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枪击案背后的经济学原理

因为太多读者在后台要求我写这篇枪击案,而我刚刚才赶到老家,又没有带笔记本,所以,我现在是在老家的某家网吧写的这篇文章,一个是逻辑不会很严谨,二个是排版不会太好,而我又是习惯性错别字特别多 。。。你们体谅。下面开始正文:

成龙有一部被严重低估[……]

桂花香.菊花黄

(今天在老家给母亲大人立碑,十二年弹指而过,重翻旧文,百感交集,这篇文章只为纪念母亲在世时含辛茹苦将我养大,此公众号主题是财经时政,这样的散文文章本公众号只会出现这一次,只做留存,不为流量)

一.

  起风的时候,灵堂的白纸便翻卷过来,哗啦[……]

美国大国运陷入衰退期


   在我漫长的十八年的岁月里,我从没见过这样的美国。

  

   今天的美国跟过去的美国最大的不同是,越来越没有一个当世唯一超级大国的样子了。

   一个世界超级大国,世界的领袖角色,就应该是如同黑帮老大一样:抢地盘、照顾小弟[……]

北极,俄罗斯最后的希望

 (本文写作共查阅硕博论文三篇,新闻二十七篇,采集地图四十一张,单独访问一小时,写作十一小时)

 

 2019年,普京已经67岁了。

当他顺着俄罗斯的方向仰望着世界地图时,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

 

在俄罗斯的西边是乌克兰,那边曾是前苏联的小[……]

库尔德人的故事(长文)

    ○壹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先生的心里头,生长着两根倒刺。

一根刺名叫居伦。

另一根刺,名叫库尔德人。

○贰

 

我们在过去的文章里已经深深探讨过埃尔多安和居伦的恩怨史,今天,我们只聊库尔德人。

库尔德人在中东住了几千年了,是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