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与偏见

2020年4月8日零时,武汉城终于解封。

这标志着中国抗疫战取得了基本胜利,国内大局已定,现在主要做好防范疫情重燃、防范无症状感染者,以及境外疫情反向输入。

在中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牺牲才基本扑面疫情之时,世界疫情却在熊熊燃烧,至发稿时,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表示全球确诊近160万例,死亡9.5万例。而美国是目前确认病例最多的国家,达46万例,死亡16294例。

加上一直数据不明的印度,新冠疫情至少还会在全球有一个多月的破坏周期,除印度外,估计大部分国家将在5月控制、6月基本扑灭疫情,世贸组织估计,2020年全球贸易因此下跌13%到32%。

全球疫情暂未到达顶峰,而各国惨烈情况现已远超过中国,目前意大利确诊14万,死亡1.8万人;西班牙确诊14.8万例,死亡1.47万例;德国确诊超过11.3万,死亡2349人;法国确诊人数11.3万人,死亡1.2万人;英国确诊6.07万例,死亡7097人。

而中国到现在,累计确诊83251人,死亡3344人。

仅仅从官方数据上看,中国就已经比其他国家要控制得好,何况中国是第一个爆发疫情的国家,中国当时面临的是从没有见过的病毒,打的是一场没有准备的战争,中国只在初期因为医疗资源被挤兑手忙脚乱了一阵,后面稳住阵脚后,以举国之力的医疗资源和工业制造能力、直达小区的管控能力、强大的民族凝聚力一波反击,就将病毒控制住了,我们以头阵迎敌,打出的战绩却比后面几个月才爆发疫情、早早得知疫情信息的国家更好。

中国至少为世界提供了两个月的缓冲期,两个月的时间足够漫长,中国和WHO早早向全球发出警告,2月16日WHO提醒全球新冠病毒将是“非常严重的威胁”

傲慢与偏见
3月4日WHO提醒全球医疗防护设备短缺将会出现哄抬价格的现象,并要求各企业和国家增产40%

傲慢与偏见
这些警告信息一直保留在互联网上,但欧美各国为什么一直无动于衷?到昨天特朗普还甩锅给WHO,说WHO“反应迟钝”,特朗普从1月30日开始谈论新冠病毒时采用的视频一时保留在网上,2月10日时他还说4月病毒会消失(结果到4月上旬美国就死了1.46万人),2月26日他当众说美国人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极低,2月28日他演讲时说“这是个新的骗局”,这时候距离WHO发出全球警告已过了12天,幸好网络上有人保存了他这几个月发言的视频。(感谢一点资讯的视频)

世界各国完全可以提前备战,但大多数国家最多停了到中国的航班,意大利是最早在1月31日就停航的,各国国内收到警示消息后,基本没有采取其它措施,真的很想知道,世界各国这两个月为什么没有做准备?整整两个月啊,各国政府都在忙什么?
而且中国明明有一套完备的抗疫方案,抗疫效果到现在也是用事实证明过的,但是西方世界一不采用中国的抗疫方式,二在公众场合点评各国抗疫时,经常不提中国,他们会提韩国、日本、伊朗抗疫模式,就是不提中国。

他们就是靠头铁,搞全民免疫,搞得英国首相都进了重症病房,94岁的英国女王跑得飞快。

大家一定比较蒙,搁十年前我也蒙,就是想不清楚欧美人为什么看中国总感觉我们有原罪,我们做的任何事情都是错的,我们没有任何人权,我们被残暴统治,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

武汉疫情期间外网说我们方舱医院是集中营(他们特别爱用这个词),“2000人共用一个洗手间”、“放一堆人进去就是互相传染必死无疑”、“军队进城是为了控制民众的自由”之类,我还看过香港朋友给我发来的各种惊悚视频,视频里说大陆有一栋楼里有一个人被感染,然后焊死了整栋楼的铁门不让人进出,这种视频总是伴随着恐怖片才用的背景音乐,看得我一愣一愣的,看海外传递进来的东西,我总是怀疑是不是还有一个平行世界的中国……

