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将以怎样的方式和中国打交道?

在了解拜登和中国打交道的方式之前,我们要先了解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这个人。
 
布林肯1962年4月出生于纽约州扬克斯市一个富裕的犹太人家庭,今年58岁,还十分年轻。
 
拜登将以怎样的方式和中国打交道?
 
布林肯他妈朱迪思(Judith)有一家艺术品公司,他爸唐纳德(Donald)是一个风险投资家,也是民主党成员,曾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干过驻匈牙利大使,他叔叔做过比利时大使。
 
可见布林肯出生时家境有多优越,要钱有钱,要权有权。
 
8岁时,布林肯父母离婚,他被判给母亲,第二年,他妈改嫁给了著名的律师、另一个犹太人塞尔缪.皮萨(Samuel Pisar),全家搬到了巴黎生活,读大学之前布林肯就一直生活在法国,会一口流利的法语,是滚石乐队的铁粉。
 
他继父皮萨13岁时曾被抓进奥斯威辛集中营关了三年,在里面吃了很多苦,被解救时是当时最年轻的幸存者,出来时家里人全死光了,只能四处流浪,靠黑市和偷东西过活,后来有一房远亲找到他,供他到巴黎和澳大利亚读书,皮萨的生活才安定下来,一路苦读拿下哈佛大学奖学金,考取了法学博士学位,非常不容易,简直是传奇式人物。
 
皮萨在冷战时期搞过美苏关系研究,主张美俄共存、经贸往来,肯尼迪总统觉得他观点不错,聘他做顾问,皮萨因此认识的全是美国名流,肯尼迪被暗杀后,皮萨靠以前认识的人脉做律师,帮名流们打官司,在美国名气很大,皮萨后来回到巴黎开律所,继续给欧洲名流打官司,并在1968年纽约的一个晚会上认识了布林肯的母亲,两年后和她结婚。
 
皮萨事业也越来越顺,多年后还创立了一家叫E.M. Warburg,Pincus&Co的全球风投公司,同时还是罗斯科基金会的主席、国际奥委会总法律顾问,江湖地位越来越高。
 
皮萨很爱自己买一送一的儿子布林肯,常细心教导他做人,还带布林肯认识这些名流客户,无论跟随生父还是继父,布林肯周围全是社会精英,打小见惯了大世面。
 
布林肯读大学时回到了美国,跟继父一样上的哈佛大学法律系,但他很喜欢文艺,留长发、做过学生日报《哈佛深红报》的编辑、组织过电影节、出过文学周刊、担任过乐队吉它手,他很想成为电影制片人,不过还是听从了继父的建议准备进入法律界。
 
198826岁时,布林肯拿到了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博士学位,因为继父人脉通天,毕业后就被安排去帮民主党的杜卡基斯Michael Dukakis)竞选总统,在这忙了两年,杜卡基斯曾领先对手老布什十个百分点,本来非常有望成为总统,皮萨打算让自己的儿子出道即杀入美国政界核心,结果杜卡基斯作死,在第二次电视辩论时,主持人问了他一个很刻薄的问题:如果你的妻子被强奸杀害,你赞成对凶手执行死刑吗?
 
这个问题是美国历史的一个小节点,杜卡基斯一直强烈反对死刑,所以他毫不犹豫当着电视观众的面,用近乎冷酷的语调说:不会,你知道我一辈子反对死刑。
 
结果观众都觉得这人没人性,渣男,对他大失所望,支持率暴跌,被老布什抓住机会一波反超逆袭,杜卡基斯惨败。
 
布林肯差点在28岁左右就进入白宫工作,他进入美国核心政治精英圈因此晚了几年。
 
杜卡基斯竞选失败后,继父又介绍他到巴黎和纽约的律所工作了三年,1993年继父安排他成为助理国务卿奥克斯曼(Stephen Oxman)的特别助理,主要负责欧洲相关工作,从此正式踏入政坛。
 
因为有老爸一路做政治铺垫,布林肯的人生顺利得毫无乐趣可言,从小到大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1994年到1999年,布林肯到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规划办公室上班做主任,给克林顿写了五年的演讲稿,稿子写得好,升职跑不了,199937岁时升职为高级主任,还是负责欧洲事宜。
 
给克林顿交稿子的时候,顺道还认识了希拉里的助手埃文.瑞安(Evan Ryan),瑞安是爱尔兰人,信天主教,当时负责希拉里每日行程,两人因为工作关系常打照面,眉来眼去就这么相互看上了,2000年俩人结婚。
 
2000年小布什上台后,将来自民主党的布林肯赶出政府,但布林肯羽翼已丰,在外交政策建制派里站稳了脚跟,2002年任民主党参议院外委会办公室主任,当时外委会民主党首席议员名叫乔.拜登,两人是同事,没错就是刚刚战胜特朗普的下一任美国总统拜登。
 
拜登将以怎样的方式和中国打交道?
 
