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西行记1:波斯之王

 

50年前,伊朗库尔德人聚集区出了一个特别会跑步的小伙子

 

小伙子爆发力弱,耐力强,专门练长跑,他跑步的目的是为了拿金牌,那时候的金牌是货真价实的一块金子,他家里出奇的穷,赢到的金牌会转手卖掉,靠这些钱做生活费学费一路读完书。

 [……]

中东客栈之巴格达迪

天下第一大帮鹰酱帮帮主川先生还没有走进中东客栈,先听到了埃尔多安爽朗的笑声。
川先生原是个浮浪富二代,纨绔子弟,七十岁高龄时领悟了一手“乾坤大收缩”的内功心法,功力大进,上任帮主选举时意外将“白发魔女”希拉里挑于马下,声名大震武林,因此人皆[……]

为什么欧美要狙击华为?

 1.  一八四一年九月底的一天,定海清将葛云飞去见自己的爱妾。

          那时天色已晚,葛云飞喝了一碗茶,方说:“英夷船坚炮利,我不一定回得来了……

          他又长叹说,“英夷如此强盛,我大清如何敌得过?”

   [……]

我和我的祖国

 

 

1990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母亲顶着烈日走回到家里。

 

那时我正趴在凳子上做暑假作业,午后的炎热让我迷迷糊糊中睡倒在高凳上,母亲进门的声响惊醒了我,我抬起头来,看起母亲摘下遮阳的油笠,从饭鼎里舀出一碗白饭,又从保温壶里倒出些开水[……]

王安石的哀叹(全文)

王安石21岁那年,考上了进士。

可能你今天看到进士这两个没什么感觉,我帮你换算一下,你就懂了。

北宋全国人口1.21.3亿,科举是主要提拔人才的手段,大宋共开科举118次,录取20000人,也就是平均每次170人左右,前期是一年或两年开一[……]

香港问题的根源

几个月前,有一位美籍华人来深圳探访我,他在成都长大,与我差不多同龄,娶了一位韩国太太,他说,因为她太太读过我写的关于朴正熙的文章,因此认识了我。

因为他在香港有一家公司,便和我聊到香港事宜,谈到我1月写的《衰老的香港》,谈及香港的未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