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大选看走向大分裂的美国

8月23日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警察朝黑人布莱克连开七枪的事已经快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里,基诺沙市发生了激烈的示威活动,有人拿枪和警察对峙,有人烧了街道,有人冲进法院还点燃了警车,造成了200万美元的财产损失,警方为此逮捕了252人。
 
随后,特朗普去了现场,拜登也去了现场。
 
特朗普是9月1日去,他走进被示威人群烧毁的街区,一脸严肃,随后公开称赞执法部门干得好,称示威人群是“本土恐怖行为”,承诺给当地执法部门大力拨款,安抚受损商家。
 
从美国大选看走向大分裂的美国 
对于黑人布莱克遭枪击事件,特朗普只字不谈,更没有见受害者家属。
 
拜登是9月3日去,他跟妻子吉尔在密尔沃基机场见到布莱克的父亲、3个兄弟姐妹以及律师,双方谈了90分钟时间,拜登还打电话给布莱克,双方互相打气。
 
从美国大选看走向大分裂的美国
 
拜登后来谈到这通电话时说,“布莱克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势不可当的韧性和乐观。”
 
特朗普和拜登对待同一种事情完全不同的态度,代表着美国已经走向了难以挽回的分裂。
 
美国已经分裂成了两大人群,特朗普代表着福音派白人、中底层红脖子、大部分犹太人、部分高层白人的利益和价值观,而拜登代表着黑人、大部分拉丁裔、白左的利益和价值观。
 
美国民众从来没有这么清晰地分过左右,特朗普代表着右,要阻止移民入侵、要小政府、要少收税、要停止对外战争、要制造业回到美国;拜登代表着左,要自由平等博爱、要关爱拉丁移民和黑人、要大政府、要多收税、要停止跟盟友闹翻。
 
能支撑他们现阶段脆弱友谊的,就只剩打压中国一个话题了。
 
其实可以再简化一点,特朗普代表着大部分白人的利益,拜登代表着白左+拉丁人+黑人的利益。
 
今年美国大选有许多让人看不懂的地方,根源就在这里。
 
比如民主党这边两个月内吭哧吭哧出了四本书了,一本博尔顿的、一本特朗普侄女的、一本贴身律师科恩的、一本大媒体人伍德沃德的,对特朗普的人品发起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说特朗普贪财、逃税、好色、不要脸、爱说谎、没文化、死骗纸、低水平话唠、出卖国家利益等等等等,真的从随地吐痰到践踏草坪都是特朗普的错。
 
民主党还特意抓了特朗普大谋士班农,并在昨天指使一名前模特出来作证说特朗普二十年前在美网公开赛上对她进行了性侵,把竞选氛围搞得越来越像马克.吐温的小说。
 
就这么密集的媒体攻势,特朗普的民调支持率,居然从落后拜登20%,上涨到现在只落后5%,看这情形,还随时可能反杀拜登。
 
我看网上大批人替特朗普辩护说是因为红脖子们既不看书、也不上网,他们不知道这些事,所以没受影响。
 
大家思考问题的时候,千万不要主观降低别人的智商去寻找逻辑。
 
我相信,支持特朗普的人,都知道特朗普以前逃过税、知道他以前是个放荡公子哥、好色房地产商,也知道他没什么文化、还是个口没遮拦的大嘴巴。
 
但白人们不关心这个,因为特朗普说出了他们的心声,代表着他们的利益,这才是关键。
 
民主党的出牌方式就是错误的,一昧地盯着特朗普的私德进行攻击,这招过时了,特朗普这样的天选之子、扶瓶小仙童有魔法护盾,不吃这套。
 
也有很多人指责特朗普制造了美国的分裂,也是错误的,颠倒了事物的因果关系。
 
应该是美国先产生了分裂,然后再产生了特朗普现象,特朗普的出现是结果,不是原因。
 
美国分裂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人口种族占比发生了变化。
 
从美国大选看走向大分裂的美国
 
上图是1790到2010年美国黑人占人口比例图,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因为大量德国、爱尔兰人进入美国找活路,黑人下降过一段时间,到后期靠生育率杀了上来,到2020年,黑人占美国总人口约13.2%
 
中国人一直觉得美国有很多黑人,是因为中国男性大多看NBA,女性看美国的音乐MV,这些都是美国黑人出人头地的主战场,其实人口比例没那么高,后来知道真相的中国人往往男默女泪。
 
亚裔现在占美国总人口的5.4%,其中有约500万人华人生活在美国,混血约占2.5%,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人原住民约占1.2%
 