从这时开始算,布林肯和拜登差不多二十年的交情,布林肯开始被圈子里的人叫“拜登政治家族的一员”。
 
2007年拜登竞选总统,布林肯加入其竞选团队担任外交政策顾问,拜登败退后,布林肯转投奥巴马,专注研究中东问题,2008年跟着奥巴马出访了伊拉克、阿富汗、欧洲,还跟老朋友斯坦伯格和坎贝尔一起起草了民主党外交政策。
 
这个坎贝尔也是重要人物,克林顿政府时就担任亚太事务助理国防部长的秘书,布林肯跟他熟识,斯坦伯格在克林顿政府时也任副国家安全顾问,布林肯那时常拉着坎贝尔、斯坦伯格、多尼隆(国务院办公厅主任)一起去科罗拉多钓鱼,被称为“渔夫帮”(是不是想起了蓬佩奥的“86届西点帮”)。
 
奥巴马做总统这些年,拜登一直是副总统,从200812月开始布林肯去担任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帮助制定了美国对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核协议的政策,一口气干到2013年,奥巴马又把他要了过来,升他为副国家安全顾问,那时候美国的中东决策都是布林肯先定好基调,再上报给奥巴马做决定,为此他常年飞伊拉克、阿富汗,还有权召集国安副部级会议。
 
布林肯为人低调务实、温和谦逊,在白宫工作时极少接受媒体采访,因此网络上他的照片不多,又是个出了名的工作狂,深得奥巴马信赖,2015年升他做常务副国务卿。
 
顺便说一句,布林肯跟他堂客瑞安这段时间是一直在白宫做同事,瑞安也做过拜登的助手,2013年任助理国务卿,负责文化教育,在职场上混得不比老公差。
 
总之这两口子都是美国顶层精英人物,对美国政坛里里外外都门清。
 
奥巴马离任后,懂王石破天惊上台,这四年将全球搞得天昏地暗、鸡飞狗跳,离开白宫的布林肯跑出去跟人合伙,开了一家叫WestExec的政治战略咨询公司,公司除了他还有三个合伙人,分别是弗卢努瓦(Michele Flournoy,注意这个女人,极有可能是下任美国防部长)、阿吉雷(Sergio Aguiree)、查达(Nitin Chadda),这家公司专找刚从政府里离职的人,用他们的人脉、资源帮助客户分析在哪个国家投资值不值、会不会被坑、有多大风险这些,WestExec还会帮助客户搞定如何进入中国市场,在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紧张时怎么减少损失这些。
 
2020年拜登又跑出来选总统,跟布林肯说你经验足过来帮忙吧,布林肯就飞快地跑过来,任外交政策顾问。
 
现在市面上普遍的观点是,布林肯将成为美国的下一任国务卿。
 
拜登即将上台组建的内阁,综合美国各路媒体的信息,大致名单如下:
 
