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熔断与石油危机

2020年第一季度,世界的进度条被调快了。

 

按照原本计划的剧情,特朗普应该继续拿枪顶着鲍威尔的头,将美国股市危机和7月的美国企业债问题逼到11月大选之后,中间特朗普会纵横捭阖,拉拢犹太势力,团结红脖子国民,加快退出中东,调兵遣将亚太,对[……]

大政府与小政府

 

最近阅读了大量关于苏联、北高丽、芬兰的历史资料,联系到现在的疫情和世界各国的应对,颇有些感触,便将思路整理成文。

 

北高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跟他在西方世界眼里的“苏联余孽”有很大关系,当年苏联势力控制着周边的东欧、中亚、外蒙古、北高丽[……]

黑凤凰:小萨勒曼传(下)

 2014年

 

沙特这个国家,放在全球,都有其非常特殊的地方。

 

其特殊的部落加宗教联盟政体,产生了泛滥的瓦哈比主义、奢糜的王室生活、民众与王室相互间深深的不信任。 

沙特家族的老祖宗沙特.本.穆罕默德本来是利雅得西北郊德拉伊叶村[……]

当年,医生们是如何战胜非典的




 
2002年12月5日,在深圳酒楼做厨师长的黄杏初生了一场大病。
 
黄杏初那年35岁,一直在深圳打工,原来是一名餐厅服务员,靠自学厨艺当上了厨师长,生病后他每天发热、畏寒、全身无力,两天后开始发烧,酒楼老板让他去看医生,36岁的[……]

欧洲系列:瑞士和丹麦为什么这么富有?

最近在加班加点写《铁王座》,部分读者要求更新,刚好写了瑞士和丹麦这两个国家,先给大家发点精神粮食补给。

我打算今年把欧洲各个国家一个一个写过去。

瑞士篇

大家对“瑞士他娘的怎么这么富”都是很好奇的。
 
瑞士人原本是欧洲的穷人,被戏[……]

新中东和平计划的由来

感觉这篇文章在讲巴勒斯坦错过第一次建国机会的时候有点上帝视角,本来英美炮制的法案就有失公允,作者一笔带过的各分50%也很不负责任,实际上是主要有土地肥沃的绿洲组成的53%土地分给了以色列,47%的高山不宜居土地分给了巴勒斯坦,搁谁心里都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