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小时

成都49中事件被点燃后,许多人在我后台,以及各个平台下面留言。

 有的说:你不打算谈一谈吗? 

有的说:你有没有良知?有良知的人都在讨论这件事。 

有的说:你果然是个没有勇气的人。 

微博上无数人激动得似乎浑身战栗,义愤填膺,谴责49中,谴责整个社会的黑暗,继而谴责政府,谴责国家。 

我在网上大概看了一下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又看了看这些留言。 

还是没有说话。 

我想等一等,一般,48小时够了。 

 我不说话,是因为两个原因。 

一是近两年来,网民们已经被类似的事情无数次耍得团团转,但总是不长记性。 

像引起惊天愤怒的鲍毓明案,从“有权有势的养父,软禁并性侵未成年养女的惨剧”,反转成“恋童人渣掉进贪财骗子的局中局”,这事才过去不到一年。 

像引起司法界重大关注的王林清案,“最高法不负责任卷宗丢失”,反转成“代表正义呐喊的王林清监守自盗”,只是因为他被取消了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评选,心怀怨恨报复,这事过去才刚刚两年。 

像无数人群情激愤的罗冠军案,从“梁颖发文称罗冠军强暴并羞辱、玩弄自己,导致自己怀孕流产”,反转成“小情侣分手没谈好,女方愤而激爆网络”,这事过去还不到两年。 

像引起大众愤慨的苟晶案,从“苟晶1997年和1998年山东高考连续两年被冒名顶替”,反转成“顶替的是她不要的委培中专名额,完全是在消费公众的同情心”,这事过去也不到两年。 

这些都是近两年在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的事件,远的还有2019年成都七中食堂事件,以及2017年红黄蓝幼儿园群体猥亵儿童事件,最后都被反转了。 

这些事件一次又一次地发生,部分民众还是不吸取教训,网络上发生一起重大事件时,他们就愤怒地指责“施害人”,激动地要讨一个公道。 

但是许多人根本没有思考过,所有的事件你都不在现场,你现在在网络上看到的只是“受害人”的一面之辞,你根本也不听“施害人”的辩解,你就急于要一个结果,要看到“施害人”马上受到法律和道德的严惩,五分钟都不能等。 

而警方过去办案,他总要去现场实地调查吧?他总要调取监控吧?他总要找案件双方详细沟通吧?他总要做好笔录并分辨是非吧?他总要找第三方见证人吧? 

警方把这些流程办完,加班加点理清楚,再发一个通告,至少要48小时吧? 

但是许多人,根本等不得这48小时,他们要站在道德的高地,发出鲁迅的猛烈呐喊,他们要惊醒国人,他们要代表正义出声。 

成都49中的事情再次被反转后,我们才发现:

他们拥有正义,但却丧失了理智。 

他们连48小时都不愿意等。 

 第二个我不说话的原因,是因为我对现在的中国社会有信心。 

这个信心是:今天的中国,大局上可以算国泰民安,冤案数量相对较少,如果真的有冤案曝露在大众面前,最后被公正处理的可能性很高。 

如果真的是冤案,也不用急着喊打喊杀,摸清事实后法律会给一个公正的结果。 

简单点说,我对现在的执政者有信心。 

这个信心,是需要比较的。 

中国社会这些年道德最崩坏、秩序最混乱的年代,应该是在1995-2011年左右,大家还记不记得那个光怪陆离的时代? 

那时代的我们,打开网站,看到的是看守所或监狱里的躲猫猫死、喝水死、俯卧撑死;你走上街头,看到的是城管将摊贩的西瓜砸碎,摊贩小孩的眼睛里全是委屈愤怒的泪水;你自己在租房里好好躺着,没招谁没惹谁,治案队冲过来砸你家的门,管你要暂住证。 

那时候的中国社会充满了戾气,而戾气的根源,是腐败问题的泛滥。 

那,为什么那时候中国的腐败现象这么严重? 

