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疫情更让人担心的,是中小企业

比疫情更让人担心的,是中小企业

一场本可缩小在一个城市的范围,完全能消灭在萌芽的疫情,如今正向全国蔓延,夺走无辜同胞的生命。

感染病例仍在不断飙升,各地防控不断升级。情势依然严峻,但全面防控之下,击退此次疫情,毕竟只是时间问题。更让人担心的,是疫情对整体经济的冲击,是中小企业的生死存亡。

各地要求企业延长春节假期,并正常支付工资。微博上,有位企业老板发了一通抱怨:我们企业的损失该怎么办?结果,遭到网友猛烈围攻,有人说他想钱想疯了,有人说他太计较个人利益,还有人甚至发出人肉的威胁。

比疫情更让人担心的,是中小企业

不过,骂他的人有没有想一想: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万一老板们撑不住,打工者该怎么办?企业若倒闭了,生产减少,物价上涨,最终的成本又由谁来扛?

资本面前无疫情。企业工厂放假了,国外订单还得按期交货;房东不会因为疫情就给你减免房租;银行也不会因为疫情就推迟还贷日期,减少还款利息;工厂放大假,工人的社保工资还得照发……中小企业的老板们,正一个个陷入焦虑,日夜难眠。

大企业财大气粗,抗风险能力强,但对于许多中小企业而言,疫情对它们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餐饮等服务业是这次疫情的重灾区。年夜饭纷纷退订,饭店纷纷关门大吉。一饭店老板麻木的说,自己要从中产跌回底层了。有饭店老板悲叹,退订让他损失惨重,“物料准备了十几万的,要是停两个月,房租十几万+所有员工工资五十多万,都不敢往下想”。

比疫情更让人担心的,是中小企业

制造业更不用说,贸易战已经把许多企业逼到奄奄一息,如今疫情又狠狠补上一刀。

一位老板算了一笔账:400个员工一个月工资200万,房租130万,储藏期很短的货备了100多万,税收定额50万,水电损耗20万。停工一个月损失500万。

一位广东开厂的老板现在如坐针毡:员工150人左右,一个月约120~150万费用。去年因为比较困难,没赚到什么钱,现在账上的钱只够3个月的支出了。他长叹,这场疫情,对我们这种小企业来说,是生死一线了。

许多企业主考虑的已经不是赚不赚钱的问题,而是亏多亏少的问题,是能不能坚持下去的问题。

这样的老板还有很多很多。卖年货的个体小老板们几乎个个是血亏,许多人店里进了一堆送礼的礼盒,卖不出去,也退不了。旅行社几乎全军覆没,从业者悲鸣,今年连西北风都喝不起了。家禽养殖企业纷纷告急,各地活禽市场全部关闭,出栏的家禽无处可卖。与此同时,由于饲料厂推迟复工,饲料已经供应不上了,家禽陷入断粮……

比疫情更让人担心的,是中小企业

大部分上班族一边享受着假期一边吐槽,是难以体会到中小企业老板的心情的。许多人认为打工仔是弱势群体,其实更多时候企业老板才是。一些人站着说话不腰疼,真轮到自己头上了,指不定比谁的抱怨都多。

中小企业是中国经济的中坚,保障了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许多中小企业一旦撑不过此次疫情,后果不堪设想。许多企业正在拼命自救,但仅凭它们自己的力量,恐怕只能是杯水车薪,此时急需国家来拉一把。

比如,企业在假期延长后给员工照发工资,这一块,政府能不能给予相应补偿,毕竟,企业是为整个社会的安全做牺牲,不能所有责任由他们一肩扛。那些急着交付订单的企业,不按时交货就要承担巨额赔款的企业,能不能让企业在充分做好公共卫生保障的同时,准予开工。各地在制定疫情防控措施时,能不能审慎评估一下企业的承受能力,尽可能减少企业的损失。对于遭受疫情重创的一些行业,能不能尽快推出相关政策优惠和扶持措施。