国务卿:布林肯(重点备选:前国家安全顾问苏姗.赖斯)
国防部长:弗卢努瓦(Michele Flournoy,布林肯的创业小伙伴,在国防理论上有重大贡献,几乎没什么争议,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防长)
财政部长: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女,前财政部副部长)
司法部长:道格.琼斯(Doug Jone,备选:沃伦、佩雷斯、贝塞拉、耶茨)
国土安全部长:马约卡斯(Alejandro Mayorkas,备选:加州众议员贝塞拉
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格里森姆(Michelle Lujan Grisham,女)
交通部长:埃里克.加希蒂(Eric Garcetti,前洛杉矶市长)
商务部长:梅格.惠特曼(女,eBay和惠普公司前首席执行官)
农业部长:海蒂.海特坎普(Heidi Heitkamp,女,北达科他州前参议员)
能源部长:欧内斯特.莫尼兹(Ernest Moniz,奥巴时期就是能源部长)
内政部长:汤姆.乌德尔(Tom Udall,新墨西哥参议员)
劳工部长:茱莉.苏(Julie Su,女,前加州劳工专员,备选:前劳工部长助理斯普里格斯、密歇根众议员莱文、参议员桑德斯)
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长:阿尔.劳森(Al Lawson,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前市长)
教育部长:莉莉.加西亚(Lily Eskelsen Garcia,女,全国教育协会前主席)
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布蒂吉格(Buttigieg,印第安那州前南本德市市长)
美国贸易代表:吉米.戈麦斯(Jimmy Gomez,加州民主党众议员)
环境保护署:玛丽.尼科尔斯(Mary Nichols,女,前加州自然资源局局长)
联合国大使:谢尔曼(Wendy Sherman,女,奥巴马时期的副国务卿)
 
这份名单看起来比特朗普的班子混杂多了,拜登自己在2020年春天时就说过他的内阁要有男有女,有同性恋有异性恋,有黑人、白人、亚洲人,总之要五颜六色,要多元化,花花绿绿的都要。
 
预计还有几名重要人士将成为拜登团队的核心,包括杰克.苏利文(Jake Sullivan44岁,前国务卿希拉里的副参谋长)、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奥巴马重要幕僚,驻联合国大使)、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奥巴马时期中国政策的核心成员)、汤姆.多尼隆(Tom Donilon,贝莱德投资研究所主席,奥巴马国家安全顾问)、埃利.拉特纳(43岁,拜登外交政策顾问)。
 
以上名单将来肯定会有变数,上面仅做参考。
 
跟特朗普独断专行的风格不同,拜登更注重听取幕僚们的意见。
 
特朗普以前跟幕僚们商量事情时,总是流露出一副“你们休想忽悠老子,老子心里头明镜似的,老子自己会做决定”这种霸道总裁驾驭感,而拜登则是“你们好好说,有道理的我都不反对,反正个个跟了我几十年了,贼放心,另外我也快80了,压根没记住你刚才说了啥”这种半晕状态。
 
在对中国事务的看法上,这届政府估计决定美国对华政策的人主要就是布林肯、苏利文、赖斯、鲍尔、坎贝尔、多尼隆、拉特纳等人。
 
以上这些人选中,布林肯和拉特纳是拜登的嫡系,苏利文是希拉里的嫡系,其他算民主党精英。
 
所以我要重点谈下这几个人对中国的态度,从而推理出他们将怎么样跟中国打交道。
 
第一个当然要说布林肯。
 
我查了好几处美国媒体对布林肯的访谈,他的整个世界格局简单点说,就是本来美国是武林盟主,这个盟主为了全世界过上好日子操碎了心,制定了好多规则让大家遵守,但是上任大傻X特朗普把盟主的形象全毁了,为了几个臭钱面子都不要了,把我们盟主的脸都丢光了,大家都不信任我们了,现在我们要赶紧回到武林盟主的正常位置上去,重新好好管理一下被特朗普弄得乱七八糟的世界。(特朗普:说得轻松,那财政亏空谁还?)
 
布林肯说,美国要是长期不做武林盟主,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有国家意图取代我们的地位,另一种是别人根本没兴趣取代我们,就会造成国际权力的真空从而形成混乱。(印度:我们确实没有兴趣)
 
拜登将以怎样的方式和中国打交道?
 
所以美国必须做盟主,要恢复以前的各种协定、回到各种国际组织。
 
2020年10月时,CNN的扎卡利亚(Zakaria)对布林肯进行专访,后面路透社也采访过他,两边都特意问起他如何跟中国打交道。
 
布林肯说了一通不着边际的官腔,就是那种说了半天等于什么也没说的聊天技巧,跟和尚打机锋似的,他废话太多,我简约翻译下:
 
布林肯先夸了中国一顿,说中国好猛,中国崛起是他们从未经历过的挑战,是从经济、科技、军事、外交领域上全面挑战美国,不过中国人认为我们将不可避免的衰落,这个观点是错误的。
 