所有的问题归根结底都是经济问题,大家只要看一看那时候公务员的工资就知道了。 

我举个例子,最近有一部1994年的老电影叫《背靠背、脸对脸》突然又火了,这里面有事业单位发工资的场景,里面的人差不多都是一百多到两百多一个月,而当时已经改开好多年了,社会上有一部分民众先富起来了,已经出现年收入百万的先富人群。 

这些先富人群去找公权力机关的人打交道时,在财富上远超给他办事的公务员,通常就用财富换公权力。 

公务员要廉洁奉公,至少要有一个守得住底线的基本经济收入,要是差距过大,就容易出事,讲再多道德宣传也没用,但那时的中国太穷,显然还是做不到的。 

于是腐败开始泛滥,正是从公权力的腐败开始,整个社会陷入了病态,才会出现孙志刚惨死在看守所,才会出现一个小衙内,也敢说出“我爸是李刚”这种震惊全国肆无忌惮的新闻。 

那真是一个魔幻的年代,幸好这个年代已经过去了。 

说穿了,就是社会总财富增加,但没有做好财富分配问题。 

其实这种事情放在哪个国家,谁都没有处理问题的经验,该犯的错误谁都避免不了。 

但从2012年开始的反腐、扶贫、大基建、反垄断等等,配合这二十年公务员一次次加薪,将社会财富分配问题重新捋顺了,于是腐败渐少,戾气消散,社会整体面貌焕然一新,普通民众对国家也越来越有信心。 

你问我为什么不说话?那是因为我觉得我们有了自己的消毒能力,就算犯错了,也会迅速解决错误。 

 

我们以前常看港片,知道有一个组织,叫ICAC,就是廉政公署。 

香港在刚刚暴富起来时,也发生过财富分配不公、公务员集体腐败的大量丑闻,搞出了跛豪、五亿探长雷洛种种畸形的社会现象。 

后来廉政公署一成立,风卷残云,香港的公务员系统立时被涤清干净。 

我们在2000年代,常听到一句话,说“共产党失去了自我消毒能力”。 

其实并不是这么回事,后来中纪委一发力,风卷残云,大陆的公务员系统立时也被涤清干净。 

中纪委就是把当年ICAC在香港干过的事情,重新干了一遍,香港可以,大陆也可以。 

事实证明,共产党也是有自我消毒能力的。 

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这种自我消毒能力,正在系统化、秩序化。 

这些年,大陆内部系统一共发生了三大事件,分别是“反腐”、“扫黑除恶”、“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是一件刚结束,另一件马上开始,差不多刚好十年时间。 

我个人怀疑,应该是内部形成了十年一个轮回的自我消毒机制,“反腐”五六年、“扫黑除恶”两三年、“清理公检法”两三年,一波接着一波,每十年一次,对自己进行系统性消毒,避免回到当初的历史困境。 

不要用历史的偏见看待事物,我亲身经历过中国最荒唐的时代,我也经历了这十几年的拨乱反正,人民过得好不好,人民有没有怨气,就在我们身边真实地发生,你要客观公正地看待这一切,不要将任何事物标签化。 

只用事实说话,才能看懂事物。 

活在偏见里的人,是学不会实事求是的。 

 

如果成都49中事件发生在2005年、2006年,网上一定是另一番光景。 

会有大量公知大V在微博、网易上带头讨伐学校,随后,他们会看起来十分理性地指出:这一切都是体制问题,我不禁陷入了思考。 

这一次49中事件,明显有一些不是成都本地人参与了进来,带着白色康乃馨,在学校门口聚集。 

此情此景,像一次又一次熟练的颜色革命翻版。 

最后的矛头,一定会指向体制。 

但是在2005年、2006年的时候,如果谁指出是体制问题,其实,网络上大部分人,是表示赞同的。 

你想想普通民众,他平时看到的都是激烈的社会矛盾,打开新闻看到的是“我爸是李刚”这种言论,被人这么一引导,他能不赞同吗? 

现在回头来看,民众赞同有他的道理,但也有人,故意将矛盾激化,故意带偏节奏。 

他会向你灌输,这世上只有一种真理,就是欧美的政治体制,中国的是不可救药的,中国的是不会自我消毒的,是必定走向灭亡的。 

在正义的旗号下,悄悄塞进来一些私货,引导国家发生动乱,引导社会发生颜色革命,引导中国乌克兰化。 

当时的民众为什么更容易愤怒?为什么容易听从公知们的指导?还不是因为当时的财富分配没有做好,激化了社会矛盾。 

当那些年的公知大V渐渐消失,现在的民众大部分清醒了些,但总有些人,还是焦燥不安,等不及那48小时。 

 经历了这些年中国的变化,我慢慢也想通了一些事。

 社会矛盾往往很简单,要么是没钱,要么是有钱了分配不均,做好这两件事,内部就不会乱。

 别人向你说过的任何真理,说得再美好,都要去检验一遍,一定要实事求是,用事实说话,不要沉迷别人的理论。

 打铁还需自身硬,你只要把自己管好了,你行得直、你站得正,任何流言语,它针扎不透,它水泼不进。

 最后,在网络上遇到事情不要慌,等48小时,自然就有结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