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正散发出一阵恶臭

昨天晚间,阿里突然登上微博热搜,一只大瓜横空出世。

据一位阿里认证员工匿名称,她在酒后被领导侵害,反馈无果后在食堂发传单。

女员工称,自己在台风天被男领导强制要求去出差,被灌醉后,在酒桌上被男商户摸胸、摸腿、摸私处,且被男商户带到其他无人包间进行猥亵;男领导当夜更是带着避孕套四次进入其房间, 涉嫌对其进行侵犯。

以下是这位女员工在网上发的帖子内容:

阿里正散发出一阵恶臭

阿里正散发出一阵恶臭

阿里正散发出一阵恶臭

阿里正散发出一阵恶臭

阿里正散发出一阵恶臭

对此,阿里巴巴回应称,决不容忍,全力配合警方,涉嫌员工已停职接受警方调查。

希望真的是这样。而不是像现在网上有些渠道透露出来的信息,说阿里一而再再而三地拖延不给予正面回应,甚至主管还刻意维护犯罪者,甚至还在压制热搜。

这件事情也折射出,阿里现在确实面临着一些问题,特别是在一些高阶员工的行为方面。

阿里是一个举着“价值观”大旗的公司,因为它总是在强调价值观,甚至感觉价值观就是企业内部宪法般一样的存在,比公司内部的管理制度更有权威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但事实是这样吗?

蒋凡事件怎么处理的?被取消阿里合伙人身份,被记过、降级,取消上一财年度所有奖励。这点钱算得了什么?

再说去年六月,有媒体爆料称,阿里巴巴一位入职三个月不到的P8级别员工在招聘软件上招聘女性私人助理,月薪1.6万元,承诺可以给出阿里巴巴正式编制,并为被招聘者申请阿里巴巴正职。此事引起网友热议。

曾经,一位阿里P7提到对P9们最深刻的印象:“经常听他们说要去买个排屋,口气跟买白菜似的。”而随着阿里越来越庞大,一个公司的财富抵得上一个国家,这些财富自由、三观不正的阿里高P们,是不是正在散发出阵阵恶臭?

有一说一,阿里巴巴是一个很有创造力的企业。在商业版图的探索延伸不用说了,它在企业管理的本土化创新是有目共睹的。

比如花名文化、“六脉神剑”的价值观、“271”的员工打分、“三板斧”管理培训、别的公司叫团建,阿里叫outting,别的公司叫HRBP,阿里叫政委……

但阿里的文化中,也存在着一些有争议的部分。

比如所谓的“破冰文化”。

阿里正散发出一阵恶臭

这样的文化,和最前面说的那个涉嫌被侵犯的女员工一样,被拉到酒局上灌酒,本质上都是一种服从性测试。

通过挑战他人的底线,从而来验证组织(或个人)的权力。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 CEO 张勇 8 月 8 日凌晨在阿里内网发帖:” 晚上得知这件事情,震惊,气愤,羞愧。该道歉的不仅是 HR 团队,相关的各级业务主管都有责任,都首先应该为冷漠、为没有及时处理而道歉!国家有法律,公司有规矩。”

” 冷漠 “” 没有及时处理 “,是目前阿里对自己的定性。

这也是我对目前一些互联网大公司的看法:

他们正变得越来越冷漠,离当年的初心“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越来越远,他们的生意越来越好做,大街小巷夫妻老婆店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他们用大数据攫取了越来越多的利润,骑手、小商家们的生存空间却越来越逼仄。

甚至对员工,也有了“破冰”这样带着恶臭味的行为调教。

阿里正散发出一阵恶臭

互联网公司在多个领域正在走向平台化,实质上也就是垄断化,这到底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资本家”这个在政治话语中已经消失很久的词,在网络上开始重新热起来,有没有嗅到什么危险的气味?

扯远了,还说酒后被侵害这事。

一个体面的公司,一个把“价值观”一直挂在嘴边的公司,应该在保护女员工上做出有操作性的硬性规定,比如:

明令禁止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劝女同事喝酒,只要女员工能够提供证明,立即开除劝酒者。

中国互联网公司要想扭转公众心目中不断恶化的形象,不妨从酒桌抓起。

从企业公关层面考虑,阿里此时已经丝毫没有为涉嫌员工庇护的动机。我也相信,这次的作恶者一定会得到应有的严厉惩罚,但是,一名优秀的女员工已经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

曾经在我们的心目中,阿里不像高大上的外企,不像肩负重任的国企,它很接地气的,今天它算是长大了,现是富可敌国了,网民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代入感,就像看到自己偶像出道一样。

看到阿里巴巴“出圈”,相信很多人的内心是喜悦的。当然,阿里某些业务垄断后开始作妖,我们同样也会感到恶心。

而像现在的这些事,则更让人感到恶心加倍。

最后再说一点,在此前的8月3日晚,阿里巴巴集团公布2022财年第一季度财报(2021年4月至2022年3月)。

2021年4月1至6月30日,阿里巴巴营收2057.4亿元,市场预期2093.8亿元,上年同期1537.51亿元,同比增长33.8%。非公认会计准则净利润434.4亿元,同比增长10%,不过增长主要是来自于投资收益。

阿里的流量,恐怕真的已经见顶了。

接下来,就让我们看阿里的表现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