中国不仅是敌对关系,也有竞争关系,还存在合作关系,我们在跟中国打交道过程中让中国按我们的方式出牌就行(这句意味深长,就是想驾驭中国,影响中国),还有特朗普在全球撤退,“使中国在新疆和香港问题上为所欲为”(这句是原话),中国现在天天吃饱了就攻击我们的制度,给我们的民主制度造成了伤害,减少了民主对世界的吸引力,我们上任后要团结我们的盟友和小伙伴,维护我们的民主价值观。
 
但美国不会和中国脱钩,“尝试全面与中国脱钩,是不切实际的,而且会有反效果。”(原句)
 
我又找到布林肯在和美国总商会执行副总裁Brilliant网上对谈时,说过差不多同样的内容,“拜登将寻求重新设计与中国经济及科技联系的条款,同时会打击不公平的做法,及积极进取执行美国的贸易法律。”
 
布林肯认为特朗普跟中国的贸易战一败涂地(debacle),说出去都丢人,拜登有需要时也会使用关税措施,但会有策略有计划地执行,不跟那个傻X金毛一样想一出是一出,为了对付中国,布林肯说奥巴马当年的亚太再平衡(rebalancing)政策就蛮好,要团结澳洲、日本、韩国等国家一起搞中国,拜登会重新这么干。
 
布林肯还说中国在南海这边填海造岛跟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性质一样,2015年6月蔡英文访美,布林肯以常务副国务卿的身份接待了她,还让她进入美国国务院会谈,总之布林肯一边赞同跟中国继续做生意,一边对分裂中国的新疆、香港、台湾岛总是显得兴趣勃勃。
 
第二个要说的是坎贝尔。
 
坎贝尔2009-2013年担任国务院主管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离开国务院后也成立了一家叫The Asia Group的咨询公司,跟布林肯的经历一模一样,政客们下台常开这种咨询公司,本质上就是利用过去的资源拉皮条,坎贝尔任董事长兼CEO,他还有一大堆头衔,包括哈佛大学贝尔弗中心非常驻院士、新美国安全中心董事会主席、夏威夷东西方中心副主席、麦凯恩研究所亨利.基辛格研究员等等。
 
这哥们就是当年围堵中国的主要操盘手之一。
 
他在任助理国务卿的时候,提出要将美国的影响力,“推进到亚太地区的每一个角落”,为了表扬他的围堵中国大战略,希拉里在2013年授予他国务卿杰出服务奖,这个奖是美国最高的外交荣誉,这是有多重视我们中国?
 
拜登将以怎样的方式和中国打交道?
 
亚太地区其它政权也觉得坎贝尔的战略棒棒哒,来了个大救星,免得我们被中国欺负,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都给他颁发了奖章以资奖励,最有趣的是台湾省也给他颁发最高荣誉(当然美国称这是国家荣誉,不是省荣誉)。
 
现在拜登上台,坎贝尔作为对中国事务重要核心之一,又要重新提拔重用,你觉得他会洗心革面重心做人跟中国好好相处么?
 
就是那个马上要到岗的国防部长米歇尔.弗卢努瓦,也是一名政策专家,坎贝尔的“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她也是创始人之一,和坎贝尔观点相符,在2020年夏天弗卢努瓦跟人合作起草了一份蓝图,内容就是五角大楼需要如何加快开发新技术以超过中国。
 
2020年4月,坎贝尔在《大西洋》发表了外交看法,我去找来原件读了一下,他的观点跟布林肯差不多,也批评特朗普不鸟盟友,还跟盟友争夺资源,如果他们上台肯定要重新鸟好盟友,中国在新冠的表现很难搞,拜登要花很多精力抚平美国的伤痛,要紧急修复和改进《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原文一堆废话外交辞令)
 
拜登将以怎样的方式和中国打交道?
 
