歌》时,发现万斯母亲曾跟一位开卡车的丈夫年收入10万美元,但他们还是在为钱而争吵,那是1995年,10万美元对中国家庭简直是不可想像的天文数字,他们却把钱都花在了新车、新房、新电器等等各种开销上,加上税和保险,总是入不敷出,完全掉进了消费主义陷阱。 

因为道德相对宽松,美国的离婚,有三分之二是女性主动提出的。 

一个人离一次婚,可能是上头,离两次婚,可能是不慎重,离三次四次婚,那就要好好反省自己是不是渣男渣女。 

那些离婚、分手N次,还总是在公共场合轻易感慨“终于找对了人”、“这就是最后陪我到底的人”,一般都不长久。 

大家不要听西方的一些理论,说单亲家庭也挺好的,事实在现实生活,离婚就是会对小孩形成巨大的心灵打击,给小孩造成一定的人格缺失。 

万斯说他有个同学,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妈了,还在社交媒体上说“终于找到了一个对她好的男人”,她13岁的女儿在下面评论:“停下来吧,我就想让你还有这闹剧停下来。”,可见小孩只想有一个稳定的家庭,过安生日子。 

万斯用他的亲身经历证明,情深不寿,离极必伤。 

另外要对中国女生说一句,千万不要轻易和黑人结婚,在美国黑人生下孩子就跑的机率高达70%,就是十个里面有七个拔屌无情,生完就跑,这个数据因为黑人想吃福利有高估的水分,实际“跑爹率”可能要低一些,但华人、白人、日韩裔都不会为了这点福利干这种事,至少侧面说明大量黑人确实懒得精致。 

第二个要讲的是白人工人阶级的吸毒问题。 

万斯没有对吸毒现象进行深度陈述,但吸毒零零散散分布在他的叙述中,阴魂不散,他家第一次出现吸毒记录,是他姨妈洛莉上高二时,在家跟男朋友吸迷幻药吸嗨了,不省人事,家里把她泡在放满冷水的浴缸等她醒来,而她男友则被万斯彪悍的外婆直接扔到了公园,叫救护车去公园捡人,在重症监护室呆了五天才救活。 

万斯做护士的妈妈也吸毒。 

美国医疗系统有一种奇特的现象,从1990年代以来,美国药企大量推广有鸦片成分的止痛剂,本来这玩意是用来给癌症病人止痛的,但越用越广,还可以让病人免费30天试用。 

美国医疗系统简直是在推销鸦片。 

据在美国特拉华州读书的华人记录,他们高中时很容易买到OxyContin、Percocet这类药品,他们同学先是吃这个止痛,后来上瘾了,一天能磕两天的量,再后来就吸食海洛因,接着是芬太尼,一步步走向找死的边缘,直到两个21岁的同学开Party时吸毒过量,死在大家面前。 

万斯的妈妈和几个继父就是这样走向了药物滥用成瘾,人一旦吸毒成瘾,为了搞到钱,就会撒谎、盗窃、抢劫、卖淫,几乎无药可救。 

万斯是一个普通的底层白人,他周围有姨妈吸毒、亲妈吸毒、继父吸毒,他们住着的米德尔敦主街上,现在一到天黑,就成了瘾君子和毒犯们接头的地点。 

大家还记不记得,我们以前写墨西哥时提到一个数据,美国人每年吸食了全球50%-60%的毒品,美国42%的人吸过大麻,8.2%的人长期吸毒,相当于约2500万人吸毒,看看万斯家的故事,你就知道除了黑人,美国底层白人也卷进了毒品的深渊。 

吸食毒品一般从止痛类药品或者大麻开始,只要过了大麻这关,后面等着你的就是冰毒、海洛因、可卡因这一类深度毒品,在海外很多国家大麻还是合法的,比如加麻大,海外的中国学子一定不要碰大麻! 

第三个重点讲下失业问题,这是很多问题的催化剂,也是特朗普重点要攻克的经济问题。 

让万斯一家在俄亥俄州扎根下来的,是当地的大企业阿姆科钢铁,他外公因为在这家公司上班感到十分自豪,多年以后还能指着某部汽车说这辆车用了我们的钢铁。 

阿姆科钢铁1995年将总部搬到万斯家所在的米德尔敦,1999年在本州另一个城市跟工会产生过冲突停工了,2003年返工,2006年又因工会的事情在米德尔敦跟2700名工人产生矛盾,索性搬到巴特勒县西切斯特镇。2018年净利润1.86亿美元,2020年被克里夫兰-克里夫斯收购。 

这家公司其实还算好,现在还在盈利,有9500名员工,离开米德尔敦主要还是工会作死,米德尔敦后面又没有找到接盘的公司才开始衰落,要知道光中国河北唐山的钢铁产量,对全世界的钢铁公司造成了多大的冲击。 

中国制造的崛起确实在全方位冲击全球的制造业,万斯在书里面也说“工作被中国人抢走了”。 

注意这句,后面班农、特朗普经常挂在嘴边的,“工作被中国人抢走了”,就是指中国工业疯狂发展,卷走了美国工人阶级的工作机会,所以他们在这方面特别恨中国,希望各企业都回来美国创造就业。 

当然不可能再回来了,这里面原因太多了,有美国工会的阻挠、有美国高昂的人力成本、也有美国工人阶层也不愿意再吃这种苦,赚这种血汗钱了。这是另一个话题,这里不深入展开了。 

凡事都有左右,求公平求过头了,就是美国工会这种,会阻碍工业的发展,反而让大家没工作,求效率求过头了,就是美国医疗系统这种,会阻碍基本的社会保障推广,反而让美国人的医疗成本越来越高。 

酗酒、教育、超额消费、厌恶吃福利的人群、阶层固化这些我就不深度展开了(再详写我今天又要书房呆一整天了),快乐教育我们讲过很多次了,也造就了美国底层白人读大学的人少这个事实,万斯的很多朋友最后也只是高中毕业,与我以往想像中大多数美国白人都能读完大学完全不同,还有就是他们极痛恨靠吃福利过日子的那群人,万斯去杂货店打工时看到底层人群,无论白人和黑人都想尽办法薅福利的羊毛,为此深厌痛绝,深感国家养了一批懒人,他们家也从慢慢的支持发福利的民主党,变成了支持反对滥发福利共和党。 

最后当然要支持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天选之子特朗普啦。 

《乡下人的悲歌》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角度去理解铁锈带美国白人工人阶级是如何衰落,同时也是这些人的衰落,造成了他们的代言人特朗普的上台,特朗普上台后四年里一顿风骚操作,才搞得全球腥风血雨。 

每一件事情的背后,都一定有自己的利益链,只要找到特朗普粉丝人群的利益链条,我们就能找到后面特朗普对中国的出牌方式,摸到他们出牌的规律。 

现在距离美国2020年大选也不到一个月,特朗普和拜登只有3-5个点的差距,胜负还不好说,但是同理,哪怕拜登上台,只要摸到其背后的利益链条,我们也一样可以推理出拜登的出牌方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