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传

拜登传
2019年4月25日,拜登宣布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虽然经历过两次竞选失败,但他并未对失败妥协,而是选择一往无前,愈挫愈勇。
青年时期的悲惨遭遇奠定了拜登一生的情感基调,青年丧妻、老来丧子,世间最惨痛的悲剧纷纷发生在他的身上,但他似乎并未因此变得懦弱和退却,而是勇于面对惨淡的人生,实现自己最初的抱负。
拥有36年参议院工作经验和8年副总统任职经历的他,深受传统政治思路的影响,是个老牌政客。而回到48年前,他一定想不到,那时站在医院病床前宣誓就职的他,将来有机会登上美国权力的巅峰…
 
拜拜拜登
1942年的冬天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季节,但对于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家庭而言,这个冬天却是温暖的,因为他们迎来了自己家里的长子—约瑟夫·拜登。
当然,这个家庭从没想过,自己已经出生的长子将来会成为美国社会的权力巅峰人物。
拜登的祖父在年轻时曾是个富有的石油商人,但是,当拜登出生的时候,家里的经济状况已经开始日渐下坡,生活状况也日渐窘迫,这让他不得不从小就磨练自己坚强的意志。
拜登是家庭的长子,但年幼时期的他并非天赋异禀。
他从小就有口吃,在学校上学时由于念不清楚课文而被周围的同学嘲笑,甚至还被取侮辱性的称号;在高中时,还被老师在课堂上公开嘲讽,称其为“拜拜拜登”,这些事情对于年幼的拜登而言打击巨大。
年幼时期的记忆跟随着拜登的一生,而他也用自己的一生时间来克服口吃。
拜登家里的长辈都是政治爱好者,年幼的拜登是听着长辈时常谈论政事长大的。
听长辈谈论政事让拜登好奇万分,然而,口吃却让拜登无法清晰表述自己的想法,所以拜登经常插不上话,而这也成为了后续拜登从政的软肋。
 
拜登传
(年轻的拜登)
 
不过,有了从政的理想,拜登并不因口吃而气馁,而是选择直面弱点,他在回忆录中写道:自己每晚对着镜子念诗以纠正口吃的弱点,在很长时间还受到母亲的鼓励与帮助,甚至有时候花一整晚的时间练习发音。
他还说:“辅导有同样经历的孩子是我莫大荣幸,这叫同理心”,因此他从政多年来并没有隐藏自己口吃的事实,反而大方承认,赢得了民众的好感。
拜登10岁时,父亲便居家搬迁至特拉华州谋生,找到了一份虽然薪资不高但是能养活家人的工作。
身为家中长子,拜登不得不承担起养家糊口的责任,开始在课余时间打工,他修剪过邻居家杂乱的草坪,在富贵人家做过钟点工打扫卫生,还在清晨清扫过大街,甚至在田间捡过牛粪…
在那个饱经人间烟火的年代里,自幼要强的拜登,就已下定决心,有朝一日要出人头地。而作为美国普通阶层中的一员,他从一开始就深刻了解了生活的不易与艰辛,而这也帮他赢得了日后美国社会中的草根形象–一种与普通民众同呼吸、共命运的形象。

噩耗
 
1966年,拜登与前妻内利亚·亨特结婚,并在婚后生育了两儿一女,与发妻相遇相恋的他被看作是温柔男性的代表,他们的婚姻也一度被外人称赞。
然而“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上天似乎总是不眷顾世间好物,沉痛的打击于1972年降临在拜登的身上,而这影响了他一生的政治风格。
1972年圣诞节前夕,内利亚·亨特带着三个孩子前往特拉华州采购圣诞节用品,在华盛顿招募幕僚的拜登,本以为招募结束后就能回家和妻孩共同迎接新年的到来。
然而,在内利亚·亨特与孩子们回家途中,发生了一件令拜登每每想到便后悔没有陪同妻孩一同前去购物的事情——回家途中亲人遭遇车祸,妻女双亡、两个儿子身受重伤。
失去发妻和女儿的惨痛经历让拜登一度悲痛欲绝,准备辞去即将就任的参议员职务,选择回家照顾失去母亲的两个儿子,甚至一度想要自杀。
作家扬马特尔曾经在《葡萄牙的高山》中写道:“人最大的痛苦,来自无法接受命运的无常,以及生而为人的脆弱”。
对于当时雄心勃勃的拜登而言,他顷刻间便游走在了死亡的边缘线上,但最终,他还是因为放不下两个儿子而选择了负重前行。
 
1973年,初入政坛的拜登在两个儿子的病床前宣誓就任参议员,那一天,或许连他自己都未曾料想到,他后来会成为民主党中,对总统宝座最有力的角逐者。
悲惨的遭遇以及命运的无常,让拜登学会更加温柔待人。作为单亲父亲的他,在36年的时光里,每天都会花费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往返特拉华州的家与华盛顿洲,为的只是多陪伴家人、陪伴自己的孩子,这也塑造了拜登单亲爸爸温柔的形象。
失去至亲之后,拜登也变得更加坦然和平易近人,他渐渐的与许多生活中本该是陌生人的人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这其中,就不乏曾被他雇佣做家务的保洁工人,以及上下班坐火车路上结实的售票员与火车司机。
      