现在的中小企业,正常情况下都生存不易,更别说对抗天灾人祸了。所以,要想尽办法,尽最大努力,救救我们的中小企业,帮助企业度过这次生死存亡的危机。企业是民生之本,企业背后是千千万万个饭碗,是千千万万个家庭。企业倒闭潮倘若出现,接下来就是失业潮,是经济民生的凋敝,这样的后果,我们谁都承受不起。

比疫情更让人担心的,是中小企业

中小企业发声:延长假期

与复工开业不要一刀切

今天是正月初五,传统的“接财神”日子。但对很多中小微企业而言,今年发财有点难,能撑下去就阿弥陀佛了。

说不好,一堆企业年后就没有以后了!

如果企业没有三个月左右净支出的现金储备,开不了门是大概率事件。试问,你的企业还有多少余粮?这就跟疫情当下,你家粮食与肉菜有多少储备,是一模一样的。

时下,旅游业停了,电影业完了,餐饮业歇了,交通业断了。接下来,娱乐业、快递行业、零售业、加工制造业,恐怕也很难独善其身……忧心当下的疫情,更忧心以后经济和民生。

如果世卫组织将肺炎疫情定性为全球突发卫生事件,中国经济的冲击将遭受更大的外部冲击。来华旅游和工作的人将会骤降,旅游、航空、酒店、餐饮等行业都将遭受重挫;出口可能会面临更多限制,对于还没有走出贸易战阴影的出口行业无疑雪上加霜。

一群人瞎起哄,对延期放假一片叫好,还有说无限期停工的。无限期停工,但要求工资照发?那你离失业也不远了。

来自珠三角的一位中小企业主,讲叙了自己的焦虑——

初四了,刚接到副总的电话,他被困在武汉回不来了。一了解,原来去老婆家了。即使马上回来,也要自我隔离14天才敢让他上班。

我们工厂本计划在2月2号上班,这二天几个老板在商量,哪一天开工才好?

有股东提议推迟一周,9号开工,刚好过完元宵,被我否决了。元宵肯定是集中爆发高峰期,第一很多人在过来的路途中,潜在者一定会传染给同行的人。第二,如果正常上班后,只要有一个人爆发,整个工厂可有面临着封厂消毒的可能性。

按照我们工厂500多人的体量,是经不起折腾的。首先,一个月400万的费用,第一季度正常都是亏损的,何况会再来一个隔离停产?其次,我们的客户都是行业集中大客户,是下FCO订单计划生产的,一季度如果停产交不上货,不仅要赔偿,后续的订单肯定跟不上。也不可能有新客户接上了。

另一个大股东在国外说,已经焦虑得天天失眠,与国内同步时差。这场疫情,对我们这种中小企业来说,是生死一线了。不像太小或公司,亏损的金额不大或许可以扛的过去。

我的几个朋友工厂,已经通知15号开工了,这段时间,大家都在讨论会可能出现在工厂的疫情如何处理?

2020年,不用说,肯定是赚不到钱的。大家的心态已经如此了。

如果疫情在2月份得不到全面的控制,很多像我们这种工厂过完今年不一定会坚持下去了。

而且,疫情爆发后,合作的上下游也会受到影响,更会有些不良的配合厂商做文章,这十几年来,经历过太多借题发挥牺牲别人为自己谋最大利益的商场谋术了。

算了一下,工厂年前发了年终奖后,账上的钱只够两个月基本支出了。以往一季度亏,二季度赚回打个平手,今年这种可能性没有了。

目前争议较大的是上海等地,国务院延长假期了到2月2日,上海则延长假期到2月9日。有企业主咨询了上海市政府,得到的回答是:就算此期间员工在家上班也要付双倍工资,算休假。

毫无疑问,这次疫情影响深远,会超过2003年非典。

有人呼吁,所谓延长假期的唯一目的是控制病毒传播,政府大可不必多管闲事,只要要求员工不要出门,其他就交给企业自己决定就好了。譬如腾讯、阿里等大型互联网公司,就要求大家在家自行办公,而不是强行规定企业让员工带薪休假。两者有本质区别。

防控病毒传播和休不休假两者之间没有本质联系,企业可以保证不开门,员工可以远程办公,但没必要强制支付双倍薪水。你发一条命令,要求企业让员工带薪休假,那么员工就没有义务干活。如果只是要求员工不到办公室,那么员工仍然可在家里干活。这就是区别。

现在上海政府的做法是即使员工在家上班,也是属于双倍工资。这岂不是逼企业裁员,或者自裁?