这些都不是关键,影响不了美国人口的基本盘,最关键的是以墨西哥人为主的拉丁裔人口暴增。
 
拉丁裔人口占比已经从最早的4%,悄悄上升到了18%,约有6000万左右的拉丁裔待在美国,其中还不算偷渡隐藏身份的。
 
这些人在美国干一些别人不愿意干的脏活累活,将挣来的钱再寄回墨西哥、洪都拉斯的老家,他们在美国农场顶着烈日干农活、在肉类加工厂冒着被切手指的危险加工肉类、给别人搬家、做保姆、搞园林绿化等等。
 
原本欧洲来的英格兰人、德国人、法国人、苏格兰人、爱尔兰人、甚至东欧人不愿意干的又累又脏工资又低的食腐类工作,现在主要就是拉丁人(主要是老墨们)在干,甚至连胡建人的中餐馆都开始成了老墨们的天下。
 
就像美国人离不开中国制造的日用品一样,美国人也离不开老墨们的生活服务了。
 
一个美国中餐馆老板跟我抱怨说中餐大厨干久了要么加工资,要么要股权,要么自己跑去开中餐馆,老墨们可不这样,多给点薪水没头没脑昏头黑地的干,现在中餐馆大厨的工作都有交给老墨们的倾向了,老美们吃得津津有味的中餐好多是老墨们烧出来的。
 
一个美国白人吃着中国胡建老板手下墨西哥大厨烧出来的改良美式中餐,这画面简直越来越美。
 
有意思的是,并不是所有老墨都支持民主党,有部分老墨们是支持特朗普的,一是因为信教的人保守,特朗普合他们胃口,另一个是进了美国了,就不想太多老墨跟着进来抢工作,他们支持特朗普在边境修墙。
 
那个成天搞事的佛罗里达参议员卢比奥就是拉丁裔,古巴难民后代,要死要活从古巴跑到佛罗里达去的,这种人对自己的出生最为痛恨,恨古巴恨中国,恨跟共产主义沾边的一切东西。
 
不过特朗普和拜登的基本盘大致不变,大家也不要抠字眼,2016年特朗普演讲时说墨西哥人是“强奸犯”,2020年拜登演讲时不小心说漏嘴,说“如果你是个黑人就知道该把票投给谁”,这后面代表的就是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基本盘,一般变化不大。
 
所以我说民主党现在疯狂在私生活上搞特朗普一点用都没有,打蛇要打七寸,除非你有办法证明特朗普做了对白人利益不忠的事,说特朗普背地里支持墨西哥人偷渡,跟墨西哥毒枭做交易才有效,你搞什么模特控告性侵这种手法又老土又没用,还会起到反效果,大家看腻了这种政治肥皂剧。
 
那民主党是怎么走上了现在又黑又墨这条路的?
 
还不是因为尝到了甜头。
 
1960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的肯尼迪跟共和党的尼克松票数咬得非常近,肯尼迪一直略处于下锋。
 
大选前美国有个叫金的黑人因为在百货商店门口抗议种族歧视给关起来了,肯尼迪和家人想办法给法官施加压力放了金,这时候肯尼迪竞选团队里的马丁和沃福德凭直觉这事可以搞大,趁机拉拢黑人团体。
 
1960年前,黑人是支持共和党的,民主党也没把握搞定黑人。
 
于是这俩哥们悄悄将肯尼迪救黑人的故事印成蓝色的廉价小册子,一共200万份,在大选前最后一个星期天,分给黑人出没的地铁、公交车、教堂,由于涉及到黑人利益,上万名黑人牧师们纷纷点赞转发,最后大选时,部分黑人手里是拿着小册子去投的票,70%的黑人票给了肯尼迪,30%给了尼克松,肯尼迪最后得票34221463,尼克松最后得票34108582,肯尼迪拿下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新泽西州、卡罗莱纳州、伊利诺伊州,惊险战胜尼克松。
 
民主党就此走上了讨好少数族群的不归路,以前是黑人,现在是黑人和拉丁裔,现在民主党已经开始要求政治正确到按比例给黑人读大学的机会,不管这个黑人学习成绩比华裔差多少,都得按比例上,考试时,黑人还可以加分。
 
