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危机下各企业实地调查报告

老唐1995年夏,初中毕业考试后的第二天,就从湖南永州奔赴到东莞大朗。

 1995年从永州到东莞要先去衡阳坐火车,那年头火车开得慢吞吞的,需要十几个小时才到广州,而且人多车少,绿皮车厢里密密麻麻挤满了人,有人站在厕所里,有人睡在行李架上,[……]

卡扎菲的秘密:下

我在棺林里挣扎了一会,很快发现这毫无意义,根本不会有人来解救我,里面一片漆黑,看不到光亮,也只能勉强翻个身,棺材一摇一晃,走了好一会,被平放在某个地方,跟着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显然是上了车,棺材便随着汽车开始移动
汽车先走了一段水泥路,[……]

中美两国将走向何方

当疫情肆虐大地,美国因新冠病毒死亡人数即将到达10万之时,几乎所有人都快忘了中美之间还在打贸易战。
 
直到5月15日,特朗普宣布禁止全球芯片制造商向华为售卖半导体,大家才猛然想起还有这回事。
 
然后又纷纷感慨起来,在国家如此危难之时,特[……]

大政府与小政府的根源



距离3月6日的《大政府与小政府》已经过去50天了,这篇文章迄今阅读量不高,但它十分重要,已经成为自己摸索国际政治思路的一个重要元素,我自己也希望能将这个系统想得更深一些,更透彻一些,期待在未来完成一个完整的世界观,以备剖析各个政体的思维[……]

卡扎菲的秘密:上

我认识陈州是在2019年冬天北京三里囤附近的一家意大利餐厅,北京那时候满城树叶尽落,空气萧瑟,与我长年久居的岭南四季尽翠的风景颇为不同。那天我走进餐厅的时候,先一眼看到了波王,再就看到他旁边的陈州。

从上次伊朗小别后,波王也是第一次回中国[……]

油价为何如此疯狂?

4月21日早上,从睡梦中醒来的我们刚睁开眼睛瞟了眼手机,还来不及去卫生间,就要先忙着再一次见证历史。

 

继美国股市三月连续表演熔断秀这种骚操作后,市场再传来足以载入史册的数据,即将在周二期满的5月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期货结算价每桶-37.6[……]

从沙特石油战,谈国际政治事件的判断逻辑

最近因为沙特石油增产事件实在太诡异,把大多数人看得一头雾水,再加上昨晚特朗普跟吃错药一样说沙特和俄罗斯会减产1500万桶每天,直接拉升了油价,结果今天又被打脸,俄罗斯否认了这一说法,油价又跌回到了WTI 24美元/桶、布伦特29.7美元/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