2020年79日,坎贝尔来中国参加中美智库媒体视频论坛,坎贝尔在会上已经肯定拜登将当选——插一句,我个人认为特朗普就是被民主党和共和党建制派,联手发动所有社会资源做掉的,这是赤裸裸的阳谋,他们实在受够特朗普了——所以坎贝尔敢在7月就断言拜登当选。他在会上主要强调了中美需要战略对话、要在不敏感的“小领域”开展合作、要建立危机管控机制、要多搞人文交流、要在气候变化多合作。
 
我翻译一下,他的意思是咱们能赚钱的地方就一起赚小钱钱,平时多打招呼,别碰对方底线,你们也开放一下人文环境方便我方渗透谢谢。
 
这是今年来中国参加论坛时说的话,已经相当客气了。
 
坎贝尔还是很清醒的,从中国回来后他接受媒体采访,认为中国在疫情期间处于全球领导地位,这下美国没法玩了,他还说1956年英国夺取苏伊士运河暴露了英国权力的衰落,现在美国不奋起应对这一时刻,新冠疫情的蔓延可能标志着美国到达了自己的“苏伊士时刻”。
 
接着我们聊一下苏利文,还有另一个很有可能成为国务卿的赖斯。
 
苏利文非常年轻,今年只有44岁,将来前程远大,他是耶鲁法学博学,能言善辩,是耶鲁大学辩论队的明星,拿过2000年世界锦标赛个人演讲第二名。
 
毕业后他干过法官,也在明尼阿波利斯做过律师,大家注意到没有,非常非常多的美国精英,都是学法律出身,这是因为美国确实是一个讼棍国家,这个国家机制对律师相对有利,所以精英阶层都让孩子去名校读法律,2007年他去做明尼苏达参议员Amy Klobuchar的首席法律顾问时,被希拉里看上,拉进自己阵营,成为希拉里旗下首席辩手,从此一直跟着希拉里在美国政坛混饭吃,希拉里任国务卿后,跟着希拉里满世界跑,一起访问了全球112个国家。
 
拜登将以怎样的方式和中国打交道?
希拉里常夸他是“冷静、敏锐的分析家”。
 
苏利文也在替希拉里做一些隐秘的工作,比如2012年7月,希拉里派他去阿曼跟伊朗会面谈判,主要讨论伊核协议,派他去是希望他处事冷静,够年轻不会引起媒体注意,希拉里对他十分放心。
 
希拉里从国务卿岗位上退下来后,介绍苏利文去做拜登的首席安全顾问,苏利文负责制定美国对利比亚、叙利亚、缅甸的外交政策,2014年8月他离开白宫,去耶鲁大学法学院任教,2016年希拉里召唤他出来帮助竞选,不过败给了特朗普,苏利文就又回去教书兼做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2017年12月他还跑来中国演讲,狂喷特朗普一通。
 
这个人又是怎么看待中国的呢?
 
苏利文也曾在今年《大西洋》杂志上发表过文章,骂特朗普在全球瞎JB乱搞,美国要回到武林盟主的位置,美国不应该在“在中东地区无法无天地搞暗杀活动,并对外交充满蔑视。”
 
面对中国,他说特朗普要对应对中国方式的灾难性失败负责,而且特朗普对中国“狠话多、行动少”,还帮助中国损害了美国与传统盟友的关系,我们拜登上台后要行动狠一点,同时要拉拢回这些盟友。
 
赖斯也差不多这个态度。
 
苏姗.赖斯出身于高知家庭,老爸是康奈尔大学经济学教授,老妈是教育政策学者,祖上来自牙买加,十岁时她爸妈离婚,她跟老爸生活。
 
赖斯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能做学生会主席也能跑铁人三项,本科拿着奖学金考入斯坦福,毕业后又拿到牛津的奖学金读完国际关系学博士,读起书来跟开了挂一样。
 
赖斯很早就认识了另一个名门子弟布林肯,两个人都是1988年杜卡基斯竞选时的外交政策助手,布林肯当时仅26岁,赖斯24岁,杜卡基斯失败后她去麦肯锡上了两年班,1993年加入克林顿政府,在美国外交官系统中升得很快,赖斯脾气火爆,心直口快,大家叫她“空中轰炸机”、“推土机”,她32岁就开始担任负责非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管理撒哈拉以南48个非洲国家的外交事务,直接向她汇报工作的官员都是比她大二十岁到三十岁的白人男性,不过奥巴马很喜欢她,破格录用。
 

拜登将以怎样的方式和中国打交道?