这跟我在印度看到的情况一模一样,印度也是要求按比例给贱民读大学的机会,不管他读书成绩有多差。
 
美国果然越来越像印度了。
 
民主党还掌握着大部分媒体,宣扬政治正确,现在黑人都不喊了,要叫“非裔”,这毛病还传染到欧洲,难民们不叫难民,要叫“郊区青年”,搞得白人们悲从心起。
 
2016年政治素人特朗普能上台,就是白人世界的一次反弹。
 
美国白人从1950年的90%,已下降到2020年的60%,预计到2050年,将降到46.6%,到2060年,降到43.6%
 
而拉美裔,则已经从4%上升到18%,预计2050达到28%2060年,涨到35.6%
 
预计再这样涨下去,拉美裔必将成为美利坚第一大种族,上升为美国核心阶层。
 
现在拉美裔才涨到18%,侵占了一部分白人的生存空间,就闹出特朗普的MAGA(所谓MAGA,其实就是回到白人统治的伟大时期),如果拉美裔涨到28%,美国必定内战,加州和德克萨斯必定走向独立。
 
除了人种,老墨们跟白人信的宗教还不一样。老墨们信天主教,美国白人一般信新教,其中又以其分支福音派最多,福音派教徒们说特朗普是“天选之子”,就是在现实生活中吃了亏,信他能维护白人的利益。
 
这个更让人头疼,因为宗教会带来更惨烈的社会问题,几千年来这个问题就没人能解决,最多只能安抚。
 
2010年中东地区发生颜色革命,眼见要袭卷到沙特,沙特王室十分骚操作地给每个国民发了3000美元,解决了隐患。
 
美国种种社会矛盾不爆发,跟沙特和香港一样,是因为过去财政富有,发达的生产力掩盖了一切矛盾,现在美国国力衰退,对全球的控制力越来越弱,种族问题开始掀桌子,白人才推出特朗普来镇场子。
 
这才是2020年,美国大选林林总总各种光怪陆离现象的本质,也是特朗普怎么被攻击都屹立不倒的原因。
 
我在写上篇《蓬佩奥:权欲之海》时,一直在思索特朗普被哪些民众支持?以及为什么要铁了心的支持他?
 
归根结底就是种族冲突,只是美国人想不到,会来得这么快,也想不到,种族冲突四个字,居然有一天落在他们头上。
 
于是昨晚,我写下了这样一段话,作为最近思考的总结:
 
.民族和民族之间较难融合,但可以融合,融合过程一般是战争和征服,或者巨大的文明代差降服别人。
 
.但种族和种族之间极难融合,黑人就是黑人,白人就是白人,拉美人就是拉美人,华人就是华人,哪怕用血与火,也不会融合。 历史上只有南美地区出现过人种融合,但一没融好,二这种情况也不会发生。
 
.宗教和宗教之间,绝不可能融合,要么你吃掉我,要么我吃掉你,不要抱任何幻想。
 
如果是种族加宗教,那完了,只有全球最顶级的生产力才能掩盖矛盾,一旦生产力不行,马上出问题。美国就是原占总人口90%的新教白人,遭到了信天主教的拉美裔人口反杀,这才衍生到两党分裂。
 
这是种族加宗教双重问题,无解,如果美国失去顶级生产力,内部矛盾就会爆炸。
 
白人减少才是美国最深层次的矛盾,而不是中国崛起。
 
过去,我们常听到一句话“美国是一个种族大熔炉”。
 
这是句骗人的鬼话。
 
美国以前之所以敢说这句话,一是他们当时生产力正值顶峰,二是因为本质上还是一个以白人为主体的国家。
 
现在白人只占60%,社会问题马上爆炸,这时候美国还敢称自己是大熔炉吗?上帝只是修正了一点点人种数据,老墨们疯狂进入美国后,就分分钟教美国做人,再强大的国家也出问题,还熔个毛啊熔熔熔。
 
看看日本是如何严格控制外来人口才换来社会平安的,再看看今天土耳其、印度、巴基斯坦天天为了民族和教宗搞得内部那么撕裂。
 
就是一点难民进入欧洲,都能把英德法瑞搞得欲仙欲死,你跟我谈融合?
 
一个国家拥有稳定的主体民族并且没有宗教问题,是这个国家的福气。
 
今天的美国,已经离不开老墨们的辛苦付出,估计老美已很难逆转地走向大分裂。
 
2020年,在一个黑人枪击问题上,特朗普和拜登已经完全走向了对立,双方决裂的鸿沟已成。
 
相信到几十年后,我们也极有可能,看到属于美国的五胡乱美,看到属于美国的安史之乱。
 
美国选出哪个总统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已马不停蹄地朝大分裂狂奔而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