或许,是巨大的创痛重塑了拜登的人生观,让他更能与普通人共情,更能体会到命运的无常,也更富有同情心。这或许也是,拜登能够赢得了人民心目中友好形象的一个关键转折点。
横祸
时间回滚到1970年,当时,初出茅庐的拜登以民主党人的身份当选了当地特拉华州政府公职人员,凭借自己实力挤进了美国政坛。
当时的特拉华洲是个偏向于共和党的摇摆州,身为民主党人的拜登自然不会在洲中的竞选以及政策决定上受到公正的待遇。1972年,时任资深议员伯格斯宣布参选下一任参议员竞选时,几乎人人都认定伯格斯必然胜选。
当时,大部分资深的民主党人都害怕自己成为“炮灰”,因此,便纷纷选择了让涉世未深的拜登作为“替罪羊”参选。
虽然竞选之初,拜登的支持率一度落后伯格斯,但拜登并没有轻言放弃。他鼓舞全家上阵充当竞选助手,挨家挨户地寻求选民的支持,坚持每天参加选民见面会宣传自己的主张与想法,这为他赢得选举奠定了基础。
最终,凭借着自己努力拉票和年轻有为的形象,拜登赢得了选民的欢迎,爆冷战胜伯格斯,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参议员之一。
1974年,在妻子去世一年之后,时代杂志将拜登评为“200个未来有所作为的新面孔”。那时的他,可能觉得自己离白宫已经不再遥远,但现实却又给了他沉重的一击。
1987年,时年45岁的拜登首次宣布参选美国总统,这位政治新星在竞选初便受到很多民众的欢迎。可他显然还是太嫩了,参选之后,拜登曾经的一些“黑历史”渐渐的被竞争对手曝光出来,并遭受到了选民的谴责。
很快,这位政坛的新星,就因为夸大自己的学历、剽窃英国工党人的演讲说辞,而被迫退选。
然而,他的至暗时刻并没有因此而过去。1988年,命运再一次跟他开了玩笑,祸不单行的拜登,在一次例行的体检中,被查出了脑部动脉肿瘤。
在医院煎熬的那段日子里,拜登一定想到过自己死去的妻子和女儿,一定想到过自己的死亡,或许也想到过放弃儿时从政的理想…
但最终,一如15年前失去爱妻后他选择了负重前行一样,在停工了7个月之后,他再次回到了熟悉的办公桌前。

奥巴马
在2008年以前,奥巴马和拜登两人几乎毫无交情,但是2008年的总统大选却让两人成为了8年的政治搭档和余生的好友。
2007年,拜登向联邦选举委员会备案,宣布正式参加2008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这是拜登人生中第二次参与总统大选。
可奈何民主党党内竞争对手奥巴马实力过于强大,使得拜登在初选时便选票落后,早早退出大选,并转而支持奥巴马继续参选。
由于政见相似,同时也作为对拜登推选的回报,奥巴马也顺理成章的提名了拜登作为副总统候选人。
2008年,奥巴马顺利赢得总统大选,并在4年后成功连任,也让拜登在美国副总统的位置上坐了8年。
奥巴马与拜登是美国历史上少有的相处到奥巴马任期结束还是好朋友的正副搭档,而这也为拜登日后的再次参选增加了筹码。
 
拜登传
(奥巴马与拜登)
 
在陪奥巴马度过8年副总统时光后,美国社会认为拜登迎来了距离总统宝座最近的时候。而当梦想再一次接近拜登时,拜登又遇到了自己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他的大儿子博拜登罹患脑瘤!
博拜登是拜登的长子,是拜登最引以为傲的孩子,拜登一直以来的想法就是让博拜登继承自己的衣钵。
博拜登也很有出息,年轻时参军,兵役结束后参加选举,当选特拉华州的检察长,可好景不长,2013年,年仅40多岁的博拜登就患上了致命的脑癌。
 
拜登传
(拜登的长子博拜登)
 
博拜登是拜登与发妻的儿子,幼年遭受丧母打击的他颇受父亲宠爱,拜登几乎把工作之外的全部重心都放在了儿子身上。
拜登曾想过倾其所有为儿子治病,这期间,昔日的领导、担当、盟友–奥巴马,也通过各种方式向拜登提供帮助。但最终,无论是总统、还是副总统,都无法阻止命运的凋零。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大打击,让拜登无法在短时间内重整旗鼓,导致他并未准备好宣布再次角逐2016年的总统大选,离梦想只有一步之遥的他,再次被命运折断了翅膀。
2017年1月12日,在拜登卸任的会议上,奥巴马总统授予了拜登总统自由勋章,在经历了丧妻、丧女、丧子之后,年过七旬的拜登称:“在会议上总统称我为兄弟时,我感动得热泪盈眶”。
不过,相比于瞬间的感动,对拜登而言,他与奥巴马8年的这段友谊,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自己又增加了一份问鼎政坛的筹码。

