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武H美女病毒所所长,说一说“裙带关系”!

风萧萧兮易水寒,自昨天双黄连乌龙事件后,没有丝毫意外,武H80后正厅级,美女病毒所所长王延轶,一举被推上风口浪尖。

从武H美女病毒所所长,说一说“裙带关系”!

遗憾的是,这一次王美女的曝光,不是像3年前获得第十二届“中国科学院杰出青年”的风光时,那般风光。

从武H美女病毒所所长,说一说“裙带关系”!

可以看出来,信息都不是正面的,关键词是80后,正厅级,靠老公上位…

从武H美女病毒所所长,说一说“裙带关系”!

为此,我搜了一下武H病毒所。

据公开资料显示,该研究所成立于1956年,为正厅级单位。

武H病毒研究所是专业从事病毒学基础研究,以及相关技术创新的综合性研究机构。

主要负责针对人口健康,国家与公共安全的战略需求,依托高等生物安全实验室团簇平台,重点开展病毒学,环境生物学及新型生物技术等方面的基础和应用基础研究。

从简介中,可以看出来,这家病毒所很厉害,使命也很大。

去年底,武汉肺炎刚爆出时,曾有战友说,怕个锤子,武汉拥有全国唯一一个P4级病毒实验室,如果武汉搞不定,那全国任何一个城市也搞不定。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怎么就没有搜一搜这个所长是谁?

这种亏以前在别的地方吃过一次,用的战斗机非常先进,但因为开上天的是一个无脑X二代,最终我们输给了一个低配的连队。

什么是P4实验室?

答案是最高生物安全防护等级,是专门研究SARS,埃博拉,H7N9…等等恐怖性病毒的实验室,全世界目前只有9个这种重要的实验室。

按正常逻辑来讲,这样一个至关重要的病毒实验室,这样一个正厅级的病毒研究所,掌舵者难道不应该是一个在科研界有所成就,甚至是位高权重的精英?

但很显然,在这一块,是我们的思维闭环了。

其实,在这里要感谢双黄连,因为如果没有双黄连,就不会有网友去扒武汉病毒研究所,就不会扒出这么多。

如此,大众也就不会看到,这个病毒研究所的所长居然是一个80后美女!

80后,美女都不重要,只要有能力,90后,任何一个女性或者男性都有资格来担当大任。

爱因斯坦,26岁就发表了《狭义相对论》;瓦特,23岁研究蒸汽,29岁发明蒸汽机;毛主席主编《湘江评论》时才26岁呢。

但有一点,这些人都是拿得出“货”来的,有实锤证据摆在那里。

但我翻了一下王延轶的履历,本以为这样一个正厅级,年轻有为的精英科研人员,肯定在业界做出过什么伟大的成就。

但我翻了一下,除了荣誉,并没有找到什么重大发现,虽然能找到几篇重要的论文,但也是和老公一起写的。(究竟是老公写的,还是一起?)

值得一提的是,王所长的老公舒红兵是个人物,百度百科显示,他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任武汉大学副校长。

从武H美女病毒所所长,说一说“裙带关系”!

还是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

从武H美女病毒所所长,说一说“裙带关系”!

当然,黑料也不少,最著名的就是那年闹的臭名远扬的——北京大学“假引进”事件

从武H美女病毒所所长,说一说“裙带关系”!

舒红兵生于1967年,据说,一共结过四次婚,比1981年出生的王延轶大了一轮还要多,并且还是师生恋。

 

典型的老牛吃嫩草!

从武H美女病毒所所长,说一说“裙带关系”!

但这些只是道德风化问题,咱们普通民众不管,哪怕你找十个老婆,跟我们没有一分钱关系。

现在关心的是武H疫情,是全中国最顶尖的P4实验室,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能不能发挥作用。

国家投注那么多资源,金钱,为什么,现在武汉仍然是一团糟,还搞出什么双黄连的乌龙事件来。

是实验室不管用,是病毒所不管用,还是这个靠裙带关系上位的人不管用?

目前,微博上已经有人扒出了王延轶的履历:

从武H美女病毒所所长,说一说“裙带关系”!

 

包括与老公的邂逅!

从武H美女病毒所所长,说一说“裙带关系”!

从武H美女病毒所所长,说一说“裙带关系”!

说实话,看到这些后并不感到惊讶,因为武H真的很魔幻。

再发生什么,我都不会震惊了。

从最初的发现疫情隐瞒,再到封城后的500万全国扩散,红花会留着物资不给医生,鄂A0260W的刺痛人民底线等等。

那一个,不让人震惊到底线,再也上不来。

真的,我现在其他都不惊讶了,只为湖北人民,为武H人民被这样一帮蛆虫摆布感到心塞!

恩格斯发表《G产党宣言》时曾说过,我们的核心价值观,是倡导社会公平公正,和谐平等,每个人都有进取的权利….

但很遗憾的是,虽然祖国的思想来自这份宣言,但在这条路上,真的已经越走越远了,尤其是湖北的这波操作,武H病毒所的这波操作,让人尤为感到失望。

这让那些伏案疾书的莘莘学子,让那些埋头钻研的科研工作者,在未来的日子里该如何重拾动力。

如果找一个年龄大的老公,就可以做到正厅级,那么还会有多少女性愿意付诸努力,还会紧握尊严?

不能让一个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中国的女性是很坚强的,这种个例一定要打击,因为它毁坏公平。

如果一个靠着年轻肉体就可以掌控全国最顶尖的实验室,那么国家还建这个实验室有什么意义?

好钢用在刀刃上,现在好钢的确用在了刀刃上,但这个拿刀的力气却不够。

其实最主要的,也是很多人都关心的一个问题:当这些依托着裙带关系上位的人,在面临灾难时,又会发挥多大效力?

红花会12个在编人员,月薪高达几万,是武H普通阶层的好几倍,他们手握资源,又做了什么?

其实,我们的国家不是没有钱,在科研的投入上,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国。

也不是实力不行,眼下的慌乱,眼下的被撕裂,只是都毁在了王所长这样的裙带关系上。

有些人穷其一生,尽其所学,在国家危难之际,却无能为力,有些人生对了家庭,尽管资质平庸,却能手握令旗挥舞众生。

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哀,这是一场灾难给予最大的感触,也是灾难之外,暴露出的最大灾难…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