与疫情有关的复工和工资

1月27日凌晨,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延长2020年春节假期的通知》,将春节假期延长至2020年2月2日。北京、上海、江苏等地亦陆续出台了相关地方性文件,就疫情防控期间的薪资发放、返工安排以及延迟复工期间的劳动关系处理等相关事宜予以明确。
虽然目前还未复工,长期主攻这一领域的张根旺律师,已经接到了诸多咨询,现将企业关心的热点问题总结如下——
1、延长休假是否强制?企业提前复工是否会被追究法律责任?

张根旺律师:除了医疗机构、医疗器械生产企业等少数与疫情防控密切相关的企业,如无特殊情形,其他企业不应在国家及地方政府最新通知的复工日期前复工。

妨碍或者拒绝执行政府采取紧急措施的,《传染病防治法实施办法》第七十条规定,对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由所在单位或者上级机关给予行政处分;《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规定,可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刑法》第三百三十条规定,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对于国有企业的工作人员,如果通知职工提前复工,可能需要防范失职罪和滥用职权罪的法律风险。
2、本次春节延长的三天假期,是否为法定节假日?
张根旺律师:根据《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的规定,全年法定节假日为11天,本次春节假期中仅有三天(初一、初二、初三)属于法定节假日。延长的三天春节假期不属于法定节假日。
关于这三天假期的性质,有待人社部门的进一步通知。根据通知的精神,以及避免企业承担过重负担的角度,给予这三天的延长假期参照周休息日待遇可能更为合适。从实务操作的角度,为了避免劳动争议,对于这三天上班的职工,企业应优先安排员工补休;不能补休的,可暂按200%支付加班工资,待政策进一步明确后,再斟酌是否需要完善相关待遇。
2015年为纪念抗日战争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全国于9月3日放假一天。该假期与本次假期类似,属于临时假期,当年对于9月3日上班的职工,人保部门曾书面通知,不能安排补休的,按200%的工资标准支付劳动报酬。
3、隔离期间、医学观察期间的工资如何支付?

张根旺律师:《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用人单位应当向职工支付隔离期间的工作报酬。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在2020年1月24日的通知中也对此作了明确。

北京规定,隔离、医学观察期间的工资待遇由所属企业按正常工作期间工资支付;上海规定,企业应当视同职工提供正常劳动,支付其隔离观察期间的工资。

4、职工自行隔离的14天是否应当支付工资?感染职工的工资待遇如何支付?

张根旺律师:目前,很多地方政府都要求从外地返岗工作的人员先自行隔离14天。在14天里,企业应当落实隔离的要求,安排员工在家远程办公或安排员工休带薪年假,企业也应当按照其正常出勤的工资标准向职工支付劳动报酬。

除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外,其他职工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企业应根据其工龄核定其医疗期,并按当地规定支付医疗期的病假工资。医护人员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按工伤处理并享有停工留薪期等待遇。

5、因疫情停工停产的,企业如何计发工资?

张根旺律师:用人单位停工停产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的(一般都是一个月,但不一定是自然月),用人单位应按劳动合同约定的标准支付工资;停工停产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如果职工提供了正常劳动,企业支付给职工的工资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职工没有提供正常劳动的,企业应当发放生活费。

生活费的计算标准各地迥异,北京市、安徽省、山东省生活费的标准是最低工资的70%,广东省、江苏省、浙江省、河南省、河北省生活费的标准是当地最低工资的80%,上海市、天津市的生活费一般不得低于当地的最低工资。

6、劳动合同在隔离或观察期间届满,能否终止劳动合同?