 
2008年成为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跟人对喷,多尼隆(就是今天对华核心之一)20136月辞职后,赖斯被任命接替他担任国家安全顾问。
 
对于中国,赖斯也是充满了偏见和不满,2012年中国跟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投了反对票,赖斯说中国的投票让人感到恶心,2019年因为赵立坚在推特上说美国白人几乎不去华盛顿东南区(黑人和老墨住这),赖斯怒喷赵立坚是种族主义者,两人在网上交过手。
 
赖斯对中国的主要攻击点集中在人权、民主这块,是典型的有着强烈白左思维的黑人,她反而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没什么怨言,2005年、2012年她好几次谈话都对中国的经济崛起表示欢迎。
 
本来还想再谈谈多尼隆、鲍尔、拉特纳三个人,但发现他们的观念都差不多,对中国的看法也相近,就不重复讲了。
 

拜登将以怎样的方式和中国打交道?

多尼隆
 
总之民主党掌握对中国策略决策权的这一波人,有一些共同点,都是认识好几十年的内部小圈子,几乎都出生于精英阶层,是富二代或者富三代,都是奥巴马原来那一套班子出身,是奥巴马政府的青壮派,将不可避免重复奥巴马的外交策略,这些人非常熟悉中国,都跑中国来访问、演讲过许多次,比如坎贝尔的小孩都在中国学习过,其实中国高层也非常熟悉他们,大家有来有往都打过几十年交道了,对对方出牌的招数无比熟络。
 
特朗普这种人真是千年难得一遇,世界又恢复到正常轨道了。
 
如果把这些人以布林肯为核心,会发现其实圈子小得可怜,至少一半人是渔夫帮出身,个个都跟布林肯有好多年交情,含糊一点说,就是渔夫帮这些人在控制美国的对华策略(好期待他们要是跟86届西点帮斗起来是什么剧情),我们现在就只谈下美国这一套新外交班子,将有哪些地方影响到中国:
 
1.伊核协议是苏利文这些人当年辛辛苦苦谈下来的,是苏利文的政绩工程,结果被特朗普上来就废了,所以上台后伊核协议有很大可能性恢复,美国和伊朗关系缓和,这就牵连到加拿大的孟晚舟,孟女士有很大可能性获释。
 
2.拜登会停止和中国的贸易战,中国外贸公司将长长舒一口气,但是美国依然会强力打压中国的科技、军工发展,对于特朗普压制华为高科技发展的政策,他们不会缓和,反而有可能变本加利。
 
3.拜登不会强力打压中国的留学生、移民等正常工作,利好中国的留学生们,但会对军工七子的学生和高科技留学领域,继续保持很大的警惕性。
 
4.将打着人权、自由等幌子,强力干涉中国香港、新疆、西藏、台湾问题,2018年的香港问题爆发时,国内舆论还能统一口径,2021年开始民主党会加大煽动力度,国内媒体可能会产生分裂。
 
5.将加剧中国的意识形态渗透,会在中国大量投放关于“美国优秀论”的软文,已经四年奄奄一息的公知系统将被重新激活,中国内部将发生激烈的意识形态斗争。
 
6.回到原来的亚太战略,软硬兼施,联合日韩菲越印等国围堵中国,TPP协议极有可能会恢复,杜特尔特的处境将十分凶险。
 
7.和中国企业的过招将尽量保持在法律范围内,因为必须维持住武林盟主自己制定的规范,将出台各种法律措施来限制中国企业走向全球。不过不当场耍无赖的做法,有利于现在在美国受困的TikTok和微信。
 
8.加大对先进武器的投入,加大和盟军的联络,军费不减反增,保持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军工领先优势,同时也拉拢全球同盟对抗中俄。
 
9.不冷战、不脱钩,是布林肯等人对中国事务出牌的底线,以前想改变中国,现在他们其实更在意提升自我。
 
想起民主党在位时,曾忽悠杜特尔特和中国硬刚,老杜原先以为会给点好处,结果就花三千万美元拿了个证明说南海我们给你了,你上去怼中国吧,一毛钱也不出,气得杜特尔特倒转枪口狂喷美帝,把美方骂得狗血淋头,最后彻底投向我们的怀抱。
 
估计这么多年过去了,美帝还是这一套来忽悠,在内部矛盾日益加剧的大变局下,在美国国债到达27万亿美元的今天,更加不可能撼动中国了。
 
民主党还是那个民主党,中国却早不是那个中国。
 
在中国气势如虹的国运面前,以上种种,不过是螳臂挡车。
 
全世界适应一个强大的中国,需要一个时间段,包括民主党自己,也只是在使用拖延战术,慢慢适应这种状况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