而事实上,中国方舱医院每餐成本25元,两荤一素,不用患者付钱,各个医护人员防护措施到位,几乎没听到感染案例,方舱拯救了无数病人的生命,却在外网被喷成集中营。

有时候看推特上的东西,我真有点怀疑这些人的智商问题,因为有些东西实在太夸张太阴暗,明显违反事物基本逻辑,但看下面的留言,他们个个深信不疑。

诡异的是,中国做的任何事情在海外社交平台上都要被怀疑是邪恶的反人类行为,而这次疫情期间,印度人做出再奇怪的事情,西方世界都是一片沉默,没有任何人说印度不自由、违反人权什么的。

比如下面这段视频,印度警察追着民众拿棍棒打,民众看起来无比屈辱,被追得满场跑。

这种事情要是发生在中国估计要翻了天了,中国疫情严重时,有一家三口在家打麻将,执法者上前砸麻将机,网络上面一片激烈的抨击声,要是敢打人,舆论一定更激烈,可是印度发生这么过分的事情,西方世界一片沉默。

其实这就是明显的双标,西方世界对中国有着非常深的偏见。这种偏见的根源,是中国采用了跟西方社会不一样的社会制度,大部分人又没有宗教信仰,他们痛恨跟自己有不一样理念的无神论者,恰巧他们又掌握着世界的舆论权,平心而论,你就是完全套用西方的那一套思想理念看中国,中国普通人的权力和生活,是肯定大过把平民摁在地上拿棍棒殴打的印度,和还在实行愚昧中世纪教法的沙特,但在西方的整套舆论体系里,中国是最暗无天日的,印度和沙特发生再奇葩的事情,他们通常充耳不闻。

印度警察打人这种事要是发生在中国,你们能想像中国被骂成什么样吗?
不过我们也要反思,我们的话语体系和传播方式非常陈旧,在我读书时,也对课本里每篇文章都要扯到阶层斗争一类枯燥的词汇感到厌烦,甚至有强烈的抵触心理,我们的精神世界构造过于生硬,难以下咽,刚出社会时体验到西方小政府的思潮时,那种震撼难以言喻,仿佛被强逼着吞了几口饼干,干涩难咽,突然有人端上一碗浓汤,立刻就被西方的思想折服了。
八零后的物质和精神世界已经有一点基础了,如果再往前推,六零七零年代出生的人,他们见到欧美那么强大的物质世界,和此基础上诞生的精神果实时,必定是目瞪口呆的,整个在校园里构筑好的灵魂就会垮掉,会完全遵从欧美的思维理念去思考问题。
这种思维方式最容易体现在那个年代的中国部分文艺工作者身上,他们去看一个社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时,最喜欢用的角度是“极度悲天悯人、从苦难深处找问题”,他们从来不看全局,也不用乐观的态度去面对问题,更不可能让他们动手战胜问题,他们喜欢哀哀切切地悲伤、陈述苦难,但从不赞美进步。
他们这种苦闷型创作手法,跟现在中华民族整体昂扬奋发的年青人完全格格不入,由此产生了剧烈的思想冲突。

比如方方这次疫情期间写的武汉日记,她是按照那个年代的创作审美来写作的,盯着小部分人的痛苦来陈述大疫来临时的悲痛,她忽略了整体上中国几万名医疗工作者迅速奔赴武汉,忽略了火神山雷神山医院超一流的建设速度,忽略了那些建筑工人放下妻儿从老家直到武汉工地,她一直盯着最悲惨的那一小部分人,不断放大,以至于年青民众都为她的偏执感到厌烦。

武汉这次病毒来得极突然,初期根本没有人了解病情,武汉是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前期医疗资源被挤兑,确实发生了人间悲剧,这种事现在也在意大利、西班牙、美国、英国发生,而且比武汉还要惨烈,这是任谁都无法掌控的局面,特朗普不行,鲍里斯也不行,好在后面我们扛住了病毒一波猛攻后,封城急援后终于将战局压了下去。