抉择
拜登的长子博拜登生前担任德拉瓦州检察官时,同为检察官的贺锦丽发现博拜登与自己的风格十分相似,便与其成为了好友。
此后,在儿子的引荐下,拜登也和贺锦丽相识。不过,相识之初,拜登一定不会想到,将来有一天,他将会选择儿子的这位朋友作为总统竞选搭档。
贺锦丽的父亲是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教授、母亲是知名的癌症医生,出生于1964年的贺锦丽在童年受到父母的影响,不断摄取知识,先后进入霍华德大学和加州大学深造。
1990年,贺锦丽初入政坛,加入民主党并先后担任副检察官、总检察长、参议员等职位,成为了美国政坛上的一颗璀璨的新星。
2016年特朗普爆冷胜出入主白宫后,作为民主党新星的贺锦丽开始受到媒体和党内人士的关注,而她也凭借自身优势和少数裔的背景,被美国国内称为“女版奥巴马”,由此在美国政坛继续闪耀光茫。也是在此时,拜登的眼光也汇聚在了她的身上。
 
拜登传
(贺锦丽)
 
不过,当2019年新一轮总统竞选开始时,风头正劲的贺锦丽却让拜登大跌眼镜。
2019年民主党初选时,贺锦丽在一场辩论会上毫不留情地抨击了拜登,使拜登在辩论会上尴尬地哑口无言。辩论台上,贺锦丽抨击了拜登与共和党种族隔离主义者的个人亲密关系,使得拜登陷入种族主义的暗闻中。
这次出色的但又被部分人抨击为不重视情谊的竞选辩论使得拜登的支持率走低,而使得贺锦丽在民调中的支持率从6%走高到9%。
不过,竞选终归是一场无情的博弈。尽管被贺锦丽抨击的体无完肤,但老练的拜登发现,相比于口吃的自己,贺锦丽不仅有流利而严谨的辩论能力,还在广泛的黑人群体中享受很高的话语权。
今年5月,弗洛伊德事件在美国爆发,引起了广泛而又空前的大规模抗议,迫使整个美国社会重新面对种族主义问题的解决。在此背景下,非裔出生且自身能力强硬的贺锦丽,似乎就成为了拜登最好的竞选担当。
因此,2020年8月11日下午,拜登最终下定决心宣布由贺锦丽出任自己的竞选搭档,而贺锦丽也因此成为了美国历史上首位非裔女性副总统候选人。
贺锦丽的出现无疑给拜登的竞选带来了新的筹码,但接纳这个曾经大肆批判自己的人作为合作伙伴,是否能真的帮助自己走上权利的巅峰,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拜登传
(拜登与贺锦丽合作)

竞选
2019年4月25日,拜登宣布参选2020美国总统,这是他第三次决定竞选总统。
2016年,在希拉里和特朗普的竞选中,特朗普爆冷胜出,希拉里屈居其下,宣布退隐政坛。而当拜登宣布参与总统大选后,希拉里立马投出自己支持的一票给拜登,并声称“如果拜登当选,不排除为其政府工作”。
希拉里此次声援再次给拜登的竞选增添了筹码,不过,紧随其后各种竞选丑闻也相继出现。
拜登宣布参选后,多名女性公开指责拜登三十年前曾经对其进行的骚扰行为,这让拜登一度遭到人们的质疑,而拜登本人对此做出的回应是:我从来没用故意对男人或女人无礼。
8月27日,特朗普公开表示怀疑拜登在初选期间的辩论表现与之前的表现截然不同,怀疑拜登“嗑药”,要求对拜登进行药检。
身经百战的拜登,对于总统竞选中出现的“抹黑、恐吓、指责”早已习以为常,但有口吃的他,公开演讲依然是无法忽视的短板。
目前,在民主党与共和党,你来我往、互爆黑料、相互指责的过程中,拜登依然有着的很高的支持率。总统的权杖究竟花落谁家,目前仍是个未知数……
 
拜登传
(特朗普VS拜登)

约瑟夫·拜登
拜登的一生,充斥着悲剧,年幼贫苦、青年丧妻、晚年丧子;拜登的一生,也充满了胜利,最年轻的参议员、政坛的常青树。命运的无常让他深感绝望,但这种无常又造就了他的今天。
在外人眼里,拜登显然是“美国梦”驱使下,从平庸走向巅峰的典范,但对拜登自己而言,他究竟是更想成为美国总统,还是更想回到1972年自己妻女出车祸前的那一天,或许只有他自己才有答案。
 
拜登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