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工逆袭史:空军篇

 

1932年的冬天,寒风凛冽,在往东北方向一列拉煤的列车上,有一个中年工人睡过了头,被冻死在车上。

 

这位中年人是山东招远人,年轻时在家乡寻不到活路,曾北上远来闯关东,在哈尔滨,他遇到了一位来自白俄的落难妹纸,俄国十月革命后,大批[……]

中国如何从西方控制的意识形态突围

中国如何从西方控制的意识形态突围杜塞尔多夫是德国西部一座仅有60万人口的城市,靠近莱茵河东岸,人口少,风景好,因为“多夫(dorf)”在德语里就是乡村的意思,我们可以简称他为“杜村”。

杜村里有一户姓Rohs的家族,算不上大财主,民间知名度却颇高,只因家族世世代代从事[……]

从危机四伏的新加坡,看亚洲各国的命运转折

2019年,是许多亚洲国家或地区命运开始改变的年份。

亚洲地区稳固了近60年的财富分配等级,悄然开始出现变化。

在亚洲,站在金字塔塔尖的一直是最早完成工业现代化转折的日本,日本在二战前就已经完成了国家命运的升级,二战虽然战败,但早[……]

代理人之战:伊拉克再度陷入混乱的来龙去脉

2019年103日,伊拉克突然爆发了大规模游行示威。
 
已逐渐远离大众视野的伊拉克从示威之日起至今官方数据证实已死亡44人,网络上到处在流传伊拉克一片硝烟与枪声的视频、图片,把中国吃瓜群众看得一脸懵脸。
 
为了深入了解情况,卢克文工作[……]

走向存量残杀的危险世界

1980年代至1990年代初期,我老家邵阳匪帮横行,时常各路黑帮恶斗、或者街边与陌生人一言不合,就会趁夜将别人拖到水库边,剁掉别人手指、挑掉别人脚筋,致人终身残疾,手段十分残忍。

1987年,新邵县两村年青人恶斗,有小年青身绑炸药冲向对[……]

印度调查报告:下

2019年4月,印度北阿坎德邦一处偏远的小村子正在举行婚宴,宴席有数百人参加,一名叫做吉腾德拉的21岁男子在婚宴上正低头吃饭,突然遭到现场十几人殴打,殴打持续了好一段时间,吉腾德拉莫名其妙被打得半死,那些打的人告诉他,他这样的贱民(达利[……]

十月的独舞

世界是一片舞台。

正中央的那块舞台,一直是欧亚大陆,欧亚大陆中间打光最多的地方,叫做中东,世界各路风骚舞王都喜欢在这块斗舞,跳得最欢的有北境之王普京,金毛狮王特朗普,雅利安大法师哈梅内伊,黑凤凰小萨勒曼,以及微操小王子埃尔多安。

和平从未真[……]

魔鬼的棋子:ISIS传(上)

 

 师徒

 

1998年,萨卜哈第一次见到扎卡维的那天,风是向南吹的。

 

萨卜哈刚刚毕业于医科大学,是个瘦高个,一脸稚气,他24岁应国家卫生部的调令来到贾法尔村这块贫苦之地,成为一名赤脚医生,这个村子主要居住着贝都因人,来这种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