但方方的思维理念已经固态化了,她其实就是习惯性地悲天悯人,去寻找弱者、同情弱者,发现社会的伤口并习惯性地在伤口边哭泣。

方方不是一个坏人。

看到方方在B站的一段自我介绍的视频,2000多条弹幕,全是90后00后在骂她,她应该是知道的,年青人不喜欢她,但她还是要坚持做她觉得对的事。

喜欢方方的大多年龄已经比较大了,他们在方方身上找到了共鸣,是因为他们的审美形态差不多,而这种形态,是欧美巅峰时期,让中国人屏息的强大,留在他们人生中的烙印。

当时让人近乎绝望的物质与精神上的差距,让许多文艺工作者失去了自信,再加上几乎全球最重要的文艺奖项全在西方世界手里,让中国人无论从电影还是文学都充满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大多靠展示悲情伤口去搏奖项。大家留意下在欧美世界拿下大奖的中国电影,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在讲中国的落后、愚昧,很多还都是讲述老少边穷地区的故事,很少有讲中国当代普通年青人正常生活的内容,中国当代年青人是被他们忽略的一个群体,明明他们已经过着现代互联网生活,大都接受过良好教育,衣食住行已经跟七零后八零后拉开了巨大的代差,却没有一部文艺作品真正去描写过他们。

中国也很少见到为了建设国家激心动魄的励志故事,有一部分文艺工作者天然有一种优越感,因为深受小政府整套思想理念的影响,他们认为任何中国人:“说爱国是可耻的”、“说爱国是有原罪的”,他们喜欢用俯视的态度面对这个国家,但他们俯视时又不看全局,只盯着还没有痊愈的伤口。

像方方这样的日记表述,就是长年传承了这种思想才出现的,他们看不到全局,看不到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生活质量确实在进步,我去年小女儿出生,几天前收到了社保报销和补贴,一共是13947元,这在过去是不可能,在生产力没发展起来前,老百姓生老病死都得听天由命,生产力发展起来后,平凡人才有了安全感,所有的口号都是虚假的,只有生产力是真实的。

看到我在网上发家里的社保情况,有不少人在网上跟帖发各自的数据,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中国,但有些人就是看不到。

傲慢与偏见

我以前看《立春》这样的电影会很感动,但现在会觉得有一种巨大的可怜感,是整个民族虚弱时的可怜感,片子里的人学的都是西方的高雅艺术,又个个走投无路,只能在社会底层徘徊,互相取暖又互相嫌弃,每个人想尽一切办法证明自我,这种状态就是一个失去发展空间的民族的可悲之处,西方人看这部电影时的心情,大概相当于中国人看到一个非洲小孩艰难学唱京剧一样,一定会有巨大的心灵共鸣吧。
一个民族的生产力不发展,处处都是漏洞,一些文艺工作者就习惯蹲守在民族的创口处,等着欧美世界通过怜悯来证明自己。

所以方方的日记在欧美是极受欢迎的,方方不是坏人,他们只是相互迎合。

对于世界来说,中国就是一个怪胎,她发展得太快太猛,又没有跟欧美世界统一思想认知,她强大得让欧美人害怕,于是他们一起站起来,诽谤她、妒忌她、羞辱她。

现在她家里面有一个老妇人站在创伤边等待着世人的关注,他们当然要保护这位老妇人,让她的作品快点出版。

这个世界是很现实的,几百年来,欧美国家抢先发展了科技生产力,就能压着别人打,他们的物质让人艳羡,他们的精神让人颤抖,几百年时间中间只出了几位非欧美的小弟走向富裕,比如日本、新加坡这些,但对欧美世界不构成生死威胁,他们人口太少,要占领的产业不多,欧美能容纳他们,但中国不行,中国太庞大了,14亿人口吃下全球所有工业产业链才喂得饱,而且现在还要冲击所有产业链的高端,那欧美的生产力怎么办?要是中国人夺取了生物医疗、航空、高端化妆品、智能科技、5G等这些领域,欧美人还怎么活?