张根旺律师:国家明文规定,劳动合同到期的,分别顺延至职工医疗期满、医学观察期期满、隔离期期满或政府采取的紧急措施结束。

7、疫情的发展方向不明确,企业应当如何安排生产经营?

张根旺律师:春节假期延期后在2月2日结束,是否会再次延长假期存在不确定性,企业的生产经营遇到很大的挑战。为此,企业可以积极向劳动行政部门申请综合计算工时制度,以实现集中工作、集中休息、轮岗调休的目标。对此,北京市人社部门已经发出了这样的倡议。

比疫情更让人担心的,是中小企业

为中小微企业发声:对上海

延长假期到9号的意见

公正舆论

2020.01.29 14:57 转帖发表在 猫眼看人

原创:王晨昀

【提示】延长假期,企业有压力。请问带薪假期带来的压力是谁在承受?企业!社保局能为企业分担五险一金么?企业租赁不动产的能减租么?银行贷款能减免利息么?假如不能,凭什么独让企业背负这种巨大压力。2020年,企业还要不要活下去?

国务院延长假期了到2月2日,这点我是表示完全理解和接受的;

而我们上海则延长假期到2月9日;我看到昨天有企业业主咨询了上海市政府,得到的回答是:就算此期间员工在家上班也要付双倍工资,算休假。我听后,胸中一万个草泥马飘过,想谈谈自己的看法。

这次疫情,影响深远,首先今年各餐饮相关、旅游相关,电影相关,宠物相关以及各种实体店,损失惨重。可能不亚于03年那次。

我朋友圈看到我表哥的旅游公司,除夕那天还在天猫上各种退票,而朋友的宠物店寄养生意完全没生意,因为大家都不出门,自然就不会去花钱寄养,而新年之后被有关部门勒令暂时宠物店不能开张,而餐饮和实体店?你自己去线下看看就知道了。

我看到有些人对延期放假一片叫好,还有说无限期停工的。在我看来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打工的,而且都是没脑子的。无限期停工,但要求工资照发?那你离失业也不远了。因为那样小微企业差不多都会倒闭。就现在这样,目测今年上述行业全国范围内就得关门几十万家公司。

那么,疫情像现在这样是不是不要延长假期?在我看来,你所谓延长假期的唯一目的是控制病毒传播。那你政府大可不必多管闲事。只要要求员工不要出门,其他就交给企业自己决定就好了。譬如腾讯等很多互联网公司就要求大家在家自行办公,而不是强行规定企业让员工带薪休假。两者有本质区别。

你发一条命令,要求企业让员工带薪休假,那么员工就没有义务干活。而如果只是要求员工不能到企业上班,那么员工仍然是需要在家里干活的,并且提交工作报告的。这就是区别。而现在上海政府的做法是即使员工在家上班,也是属于双倍工资。这就让有些企业如果想正常按照国务院规定的时间延迟到2号开工,也得付双倍薪水给员工,最终逼得有些企业可能节后就裁员。

终上所述,我认为防控病毒传播和休不休假两者之间没有本质联系,政府别多管闲事。我们可以保证公司不开门,员工无法来公司实地上班,但是远程办公是可以,也是必须的。而不是需要什么额外的再付双倍薪水。

这样,也算是减轻了企业的负担,而不是不管不问,一律全放(假)。除非你能让社保局同等的减免一个月的五险一金,物业减免一个月的房租,银行减免一个月的利息…… 否则,我不认为大多数的小微私营企业可以度过2020年,可能有些还没等到开工就被压死了,而大部分打工的人,不是在500强或者国有企业上班,而是上海数以几十万计的私营企业提供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

这,就是我想说的,虽然我司不至于像有些中小微企业那样艰难,但是我对上海的营商环境一直不看好,过于关注大型企业,而不管小微企业死活。

谁能把这篇文章传给上海市政府的人看看?也算是功德一件。

比疫情更让人担心的,是中小企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