这14亿人居然还不信教,只信科学,他们要是崛起了,这个世界岂不是被一群无神论者领导了?中国人既要抢物质财富,还不赞成我们的精神世界,杀人诛心啊,必须往死里黑。

其实如果现在发展起来的是印度,是庞大的13.24亿人口的印度起来了,欧美也会往死里黑印度,你实行什么制度不重要,威胁到我的饭碗才重要。如果没有威胁到我,还乖乖地趴在我们脚底下,你们警察拿着棍子把全国民众打得哇哇叫,我们欧美也不会说一句人权什么的。

方方不是坏人,她是欧美舆论统治世界的一抹残阳,她是那个年代被整个小政府思维体系深深影响的守墓人,她觉得自己有义务去完成那套思想体系里的添砖加瓦,其实那个体系现在脆弱不堪,中国大部分年青人对其嗤之以鼻。

欧美的这套思想系统在这次疫情期间完全崩坏,发生了许多让中国人震惊不已的事情,这些事情,远比印度警察拿棍子追着民众打还要震撼。

4月6日,西班牙媒体报道,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发生了一起恶性盗窃事件,仓库中200万个口罩被洗劫一空,金额达500万欧元,其中一名涉案商人被逮捕后,说想要将这批物资卖到葡萄牙。

4月7日,英国媒体报道,英国多地养老院及诊所向患者发放“放弃急救同意书”,要求患者承诺,若感染新冠病毒,病情恶化时不会叫救护车,这就是叫老年人得了新冠重病时直接等死的意思,叫老年人直接放弃了生命权。

4月8日,意大利媒体报道,疫情之下,意大利的养老院成了高危地带,仅在北部的贝加莫市,6000名养老院的老人中有10%死亡,护理人员数天前集体逃离,留下87名孤立无援的老人,其中9人已不幸去世,医生检查后发现有部分老人是活活饿死的!在和平时期活活饿死,这就是欧美世界一直所说的美好世界吗?

4月9日,瑞典政府文件显示,明确下列人员感染疫情后医院不再进行重症监护治疗:1.年龄80岁以上不再治疗;2.年龄60-80岁之间的,有1-2种以上基础病的不再治疗;3.以上两类人员已经入住ICU重症病房治疗的,自文件生效起中断治疗,拔管让病人离开ICU病房。

 
傲慢与偏见
再反问一句,如果这种因为缺少医疗资源而泯灭人性的事情,发生在中国会怎么样?

2月14日的方方日记里,是这样写的:“平时我们在电影里看到,战场上、医护人员救助伤员,不会排斥异族异域,也不严格区分敌我。只要是人,他们都会拯救。这就是基于最基本的人道精神。而现在,这场疫情,就是战场,可我们展出的人道水准之低,我真是不好说呀!”

西方世界真的那么残忍,要抛弃这些老人吗?在发生这些离奇的事情后,我也不赞成对他们狂踩,这其实只说明一件事,呼吸机现在不够用,他们也必须被迫放弃老人,这是生产力的问题,不是什么道德高低的问题。

我们封城时,欧美世界说我们践踏民众自由,我们要戴口罩时,欧美世界说他们绝不戴口罩,他们有自己的文化传统,谁戴口罩就会被歧视。

其实这就是傲慢,这就是偏见。
 
我一直说方方只看到事情的小部分,看不到事情的整体,就是这个原因,方方在说我们的人道水准低,那西方现在叫老人去死,连生命权都没有,为什么没有人去抨击呢?
我们听过太多关于欧美道德高尚、人性美好的故事,泰坦尼克号要沉没时,先救妇孺老幼,世界首富放弃救援把位置让给别人随船沉没这种故事也深深震撼过我,但真实发生在我们生活里的,是欧美让老人签字,叫他们把生命权让给年轻人。
所以,再说一遍,只有生产力是真实的,道德不道德什么的,是看生产力发展情况决定的,没有哪个民族天生高尚。
欧美世界的道德体系和舆论体系,在这次疫情期间完全暴露了出来,他们喜欢用傲慢和偏见来看待中国,污蔑中国,也恨不得在各个领域狙击中国,我们要做什么呢?其实最好让他们继续维持这种愚蠢的傲慢吧,我们只管低着头做好实事,继续去向高端领域前进,等到我们重回世界第一,以物质基础构筑精神世界,夺回全球各大文艺奖项,他们自然也会瑟瑟发抖,自然有人仰望我们,也自然有人守着他们的伤口展示给我们看,以等待我们怜悯地为他们出一本书,颁一个奖。
我们无所畏惧,我们奋勇前行。

最后,用一段欢快的方舱视频,庆祝中国对疫情的基本胜利,也愿武汉解封后平安。(感谢人类行为图鉴,后面我先把卡扎菲和妖僧的坑填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